张宝蔹《经痛为何不能明说?》 | 中国报 ChinaPress

张宝蔹《经痛为何不能明说?》

女性的月经意味着有生育能力,只因为卵子没有受精,才会形成月经;人类能排便代表着我们的胃和肠道有在进行消化工作,将残留在身体内的垃圾排出体外。



不是要比较两者何者更脏,只想点出,同是出自人体,但后者能令人雀跃,而前者得到的是无数偏见、歧视、禁忌。

印度最高法院废除禁止女性踏足印度教沙巴瑞玛拉神庙的规定,信徒群起抗议,坚持允许处于生育年龄的女性入庙会破坏神庙的神性;尼泊尔一些偏僻地区逼迫生理期的女性睡在远离住家的简陋小屋里,不少女性在隔离期间因种种原因丧命。

这些事件依然真真实实地在现代生活中上演,似乎离我们很遥远,但其实不然。我们不也有这样的说法吗?女性在月经期间不应该到寺庙拜拜,否则就是对神明不敬。当然,因为没有明文规定,你能选择要或不要去理会那样的说法。

还有个更生活化的例子,一名不过30出头的男性友人说,他的女友把用过的卫生棉直接丢在家内的垃圾桶,虽然对方把卫生棉包得妥妥当当才丢入,但他坚持认为对方应该装到另外一个塑料袋内,自行丢到家外的垃圾桶里。两人为此起过争执,最终女方妥协把卫生棉分开处理。不过,两人也成了前度。

这友人不像是男尊女卑一派,仔细一问之下才发现,其实是身边女性,不论母亲、姐妹或他更早前的前女友们向来都会因为觉得不洁、尴尬,而那么做,无形中令他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女性该好好思考,我们是不是制造了很多无谓的理所当然?同事或友人借卫生棉,我们会自然而然地用物品遮掩,不然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塞给对方或放到口袋里,深怕被人发现;经痛时我们很多时候是选择对男性说,身体不舒服或肚子痛,不是直接明了地说,我经痛。

这些遮遮掩掩的行为,难道不也一再说明着我们的自我歧视吗?跟月经相关的话题,为什么就不能在男性面前谈论,不能让他们多了解一些呢?不能说这些禁忌是宗教信仰的错,因为我们都不晓得这些所谓流传下来的规定中,有着多少人借用宗教之名而合理化的成见和目的,只在于我们要怎么打破。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