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晓珊:老之将至——后来知道的事(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戴晓珊:老之将至——后来知道的事(二)

    一位学生对她说,自己的父亲非常生气,要来向校方投诉。她不以为然。高一班班导师说,几位同学写投诉信给她,还说如果班导师不处理,她们会报告到校长那里去。她一笑置之。



    她主动接触的其中一个男生说,他不愿意让校方陷入难堪的境地。她嗤之以鼻。

    她不是不怕。她只是有点分不清了。这些事,像虚构的戏一样,一点都不真实。她觉得,同学们和老师们都在跟她开玩笑,或者在参与一场演出。而她自己呢,是所有游戏的主角。大家都围绕着她转圈圈。她与大家都在偌大的舞台上,尽情地表现自己。她光明正大,她坦然自若。所以,她一点都不把批评与责问当一回事。她继续表演。

    让校长最终忍心叫她离职的导火线,就是一场游戏、一场表演。那是班级合唱比赛。她特意学习了周华健的《朋友》的吉他乐谱,亲自为自己班当伴奏。初一E所有小朋友都上阵。每次利用上课时间排练,小朋友们都非常享受,她也很陶醉。可是,她就不爱安分守己地在台上唱歌。她想到了一个小把戏。每个月,她都会想一些游戏,为初一E班当月生日的同学庆祝生日。这次,她想结合全校合唱比赛,给小朋友们一个惊喜。

    轮到他们上场了。小朋友们排成三列。她拿起麦克风,说:“我要利用这次机会,为这个月生日的初一E同学,唱首生日歌。”她还点名,让小朋友们站出来接受祝贺。小朋友们都不知所措。她却觉得他们只是害羞,问题不大。接着,她就带领着小朋友,唱起happy birthday to you……小朋友们的歌声零零落落、参差不齐。只有拿着麦克风的她,像独唱一样完成了这一小插曲。她听到了台下的掌声与欢呼声。她非常自豪。她自认当了这场戏的最佳女主角。然后,他们才正式演唱《朋友》。

    其实,台下的师生们真正的是什么反应呢?后来,她父亲告诉她,在台下的校长当时吓了一大跳。校长说:“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校长因此哀求父亲把她带回家,不要再让她在学校闹事了。她父亲说,校长其实是为她好,也怕她会干出更麻烦的事来,真是一片苦心啊。校长辞掉她是逼不得已啊。

    而离开学校后几个月,她比较清醒了。这一天,两个同事来探望她。其中的女同事聊起了合唱比赛的事。女同事问她说:“那些高中的男生都喝倒彩了,你当时一定很难为情吧?”

    她非常惊讶,反问:“是嘘声吗?”

    女同事说:“是啊。不然你觉得是什么?”

    她回答:“我听成喝彩声呢!”

    当大家都为她感到难堪时,她以为自己是最亮眼的明星。大家都非常尴尬,她却自我感觉良好。当所有的假象破灭的那一刻,一切投诉、一切冷眼、一切嘘声,连同自觉的羞耻才一起涌上她的心头。 她终于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只是一个小丑。

    戴晓珊——观影、阅读与写作为持续日常,间歇性扫地、煮饭和遛狗,以调和生命中的疯狂与平庸。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