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信《江湖人》 | 中国报 ChinaPress

沈明信《江湖人》

金庸走的时候,我孤身羁留尼泊尔。冬天的加德满都尘土飞扬,没有一般旅人追逐的皑雪蓝天。偶而在天晴时登高望远,喜玛拉雅在山外之山。



长夜冷衾,手机连线,人人都在谈金庸,谈成一个江湖。千百个鲜活的武林豪杰从记忆中跳跃而出,人啸马嘶,刀剑相送。

这几年,我习惯枕边叠着数本《笑傲江湖》,翻得快烂了。睡前读几段,醒来时坐在马桶,也读几段。

大侠的十来本著作,写尽江湖,《鹿鼎记》是官场江湖,《碧血剑》是亡国江湖,《射雕英雄传》是民族江湖,《连城诀》是冤狱江湖,而一卷《笑傲江湖》铺陈开来,写的是人性的江湖。

“走江湖”本是佛家用语,意指来往走访寺院参学,“江湖”二字后世则延伸成为刀光剑影的浊世,人欲横流,恩怨情仇,熔在一起成一锅杂烩。

与其他金庸著作不一样,《笑傲江湖》,反派人物比主角抢戏,任我行、岳不群、左冷禅、以及侧写贯穿全书的东方不败,虽都是枭雄,但坏的层次了了分明,冷狐冲及任盈盈在人性的凸显上反而成了陪衬。

任我行只能用一个“狂”字形容,那种睥睨天下英雄的狂傲,加上无法遏止的野心、远远超于常人的绝顶聪明,使他成为全武林最可怕的公敌。任我行倒不是性格贪婪之辈,为了名利财色而汲汲营营。他一心坐上武林至尊的宝座,除了长年身陷黑牢要出口恶气,其背后更大的推动力是看不起天下人,绝不屈于人下。

次一等的是左冷禅,同样一心称霸武林,左冷禅对于“望地位”一事眼红心热,就连少林、武当掌门是否出席嵩山大会此等小事,都足以牵动他的心绪,无论是格局、胸襟都比不上任我行,两人交手,左冷禅肯定讨不了好去。

再者,左冷禅一心吞并五岳剑派,手段狠辣粗糙,如此横蛮一意孤行,嵩山派若能经他鲁莽领导而不覆灭,也算是奇事一桩。

岳不群的智谋在左冷禅之上,但说到性格方面,岳不群的“伪君子”比起“真小人”更加心理扭曲、低一个档次。就小说创作而言,岳不群这个人物的掌握难度极高,从谦谦君子到面目狰狞。他从华山派“剑气”二宗内斗崛起,出任掌门之后又面对嵩山派步步逼近的险竣局面,奈何武功、才能、权势皆不如人,唯有靠阴谋计俩。最终岳君子引火自焚,至亲、门徒统统陪葬。

东方不败在江湖叱吒多年,搞到正教、魔教一滩混水。一个极大的翻转,此人视天下一切为粪土,只钟情于杨莲亭一人。大半辈子呼风唤雨,到后来此人自甘居位于妇人,全心全意服侍一名俗不可耐的男子,虽可说是修习《葵花宝典》的苦果,东方不败在临死之前,也自觉自己不容于世的执着、任性。与东方不败的人生发展相若的,尚有林平之,只能说一个人或爱或恨,执念太重,都会导向伤人伤己的结局。

人非完人,能领导江湖的,并非都是圣人。然而,一念执着起,就得拉着许多芸芸众生一起陪葬。金庸写《笑傲江湖》,当中有许多政治影射,如今,看回以上四个小说人物,也能依稀找到当今大马政治人物的影子。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攀附在权力颠峰之后,有多少人看得明白未来的险路?倒不如旁观者,点评笑骂,早已把人性铸成的江湖看透。

层层的人性帷幕落下之后,一把胡琴响起,却是莫大的一曲〈潇湘夜雨〉。当社交媒体人人都在点评金庸,而我在尼泊尔远眺雪峰,难得浮生清闲,当一个江湖的人外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