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无弦琴──果熟季节 | 中国报 ChinaPress

游枝:无弦琴──果熟季节

一家人记忆之旅,最后以果园作为旅程的终点。



到过了葡萄园。

采过了苹果。

回国前,在梨园过了半天欢乐时光。

我家曾因为求学也因为特别喜爱田园生活,在东京以北的筑波学园都巿住过十年。附近是果农地带,夏季秋季、栗、梨、柿成熟。农家好客,接受过路人进入果园采摘,照批发价收费,却成为果熟季节一番大家共乐的风景。

几十年来,我家有特定的农家朋友,年年的果熟季节,探朋友采果物,过一段田园好时光,成了一定的行程。

我家农友小座野,年老过世后,太太应付不了果园的劳作,孩子又各有自己的事业忙碌,不继承果农的家业。老太太只好一棵一棵果树作三鞠躬,感谢果树长年的成果,养活一家老少,然后又一棵一棵砍掉果树。

日本人,吃饭时,会对白米饭感谢,我的果农朋友,对共生共存几十年的果树,一样不忘感恩感谢。

今次,我们去的梨园,是一家新交的果农朋友。

游枝年少四处流浪,当过蓝领也做过白领,大半生与文字为伍,书写百态人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