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年代(第15篇)‧ 1995年 邦咯岛弃毒事件 全马毒影幢幢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流金年代(第15篇)‧ 1995年 邦咯岛弃毒事件 全马毒影幢幢

每周五登场

1995年3月17日,霹雳邦咯岛吉灵丸垃圾场,出现了41桶含有毒性的工业废料,经调查后证实是氰化钾。




(本报特别整理报导)

这些氰化钾在海水涨潮时,流向附近海域,造成附近3个养鱼场饲养的几千只鱼,如石斑、马友、红枣鱼等,都被毒死,翻肚浮上海面,令业主蒙受巨额损失。

氰化钾在海水涨潮时流向附近海域,造成3个养鱼场饲养的几千只鱼被毒死翻肚浮上海面,使业主蒙受巨额损失。
氰化钾在海水涨潮时流向附近海域,造成3个养鱼场饲养的几千只鱼被毒死翻肚浮上海面,使业主蒙受巨额损失。

当局将这些装有氰化钾的生锈铁桶载到山边一个洞窟处理后,岛上附近的养鱼场鱼只已经没再死亡,只有少部分出现不妥,相信是在早期受到波及而出现问题。

邦咯岛吉灵丸垃圾场出现了41桶装有氰化钾的生锈铁桶。
邦咯岛吉灵丸垃圾场出现了41桶装有氰化钾的生锈铁桶。

氰化钾是一种氰气和钾金属的化合物,多用于制造肥料、软性皂和气化剂,在工业和农业都有十分广泛的用途。但它所带来的副作用和辐射,也相当严重。

时任卫生部长李金狮当时就指出,如果消费者不小心吃到含毒的鱼,可能会毙命。

鉴于养鱼场鱼儿死亡事件只发生在吉灵丸垃圾场附近的浅海水域,因此相信也只有该地区的鱼产受到影响。

养鱼场负责人报案后,大批被毒死的鱼只被捞起冷藏,以等待当局的化验调查报告。由曼绒县议会、警方、渔业局及渔业发展局等所组成的调查团队,也派员到邦咯岛上,抽取死亡的鱼只及被污染的海水样本。

养鱼场负责人报案后,大批被毒死的鱼只被捞起冷藏,以等待当局的化验调查报告。
养鱼场负责人报案后,大批被毒死的鱼只被捞起冷藏,以等待当局的化验调查报告。
曼绒县议会、警方、渔业局及渔业发展局等所组成的调查团队,派员到邦咯岛上,抽取死亡的鱼只及被污染的海水样本。
曼绒县议会、警方、渔业局及渔业发展局等所组成的调查团队,派员到邦咯岛上,抽取死亡的鱼只及被污染的海水样本。

警方在弃毒案约48小时内,就成功逮捕1名涉嫌埋毒的华裔男子,调查后揭发装有氰化钾的铁桶源自槟城北海一家工厂,再下一城,逮捕另1名华裔男中介。卫生部化验局当时还发现,该41桶氰化钾全都没有被使用过,而且还是属于价格相当昂贵的化学品。厂家为何未经使用就丢弃,引起当局质疑,并成为追查的焦点之一。

霹雳州政府之后召开会议,决定将这些毒废料“物归原主”,霹雳州环境局、曼绒县议会及警方合作将氰化钾装入塑胶桶内密封,然后小心翼翼地用罗厘载往吉灵丸货运码头,使用货船将这些毒废料载往北海,由北海一家化学品公司接收。

霹雳州环境局、曼绒县议会及警方合作将氰化钾装入塑胶桶内密封。
霹雳州环境局、曼绒县议会及警方合作将氰化钾装入塑胶桶内密封。
霹雳州政府将毒废料物归原主,使用货船将这些毒废料载往北海,由北海一家化学品公司接收。
霹雳州政府将毒废料物归原主,使用货船将这些毒废料载往北海,由北海一家化学品公司接收。

这起事件也引起联邦政府高度关注,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发表声明,指只要有工业那么不要废料是不可能的,政府将尽速觅地,设立废料处理中心,以免发生更多胡乱丢置工业废料的事件。

氰化钾被当局完全运走后,令当地居民松了一口气。
氰化钾被当局完全运走后,令当地居民松了一口气。


时任科学、工艺及环境部长拿督刘贤镇随后也表明,该部决定起诉肇祸的北海化学品公司,并交由总检察长研究特别处理,以加重有关公司的惩罚。

虽然当局及时处理毒废料,防止毒害继续扩大,但实际上伤害已经造成,新闻登出后,霹雳州3大民族皆“闻鱼色变”不敢购买海产,严重打击当时的鱼虾市场,出现了鱼虾堆积如山、无人问津的局面。

此案发生后,严重打击鱼虾市场,出现了鱼虾堆积如山、无人问津的局面。
此案发生后,严重打击鱼虾市场,出现了鱼虾堆积如山、无人问津的局面。

全国各地的消费者,到巴刹买菜时,也担心是否购买到受毒废料污染的鱼虾,导致鱼虾市场批发与零售生意一落千丈,损失无从估计。

1996年8月13日,2名被告李添安及朱运牛在1952年毒药法令及1974年环境控制法令下,被控上红土坎推事庭。数个月后,两人承认在邦咯岛曼绒县议会垃圾场,丢弃92桶有毒废料。结果,两人被法庭判处在有关刑法下的最高刑罚,也就是李添安被罚款1万令吉及坐牢1天,朱运牛则被罚款5000令吉及坐牢1天,为这起轰动全国的弃毒案,落下帷幕。

被告李添安被判罚款1万令吉及坐牢1天。
被告李添安被判罚款1万令吉及坐牢1天。
被告朱运牛被判罚款5000令吉及坐牢1天。
被告朱运牛被判罚款5000令吉及坐牢1天。
邦咯岛弃毒事件轰动全国,不少媒体不惜在烈日曝晒下采访最新的消息。
邦咯岛弃毒事件轰动全国,不少媒体不惜在烈日曝晒下采访最新的消息。
撰稿:林荣国
旁述:黄治振
剪辑:岑家豪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