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趣‧血腥玛丽 跃上早餐餐单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好酒趣‧血腥玛丽 跃上早餐餐单

    你可曾想过在吃早餐时,来一杯鸡尾酒做配搭,不但能让你的食物更具风味,也能让你有醒脑作用?这就是血腥玛丽的魅力啦!



    位于吉隆坡金三角地带,有一家精致精品酒店WOLO,楼下是一家面对着最繁忙十字路口的餐厅兼酒吧Brasserie Fritz。这家集合了时尚欧洲风设计的餐厅,共有两层楼高,楼下有一个方便大家用餐的面包区,体贴地为上班族提供新鲜出炉面包。

    楼上和楼下两层皆有各自的用餐区和酒吧,为的是让客人自由选择喜欢的风景区。因为落地玻璃设计,让大家在用餐或是小啜一杯时,可望着那人来人往的街道,感受着在里面的一片宁静。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这家Brasserie Fritz,主要是他们竟然把少有人会用以作主打的Bloody Marys,摆上了早餐餐单上。

    来到这里看着Isk调酒时,你也可以请他替你调些你想喝的经典调酒,只要有材料他会替你想办法。
    来到这里看着Isk调酒时,你也可以请他替你调些你想喝的经典调酒,只要有材料他会替你想办法。

    原创于1920年代

    Bloody Marys华文是血腥玛丽,是一杯经典鸡尾酒。它的起源有好几个版本,但通用的应该就是以下这个:据说血腥玛丽起源于1920年巴黎的New York Bar,由当时于这里任职的一位调酒师Fernand Petiot所创。他说有一个孩子提议叫血腥玛丽,因为这杯酒让他想起了芝加哥的“血桶俱乐部”和其中一位姑娘玛丽。

    1926年,Fernand从巴黎移居到俄亥俄州,1934年禁酒令结束,他在美国纽约的St. Regis Hotel工作,在酒店的King Cole Bar当调酒师,并开始推广血腥玛丽这款调酒。但因为血腥玛丽这个名字并不讨喜,要在高级酒店上流社会生存,就必须有个令人感觉高档的名字,所以当时Fernand就用了“Red Snapper”为名推广,而且改用了较常见的琴酒来取代原本在美国并不普及的伏特加。

    只是血腥玛丽的名字还是让人印象更为深刻,直接联想到英国女王玛丽一世的绰号“血腥玛丽”,所以改名没有成功,在1940年代,正式被正名回“血腥玛丽”。但以琴酒为版本的,依然被称为“Red Snapper”。而King Cole Bar为了纪念Fernand,目前为止仍然以“Red Snapper”为名,与血腥玛丽通用。

    诡异传说

    当然,这杯调酒的原型也有两个诡异传说,今天也一并说出来与大家分享。

    传说血腥玛丽的原型是18世纪的匈牙利绝世美女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她有一个恐怖的美丽秘方,就是用纯洁的少女鲜血沐浴。所以70年来这位美女的肌肤,一如初生婴儿般细腻柔滑有光泽。法国大革命爆发,愤怒的群众将已经快70高龄的李克斯特伯爵夫人抓住,将她活活烧死在自己的浴室中,并封掉了古堡,才终结这一可怕的诅咒。

    血腥玛丽的第二个形象,就是上面说的16世纪中叶的英国女王玛丽一世。当时的玛丽当政,为了复兴天主教而迫害了一大批新教教徒,人们就把她叫做“血腥玛丽”。

    可解宿醉

    血腥玛丽是一种可以上午供应的鸡尾酒,除了其酒精含量较低,也有许多人爱用它来醒酒,特别是前一晚宿醉的人,第二天都会来一杯血腥玛丽。

    Brasserie Fritz的调酒师Isk说,可能是因为调酒中含有大量番茄,其中的维他命C得以缓解头疼和宿醉的不舒服。

    血腥玛丽是一种活泼、新鲜、刺激、成分复杂的鸡尾酒。由于其鲜红的番茄汁通红,看起来就像鲜血一样,有点令人不安,故而名字也特别配搭。番茄汁有益健康,其主要成分当中加入了盐、黑胡椒粉、辣酱油、辣椒汁等调味料,看起来这款酒似乎可以代替假日的早餐沙拉了!由于配料丰富,血腥玛丽是一种可以集调酒师诸多创意性元素的一款鸡尾酒。

    原创VS新版
    各自精彩

    血腥玛丽的装饰物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西芹和柠檬,还会有一些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的,比如橄榄、小黄瓜、小辣椒、熏肉、火腿、大虾,甚至还有辣白菜!

    有的人说,血腥玛丽简直是最难喝的鸡尾酒之一。事实上,如果配搭肉食一起饮用,血腥玛丽将会让你食欲大开,鲜虾、培根、牡蛎,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甚至可以带上薯条去酒吧蘸血腥玛丽吃!

    Isk为我们示范了原版的血腥玛丽(The Original),和另外4款他特调的新版创意血腥玛丽。

    Extra Savoury——同样的番茄基底酱汁里加入了威士忌,再注入黑胡椒、牛肉汁,配搭鸭肉培根,微咸的滋味,与威士忌出奇配搭,入口犹如在吃着一道鲜美的牛肉酱汁,忘了自己在喝着鸡尾酒。
    Extra Savoury——同样的番茄基底酱汁里加入了威士忌,再注入黑胡椒、牛肉汁,配搭鸭肉培根,微咸的滋味,与威士忌出奇配搭,入口犹如在吃着一道鲜美的牛肉酱汁,忘了自己在喝着鸡尾酒。
    Fritz Spritz——这是酒吧招牌酒,味道清甜,而且因为加入了苏打水和汽泡酒,所以非常清新,能消解你从外面入内的热气。最特别的是这杯酒加入了自制的大黄糖浆,甜甜的,吃时有些吃西芹的口感,但没有其辛味。不妨一试!
    Fritz Spritz——这是酒吧招牌酒,味道清甜,而且因为加入了苏打水和汽泡酒,所以非常清新,能消解你从外面入内的热气。最特别的是这杯酒加入了自制的大黄糖浆,甜甜的,吃时有些吃西芹的口感,但没有其辛味。不妨一试!
    Light & Refreshing——这杯属于口味较清新,容易让人慢慢品茗的鸡尾酒,除了番茄基底酱汁外,这次加入了琴酒、柚子汁、姜汁和苦艾酒。
    Light & Refreshing——这杯属于口味较清新,容易让人慢慢品茗的鸡尾酒,除了番茄基底酱汁外,这次加入了琴酒、柚子汁、姜汁和苦艾酒。
    With a Kick——这是一杯充满墨西哥热情的血腥玛丽,以梅斯卡尔酒为基底,再混合番茄基底酱汁、黄梨莎莎、芹菜和青柠,味道带有酸甜,当然少不了那股辣味的最后刺激。
    With a Kick——这是一杯充满墨西哥热情的血腥玛丽,以梅斯卡尔酒为基底,再混合番茄基底酱汁、黄梨莎莎、芹菜和青柠,味道带有酸甜,当然少不了那股辣味的最后刺激。
    The Original——这杯血腥玛丽以伏特加为基底,并在新鲜番茄汁中加入了辣醋酱油、辣根和柠檬汁做调味,制成番茄基底酱汁,也是血腥玛丽的根本。接着再以腌洋葱、小黄瓜和西芹做装饰。入口带有番茄汁的酸甜,接着就是刺激的辣椒油和Isk特意加入的小辣椒辣味,一直都喉间无法散去,让人惊醒。
    The Original——这杯血腥玛丽以伏特加为基底,并在新鲜番茄汁中加入了辣醋酱油、辣根和柠檬汁做调味,制成番茄基底酱汁,也是血腥玛丽的根本。接着再以腌洋葱、小黄瓜和西芹做装饰。入口带有番茄汁的酸甜,接着就是刺激的辣椒油和Isk特意加入的小辣椒辣味,一直都喉间无法散去,让人惊醒。
    Quick & (Maybe not so) Easy——一杯番茄基底酱汁,另一杯则可以选择要伏特加或是龙舌兰酒,每杯只有一盎式,要你一次过一口喝完,就有如早上喝一杯浓缩咖啡,提神醒脑作用。
    Quick & (Maybe not so) Easy——一杯番茄基底酱汁,另一杯则可以选择要伏特加或是龙舌兰酒,每杯只有一盎式,要你一次过一口喝完,就有如早上喝一杯浓缩咖啡,提神醒脑作用。

    还有其他选择…

    不爱血腥玛丽的你也可以挑选这里其他调酒,都是Isk为你而设的。Isk有约20年吧台工作经验,从原本的调制果汁到后来被要求调酒,让他更了解整个吧台的工作方式和客人的点饮料习惯。

    他笑称,“刚开始未接触调酒时,一直都觉得调酒师是一个很高尚的工作。看他们拿着酒瓶和摇晃器表演时,都会吸引所有人目光,就觉得超羡慕。”

    正式被要求到酒吧工作时,他感觉兴奋,所以把所有经典调酒都努力学下来。慢慢地,到近几年才有机会让他独自调配不同口味,为的就是迎合现代人对于鸡尾酒的认知及要求。

    White Negroni——传统的Negroni都是红色的,这里的却是白色,因为它少了红色的金巴利,而以白苦味酒取代,味道没有那么浓烈,整体也清新一些。
    White Negroni——传统的Negroni都是红色的,这里的却是白色,因为它少了红色的金巴利,而以白苦味酒取代,味道没有那么浓烈,整体也清新一些。

    特约:林仪倩
    摄影:覃福荣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