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晓珊:老之将至——后来知道的事(三) | 中国报 ChinaPress

戴晓珊:老之将至——后来知道的事(三)

她已经几天没上课了。她非常想念自己的学生,尤其初一E的小朋友们。父母亲要她留在家里休养,因为她已经一段时间没好好休息了。可是,她无法抑制内心的强烈渴望:她得去看小朋友们。



几天前,在校长室里,她答应了离职。她当时没考虑太多,收拾好文具和一些小东西,就离开了。这时,她想起了,自己还没跟初一E道别呢。于是,父母亲陪伴她,再回到学校来,让她亲自跟小朋友们说再见。

她直接到班上去,敲了门,就进去。上课的老师被赶了出来,她一点也不觉得不妥当。

小朋友们都很雀跃。他们问,老师你为什么离开?他们说,老师我们很想你。他们还关心,老师你生什么病?他们恳切要求,老师你别走。她当然被感动了。她跟小朋友们相处了几个月,建立起来的关系是亦师亦友。有时候,她自觉自己是长辈,把他们当成小孩一样呵护。有时候,小朋友们的童真让她返老还童,她变成了带领他们的孩子王。此刻不得已的道别,让她和小朋友们都非常难过。这天,说了再见,在她踏出初一E时,小朋友们甚至流下了不舍的眼泪。

多年后,她忘了当时自己说过什么话了。唯独,她记得这段对话:

小朋友:老师,以后我们不想写日记了,你都看不到了。(日记是学校规定的作业,由班导师批改)

她:只要你们用心写,有一天,我会看到的。

当时,她脑海里想到的是,小朋友们的日记可以改编、可以出版、可以谱曲。她幻想,自己的孩子们长大后,踏上了光明大道,有了辉煌的成就。而她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就是曾经答应:有一天,我会看到的。她那么坚信,这个憧憬会成真。她那么相信,只要坚持不懈,所有人事变动都掌握在她手中。她甚至觉得,未来的路,就是自己铺出来的。只要她想要的,她就能得到。她的意念,能胜天。她甚至被自己的能耐与意志所感动。每每想到孩子们未来的成就,她就倍感满足与自豪。未来,俨然已经在她眼前。

几年后,有一天,她在书局里遇到了当年初一E的其中一个小朋友。她那么兴奋地走前去打招呼。小朋友已经长大了。可是,当初的小朋友看到她时,眼神中带着犹豫与退却。她心灵受到巨大的震荡。

那一刻,她才恍然大悟:这些年来,即使自己是缺席的,小朋友们还是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可她呢,依然停留在当初。那离别时的依依不舍,依然历历在目。真讽刺啊,她想。当初,她还以为自己比他们看得远,比他们都更准确地预测了未来。其实,小朋友们早在没有她的参与之下,继续前进了。只有她,独自原地踏步。她以为自己能成为他们的指引。但小朋友们根本不需要她。他们甚至快乐上路了,唯独她自身,还沉溺在自己的虚妄幻想中。这刻,她那么悲恸:自己所谓的先知,原来只是自大与幼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