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无弦琴──半个世纪 文字耕耘岁月 | 中国报 ChinaPress

游枝:无弦琴──半个世纪 文字耕耘岁月

同学们都从生产线上退下来了。



还退不下的,或说没有退休条件的,只我这个卖文过日子的老人一个。

大家又见了面,说了自己大学之后四十年的社会经历。

有最后当上总统近身参谋的。

有制订台湾劳保公保医疗制度的。

有在教育、文化及商界贡献力量的。

只有我这个在同学中年岁最大的老大,数十年劳劳碌碌,相比同学们的人生效果,我是一事无成。我只好自嘲,说我是老大,也真是老大徒悲伤了。

我的启蒙教育的小学中学期,是被老师及社会灌输了要为社会干一番大事业的。到大学之后,踏入社会谋生十年过后,体会到世态的炎凉,连生活的一个小小的细节都不容许有兑现理想的空间,更说不上为社会干一番事业那么大志的达成了。

毕业五十年,大家说了自己的经历。

我在半个世纪的文字耕耘岁月中,社会容许我说的真说话不到五成。在同学面前,我说我没干得出一番大事业,只有在小小的空间中尽了微薄的努力。这话,倒是一百巴仙真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