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青:青空翫味──锯木轻身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陈秀青:青空翫味──锯木轻身

    约七个榻榻米空间的小小后院,十四年前种下了数棵小苗,今已茁壮成树。期间数不清次数的整理、修剪、除草和维护工作,它们日渐长高、扩枝和体宽,我则日渐腹大、厌劳和体衰。



    种下小苗时,期盼它们快快长大,过程伴随着无预期的烦恼,譬如:杂草生长的抑制和拔除,藤蔓野草爬高和缠绕的强大,蝶蛾产卵枝叶的病虫害,叶叶叠层之间,成为蜘昆小虫的家,鸟儿在枝间筑巢,突然飞出好大只蝗虫的惊魂。如今,小苗长成高壮荣景,欣赏其茂,庇荫屋凉,烦恼却也有增无减。出现这棵与那棵相互交错的杂乱;会延伸穿过与隔壁之间的菱格铁篱,骚扰邻人空间;认识到蔓藤野草是植物的杀手,必当勤力清理;从室内望出窗外的景观,被近前那棵繁茂几乎给遮挡七成;视觉没有浪漫随意的庭园风貌,只有时时整修扫拾的看护工事。

    十多年来,追着它们的成长,今天拿起锯子,大刀阔斧地把过去一直认为好不容易长得高壮的树木切割变矮,有着万分不舍,却也为改善它们的健康和居住品质做出较好的决定。由桂叶黄梅树到七里香,共锯了直径约4.5公分的枝干有六,小于的有十多段,这工事耗费自己三个半钟,直到无力后才歇。

    发现保留三成的茎桠和绿叶,重新获得充分的呼吸,锯矮的枝干,不再呈现老态而是青春洋溢,每棵树形变得轻盈幽雅,风儿穿透出凉意和笑靥,而我劳动的身躯有感腹瘦和减重,这状态犹如传统医学所说的轻身,有些许达致的成分吧!“轻身”,由于锯木之故而获无心插柳的健康。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