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亚斯伯格‧亚斯与人连接的障碍 | 中国报 ChinaPress

天使亚斯伯格‧亚斯与人连接的障碍

这一切从成为人母后,到陪伴亚亚诊断至今11年,通过真实的无知和敞开心胸接受,从慢慢不再陌生到开始熟络起来,接受亚斯的存在……



20181117fe08

特约:哲林秋雯

亚亚今年11岁,上中学初中一了呢!学术一直遥遥领先,两年前我必须告诉他课业不是真的那么重要,去学校交朋友,跟朋友学习沟通也是一门功课,好让他在学术上的速度减缓,把生活平衡一点。

不然一到休息时间,他就是留在课室看书;再不然就是坐在球场一角看书。一直没有学会与人结交,在学校很孤独,说起来我的心还会感觉心疼。

然而,是不是真的没有同学喜欢他呢?也不是,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经常遇到同学,远远的,女生哦,都会兴奋地大喊“ Hi Noah!”亚亚通常快速瞄了一眼,然后没有表情地往前走,不做任何反应。

很多时候我会向那些孩子挥挥手,代亚亚做回应。

执着男生打破僵局

后来,有位执着的男生很喜欢亚亚画的卡通,也不管亚亚不理他,天天跟着亚亚,自得其乐跟他谈论画,才把他心理障碍的城墙慢慢地、一丁点地粉碎,让亚亚变成了一个有朋友的孩子。

从一个朋友开始,到现在两年过去,他有了两位朋友,虽然在路上遇见都会向他挥手和大喊他名字的孩子有很多。

不哭不闹就是乖?

记得生老二底亚那年,亚亚18个月大,当时我老公的几个妹妹和妹夫都还在英国,我进医院生产之前,其中一位姑姑就按照约定,把亚亚带过去她家跟他们过一夜,等待隔天我生完了孩子,爸爸再过去接他来医院。

但是我发生了状况,生完底亚一小时后因为血崩,被紧急抢救,后来被迫留院好几天,亚亚就一直没有领回来父母身边。

老公打电话给他妹妹问起亚亚,她们都说亚亚很乖不哭不闹,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喜欢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地铁来回行驶。后来姑姑们带亚亚来医院探望,亚亚没有显出任何激动的情绪,也没有主动要抱,直到爸爸蹲下,把双手张开他才慢慢跑,越跑越快地扑向爸爸的怀抱。

不了解以致错误诠释

姑姑说亚亚好可爱,每天早上醒来睁开眼睛后,看见左边的姑丈和右边的姑姑还在睡,他动也不敢动,也不哭不起来,“原封不动”。当时我们都笑了。后来回想起来,才恍然大悟他心中那份障碍,和不知如何与人连接的墙一直都在,当时不知所措有多令小小的他感到焦虑呢?无知的大人将他的表现做了无知的解读,亚亚好乖。

这一切从成为人母后,到陪伴亚亚诊断至今11年,通过真实的无知和敞开心胸接受,从看见的那一刻起,学习了解这一位不一样的孩子,他的障碍和他的特别之处,我的“母亲学习生涯”从此也变得丰富。现实生活当中,还是会面临很多因为心理与人为障碍而需要面对的问题,因为开始“认识”障碍,从慢慢不再陌生到开始熟络起来,接受亚斯的存在,我们一起生活。

哲林秋雯——旅居英伦专业翻译十年,期间结婚生子罹癌,生命顺势走过一圈。目前搬到靠山面海的斯旺西上研究所,身兼画家及专栏作家,过着喜为人母乐为人妻的创意生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