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威拉颜天禄:低廉学费恐高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拿督威拉顏天祿:低廉學費恐高漲

    随着大马在数个月前迎来政权交替,新任政府也首次提呈国家财政预算案。根据预算案所示,政府对拉曼大学学院的财政援助从原来的6000万令吉剧减至550万令吉,此举相信将会间接造成逾2万8000多名学生面对学费调涨的严重压力。



    回顾当年,马华之毅然决定筹办拉曼学院,乃是基于国内高等教育固打制体系导致许多优秀非土着莘莘学子难以挤进国立大学。

    当时,由于我国社会对高等教育的需求日益增加,而本地非土着学生尤其是华裔子弟又因固打制度无法顺利就读国立大学,因此马华公会议决创办拉曼学院,以便不分种族与政见让学生群体,能以最低廉的学费完成高等教育,继而造就数万计的学生成为当今国家人才栋梁。

    1970年代,时任教育部长敦胡先翁颁发了“政府文件”(Instrument of Government)予拉曼学院创办人兼时任主席敦陈修信,从而提供了拉曼学院的行政法律框架,而政府也开始依据一对一的原则拨款资助拉曼学院,因此拉曼学院虽是一所民办大学,然而其学费比起其他私立高等学府更为低廉,也让拉大从此视为既非私立大学,亦非国立大专,而是视为介于两者之间的高教机构。

    然而到了80、90年代,尽管时任首相敦马哈迪曾经拨出5000万令吉巨款予拉曼大学,但是政府的拨款显着已不足以应付这所学院每年需耗资约2亿多令吉的营运开销经费。

    过去的全国选举中,95%华社全力支持希盟,促成改朝换代的局面,因此当今政府务必关注华社迫切希望政府守诺承认独中统考的意愿与向往,而绝非要看到消减拉曼大学的教育拨款。

    纵观我国目前现实情况,无论是独中或国中毕业后的学生,他们一部分人除了有幸在固打制度背景下得以进入国立大学之外,另一条深造渠道可说就是就读拉曼大学了,因此倘若拉大学费因为政府拨款削减而引来难免的学费高涨后果,相信这项经济压力必会转嫁该校在籍学生,试问到时莘莘学子又情以何堪?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