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年代(第16篇)‧ 1986年 半山芭监狱 囚犯挟持人质

每周五登场

1986年10月17日,6名华裔候审犯在半山芭监狱中,以锋利铁片挟持2名人质,与警方对峙要求修改控状,轰动全国,为期6天的“半山芭监狱囚犯挟持人质事件”,就此掀幕。



(本报特别整理报导)

被挟持的2名人质,分别是国民大学皮肤专家拉昔夫医生,以及吉隆坡中央医院医药助理阿玆。他们两人是于当日早上9时30分抵达监狱诊疗室,为约20名囚犯作例常检查时被人挟持。

人质之一的国民大学皮肤专家拉昔夫医生(左)和中央医院医药助理阿玆(右)。

挟持人质消息传出后,举国震惊。警方立即大阵仗派员前往监狱坐镇,随后查明涉案的候审犯,包括蔡集成(也称为“吉米”,39岁)、黄来发(24岁)、沈亚南(19岁)、林福生(27岁)、方文武(27岁)及叶志强(21岁)。

6名挟持人质的华裔囚犯。

其中,被视为挟持案主谋的蔡集成,是新加坡公民,他曾当过该国警方镇暴队队员,退役后在我国干案偷车时,狠下手开枪打死盘查他的1名警员。

案发后,多名吉隆坡高级警官进入监狱试图与嫌犯们对话,但皆被后者拒绝。主谋蔡集成点名,只和亲手逮捕他的前吉隆坡警方严重罪案调查组主任刘贤宗副警监进行谈判。

挟持人质事件的主谋蔡集成被带上法庭面控。

期间,警方及监狱虽提供食物,但嫌犯们担忧食物被动手脚,因此只让人质享用食物,他们则以快熟面充饥。

囚犯为防止被警方紧盯监狱情况,使用棉被塞住监狱窗户。

谈判工作开始后,嫌犯二度提出要求,第一次要求警方修改提控他们的控状,刘贤宗、时任警察总长敦韩聂夫及监狱局总监拿督依布拉欣多次和嫌犯洽谈,皆毫无结果。

警方展开闪电式突击行动后,大批记者追访现场指挥官,居中受访者分别是武吉阿曼内部安全及公共秩序局总监查曼干及监狱局总监依布拉欣。

随后嫌犯第二次提出要求,让警方答应提供2辆轿车,让他们带着人质离开半山芭。

警察总长、监狱总监、心理专家等一连数日毫无办法下,陆续将嫌犯们的家属请到监狱,试图以亲情力量感化嫌犯,虽仍无法马上见效,但嫌犯间对是否投降自首,已开始出现分歧。

警方请来囚犯家人到场施展亲情攻势,家人们为避免被记者拍到样貌,以报纸遮掩脸部。

据悉,蔡集成一开始曾警告其他同伴,千万不能相互背叛,否则将迅速杀死人质,还对外称自知本身难逃一死,因此愿意在其他人前面“挡子弹”。

谈判工作进行期间,监狱内外各有精彩故事,3000多名囚犯连续数日未被安排洗澡,虚火过盛而脾气暴躁。当局以担忧发生事故为由,拒绝这些囚犯步出囚房洗去身上污垢的要求。

另一方面,1名自称受副内政部长特别聘请的巫师依布拉欣末赛因也到场“施法”,在监狱外洒下米粒和水,随后更称他的法术奏效,导致囚犯间内乱。

巫师依布拉欣末赛因自称受部长委托,赶到监狱外“施法”,洒下米粒和水。

时任首相敦马哈迪为首的政府,在这起事件中以人质安全为重,因此警方连续多日按兵不动,静候一举出击的时机。

时任首相敦马哈迪也到监狱了解谈判最新进展。

10月22日下午5时25分,来自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特别行动组的突击队员,在其中1名囚犯内应方文武的里应外合下,采取闪电式行动,仅花一分钟即制伏所有囚犯,成功救出人质。

警方在这起行动中兵不血刃,仅持木棍展开突击,全程并未开过一枪。期间囚犯曾试图杀害人质,但被内应方文武以肉身保护,方文武因协助警方获得善待,案发后被送往设施良好的加影监狱。

据监狱局总监依布拉欣事后透露,他和方文武之间约定动手的暗号,是后者拨电给他说:“我们饿了,要吃饭,赶快送食物来!”

依布拉欣向记者示范他与囚犯们对话及谈判所使用的小洞口。

1986年11月,主谋蔡集成因曾杀警而被判死刑,并于1989年10月10日被送上绞刑台。

其余5人原本被警方援引绑架罪名提控,之后获控方修改为挟持及禁锢罪,分别被判坐牢3至5年,为这起事件落下了帷幕。

警方于第一时间赶抵现场,接手监狱的布防及与囚犯们的谈判工作。
案发后,警方派出大批镇暴队队员到场戒备。
6名囚犯挟持人质,造成半山芭监狱成为举国瞩目焦点,不少公众也到场凑热闹。
媒体记者熬夜驻守,有者累得在监狱外铺上报纸小休。

撰稿:林荣国

旁述:黄治振

剪辑:温琦婷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