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你知道‧我们“药”的男女平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葯”你知道‧我們“葯”的男女平等

    女性的身体组织含水量较低,所以水溶性药物在血液里达到的浓度会比较高,继而产生较强的效用。虽然男女间有着这些药理上的差别,但是医生鲜少因患者性别而调整药物的剂量。



    特约:蔡应伟

    “女人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曹雪芹在《红楼梦》里,通过贾宝玉的口,毒辣却精辟地点出了男人和女人身体构造上的差异,并且把男性贬损为“须眉浊物”。

    我每次读到这里,虽然知道曹雪芹只是想借此表达宝玉对女性的偏爱,却总会觉得有些愤慨;因为他不知道的是,这句话如果按照现在我们对药理的认知,便可能得倒过来写了。相比女性,男性体内的脂肪组织比较少,因此总体含水量比较高。所以,准确地说,男性才是“水做的骨肉”。

    人体脂肪比例会影响药物在体内的寿命。脂肪组织好像药库一样,是脂溶性药物的“好去处”。这些药物可能会在女性体内纍积,然后造成不良反应,比如说有镇静作用的苯二氮平(benzodiazepine),便是典型的“亲脂性”药物(fat-loving),爱往脂肪堆里扎。所以,女性患者所需的苯二氮平剂量可能必须被调减。同样的,女性身体组织含水量较低,所以水溶性药物在血液里达到的浓度会比较高,继而产生较强的效用。虽然男女间有着这些药理上的差别,但是医生鲜少因患者性别而调整药物的剂量。

    用药需求源自体重

    男女在用药上不同的需求,或多或少也源自于体重上的差异。药物剂量的算法大略可划分为两类。药性比较猛烈的药物,剂量必须根据体重或体表面积来计算,以避免出现过量用药,副作用泛滥的状况。

    作用温和的药物则因为剂量范围宽广,既能轻松产生药效,又不容易引起毒性反应;对于这些药物,我们采用比较笼统的算法,一般上以体重70公斤为准绳,制定一套处方指南。但是,这样的“懒人捷径”缺点是,它有时等同用牛刀割鸡,高估了女性对药物所需的分量。男性的体形通常略大于女性,例如在大马,男性的平均体重是66.6公斤,而女性则是58.4公斤。所以,许多大马男性来说,体重大略为70公斤的假设是成立的,可这对女性来说却是个不适用的推测。

    医疗方案偏袒男性

    显然地,现有的医疗方案有些偏袒男性。为什么女性在用药上会遭受这样的“不平等待遇”?在过去的许多药物临床试验项目里,女性参与者一般占少数,因为女性月经来潮时的贺尔蒙波动,有可能会影响药物的效用和混淆研究成果。所以,科研人员通常偏好招募男性患者,来规避这个难题。

    于是,前人的自私在女性的临床数据里,留下了个缺口,使她们成了用药上的弱者。相比男性,女性更容易受药物副作用所苦,有研究指出,女性遭受药物不良反应的几率比男性高约50~75%。

    目前,即便是引领科研趋势的西方,都没有一套完善的指南来细分出男女患者之间用药上的差别,和相应的对策,这无疑是精准医疗里被遗漏掉、重要的一个章节。关于男女间生理上的其它差异,和这些差别对药理的影响,我们下篇再一一分解。

    蔡应伟——毕业于国民大学。曾服务于士拉央医院,后赴纽西兰修读基因学博士学位,钻研基因组合与药物反应关系。现为国立大学药剂系讲师兼研究员,亦为执业药剂师。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