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爵士现场】 用音乐换平等原则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文创.【爵士现场】 用音乐换平等原则

带有左倾色彩的唱片公司Commodore决定录制〈Strange Fruit〉时,Columbia高层竟然放行Billie Holiday,让她到竞争对手那里去录制这首曲子。我觉得历史的进程除了记载着大战役、主要人物的斗争外,其实是充斥着小小的事件与人物,推动着什么在前进的。读着历史,除了大家颂赞、唾骂的主要人物,我很喜欢这些小小的细节。〈Strange Fruit〉的录音短时间内竟然卖了一百万张,这样的消息也传播到美国许多地方;有人说这首歌是推动1960年代民权主义运动的第一支歌。



因为爵士音乐,我也尽量知道多一些美国民权运动、黑人的历史。读到黑奴如何如畜生一样挤在过洋帆船里面,不幸病了就被当成死人丢下海。到了美洲,过的是畜生也不如的生活。美国内战在法律上是解放了奴隶,在现实中还是面对各种歧视不公。1960年代,Dr.Martin Luther King Jr.以和平手段争取权益,Malcolm X以激进手法争取民权,John Kennedy和 Robert Kennedy兄弟也以总统的身分和参议员身分呼吁平等原则,这四位斗士都遭枪杀的下场。

NAT-MLK-1

Dr.Martin Luther King Jr.以和平手段争取权益,Malcolm X以激进手法争取民权,John Kennedy和Robert Kennedy兄弟也以总统和参议员身分呼吁平等原则。
Dr.Martin Luther King Jr.以和平手段争取权益,Malcolm X以激进手法争取民权,John Kennedy和Robert Kennedy兄弟也以总统和参议员身分呼吁平等原则。

读到这样的历史,时常令我掩卷叹息。所以,2009年我坐在飞往德国的飞机上,机长通报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时,我虽不是美国人,却和飞机上大多数也不是美国人的乘客大声欢呼;我们都知道,这进程得来不易。我想像1968年4月4日,Martin Luther King Jr.被枪杀的那天,如果人们被告知50年后将出现一位民选的黑人美国总统,他们会取笑送信者的天真吗?他们会愤怒唾骂送信者的谎言吗?

收留世界上最孤独孤儿

回想5月9日那天,我排队准备投票时,我不敢相信有任何希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世界都坠入两个超级强国的拉锯冷战,在美国(以及靠紧这个阵营 的好多国家),“共产”这两个字顿时成了触目惊心的标志,麦卡锡主义带来恐共迫害,进入歇斯底里状态。

文艺圈子好多艺术家、演员、经纪人等都受到影响:带着左派色彩的Cafe Society锋头不再,人人似乎害怕沾上腥味而远走不及。后来爆发轰动世界的Rosenberg事件:夫妻档Julius和Ethel Rosenberg被控告涉嫌间谍行为,将美国的核子弹计划内容泄漏给苏联,促进了苏联核子化,从此两个超级强国的拉锯更加剧烈。

这夫妻俩后来被判刑处死,成了历史上第一对以电椅处死的夫妻。他们身边的所有亲戚都走避不已,他们留下的两个儿子顿时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儿童。有一张新闻照是这两位十岁和六岁的孩子,在最严密的监狱探望他们的父母:两个孩子脆弱的身影,隔着铁牢:谁有勇气在这种猎巫气候里,收留这两个无辜的孩子?

当时还是美国共产党员身分的Abel Meeropol和他的太太Anne,毅然担起这个责任,领养了两个男孩,将他们视为己出,细心养育他们长大。回忆起那段时光,这两位背负着惨痛记忆的孩子想起养父Abel时,都说记忆中养父总是很幽默逗两个孩子,他柔软的心肠,以及他继续为他相信的信念奋斗下去的毅力,就像他写下〈Strange Fruit〉这首曲子,就像Josephson、John Hammond勇敢以行动推动民权,削弱种族主义;那些爵士音乐家们在夹缝中促进争取权益的进程,还有那些唱片公司高层虽不敢贸然出版这首棘手的曲子,却在旁不阻饶也算是协助吧!

纵观历史上除了登高一呼之士,勇敢冲前之士,临危不乱之士,其实还有好多好多狂风巨浪中掏水往外泼的,抱头乱窜时伸出手的,雪中偷偷送炭的,不通风报信者……Abel Meeropol的笔名Lewis Allen,是他两个夭折的孩子名字。

特约:郑泽相

Abel Meeropol夫妻。
Abel Meeropol夫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