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任平《希盟政府:新旧秩序的交替》 | 中国报 ChinaPress

温任平《希盟政府:新旧秩序的交替》

马来西亚来到一个重要拐点。旧政体迅速分崩离析,新秩序未能及时建构。反对党今天当部门首长,一些公务员不能接受这现实,内心不屑,执行不给力,政府部门的官员面对问题,把球踢来踢去。人力部推内政部,内部部推到关税局,一个人一天跑三个部门会喘死,到头来竟找不到能作决定的人,会气死。



“马上得天下者易,马上治天下者难”这是连斩白蛇起家的刘邦都懂得的道理。调整心态,扮演与过去不同的角色十分重要。我们的部长、副部长、州议员,衣着大方飒爽如环境部长杨美盈者少,衣著庸俗像街市大妈,刻意打扮俗艳如鸡屎菊花……所在多有。为了厚道,这儿删除20个字。

敦马不可能不知道华人其实没有那么有钱,有钱到政府的扶贫计划,可撂下华人这块族群。多少华人,工作所得仅够糊口。我国劳动人口,在生活费高涨的今天,有33%月入不敷出,得从过去微薄储蓄刮出几百令吉来填洞补空。前几天,忽然听到首相赞扬华人对国家的贡献有点受宠若惊,手足无措。大马华人有时被突然敲头,有时被热情紧握双手,乍暖还寒,哭笑不得。

直觉告诉我:不是这样的。公正党怎么可以、怎么会发生内哄?公正党曾输到仅剩峇东埔一个国会议席,现在壮大到51个国席,历经辛苦煎熬、风风雨雨,才有今日规模。一路走来,惊心动魄,公正党领袖难道已经淡忘?难道政治真的“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难道政治伦理就只剩下“同志是用来出卖的”、“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

希盟政党梦幻组合

1998的烈火莫熄运动已上了谷歌,成了专有名词,“烈火”(Reform是一理想,改革政治、社会、经济窳惰的理想。如果过去烈火莫熄运动是冲着敦马来的,那么在2018年正月18日,敦马成为希盟的一员(而且还是领导人),这项运动已由针对性、个别化,蜕变为政经社必须改变、提升的重要使命。

敦马任相半年,他把首相任命总检察长、总审计司、反贪会最高专员、联邦大法官的权力交回国会。国会有任用权与罢免权,首相权力太大,得下放给民意代表的国会,而且让这种“权力下放”制度化,敦马在这方面行事果决。

希盟政党组成是:公正党、民行党、土团党、诚信党,这个阵容近乎梦幻组合,照顾到土著,照顾到其他族裔,照顾到宗教信仰群。与“多元种族”对应的是,多元种族政治。“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多元信仰”,是马来西亚的国家政治现实也是政治主体。

经济是最后的实在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说:“照顾好中下阶层的马来族群的需求,可保政权……”可能是开放的句子,笔者试着补充:“照顾好中下阶层其他族群的需求,国家才能和谐壮大。”扶贫济困,应该不分种族,这是基本人道主义。贫穷不分年龄种族,经济是最后的实在。

康有为尝谓:“其志虽在大同,而其事只是小康。”今日的大马,贫富悬殊,中产阶级缓缓在瘦化。马来西亚必须朝向小康社会这个方向发展,种族和谐(而不是种族歧视)有利和谐团结,有利小康社会的养成。

中马关系多年来都良好,向东学习,岂可向日本一国看齐?所谓“亚洲价值观”的根源在哪里?今日的华人已没有上一代的国族认同困扰。与中国建立良好的经贸关系,国人马上可感受到两国关系带来的种种好处;反之,从棕油、橡胶,到黄梨、猫山王、旅游,大马将失去一大块的中国市场,长远来看,损失比东铁的建造惨重太多。这儿难道就没有转圜的余地?直觉告诉我,情况的发展不可能是这样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