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阅房‧花般美好阅读盛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童阅房‧花般美好阅读盛宴

《花》书讲的全都是花,此书里有诗人杉本秀太郎随心之随笔字花,有画家安野光雅淡墨之淡雅花画,
简简相遇却得出个怦然心动的阅读,果然是有架势的Crossover。



特约:子若 [email protected]
本期焦点:杉本秀太郎

因练习摄影技巧的缘故,一度经常到贞德拜(Janda Baik)的马来甘榜寻找摄影对象,“花”是猎物之一。

在这座翠绿环抱的山里,遇见最多的是知名与不知名、城里不曾遇见或少见的花。

每一次趋近与发现,不论是花的色、花的形、花的意,都让我有所惊叹、有所惊喜。

数日前,因有任务在身,再一次来到这个最靠近吉隆坡的绿色大地。走进山中咖啡馆,被阵阵花香味包围,顿时迷失在花香里,不晓得这香味从哪儿来、往哪儿去。

随口问馆里的人,再随着对方指的方向走去,随即发现那是由细小白花串起的不知名花儿,挂在树上;随手捡起落在地上的小白花串,将之放在掌心,再把它捧起来放在鼻前闻了闻。

这花香确实有点浓烈,但让人为之精神一振,本来已经不错的心情,顿时变得更好。这就是花的魅力与能力,单是花香,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心情。

问起眼前站着的人,关于这花的名字,对方马上就说出它的名字。

总是很羡慕那些有能力把花都认出来,还要叫得出花名的人,他们认花如同认人记名般厉害,花在他们跟前,总是过目而不忘。

像我这样一个仅仅叫得出玫瑰、大红花、康乃馨、菊花、胡姬花、向日葵等再普通不过花名的人,只好选择对花颜草色一见钟情、一往情深。

像那如海般一望无际的粉红樱花、如洋般深邃难懂的紫色薰衣草、如阳光般明媚夺目的黄色郁金香……这些浩瀚的花海场面,早已像电脑屏幕图片般贴在心房,成了心的屏幕。

花随颜色长成美丽

天下的花从不为谁而开,只纯粹为了大自然里的天地而盛放,但花的色彩,却灿烂了这个总是让人活得那么规矩、死气沉沉的人间。

不管什么颜色,落到花身上,总会长成了美丽。

像我们一而再、再而三把蓝色几乎都说成忧郁,可蓝色的绣球花却让人一见倾心,不但不忧郁,还很欢喜平静;蓝色的勿忘我常被人们用来作配花,但其花色如其名,即便是配角也让人忘不了它的存在。

哪怕是黑色落到花里,也会失去人们拟定出来的约定俗成的色彩象征与意义。第一次遇见黑色的花,是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一个露天花市,那是黑色马蹄莲(海竽)。

在万紫千红的花堆中,一见就看见它。趋前一看,它既不丑也不可怕,更不会让人远之,倒是散发一股傲骨气质,仿佛在说:我很黑,但我不染尘事。

一个花色就可以让旁观者满心生喜,更何况,一个要是真懂花的人。

他可以用歌的方式唱出来,像唱成世界经典的《茉莉花》,他更可以用图的方式画出来,像画成世界名作的《向日葵》,关于花的古今中外诗词与文章,更是多不胜数。

随笔图文让人心动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正是一本直接以《花》为名的书,它不完全是绘本,但采用了绘本里有的插图、文字与共的创作方式。

这本书拥有有格调的半透明书腰,上面印着“诗人杉本秀太郎、画家野光雅珠璧合、倾心之作”的字眼。

如果你懂,杉本秀太郎是日本著名作家、诗人和法语翻译家,安野光雅则是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日本知名画家和绘本作家,这本书由他亲自操刀装帧设计,以及担任画插画任务。

果然是有架势的Crossover!此书里有诗人随心的随笔文字,有画家淡墨的淡雅画作,却让人看出怦然心动。

顾名思义,《花》的书当然是讲花,里头罗列出约30种花,一次过写给读者看他与花儿们之间的故事、也一次画出花儿们的韵味。

这些花之中,有耳熟能详的玫瑰(作者用了两个篇幅来写它)、油菜花、紫罗兰、红百合花、康乃馨等,当然,也有连名字都漂亮的落霜红、北疆风铃草、虞美人、麝香豌豆花等。

虽说是作者的生活随笔之作,但一点都不随便。

他通过花抒发个人胸臆,像黄澄澄的玉米,让他想起新宿高楼街上雨中的黄昏,一排排的玉米粒就像是高楼的窗户,令他有所思有所想;像蜡菊不必费神做成干花,因为它最终也会枯萎,风情会随日而俱增。

淡雅庄重依然动人

文字里写出花的历史(如花的原产地),也写到花的科学知识(如花的分类),但下笔写意,一点都不晦涩难懂。

一句“有人喜爱植株高大、沉甸甸的重瓣紫罗兰。也有人欣赏植珠矮小、略显孤独的单瓣紫罗兰”,就把紫罗兰两种品系的区别,以有感情、有想像的生动手法写出来。这就展现细心功力所在的地方。

他也通过把古今中外的经典文学摘要和诗词,适时融入到他的文字里。

在芍药里,他引用了《诗经.郑风》的一首诗,说明芍药从上古时代就受到人们的重视; 在桔梗里,他用杜鹃派俳句诗人松濑青青的诗:“女人三十,一朵桔梗花。”说的是花跟女人的关系。

如此文字当然少不了安野光雅的画作配搭,插画里有他一脉相传的清淡素雅,但单调中不失庄重、平静中不缺动人的元素,像他画的玫瑰,就展现了两种不同的风情。

在作者引用著名德语诗人勒内马利亚里尔克(Rainer Maria Rilke,1975~1926年)的《致瓦莱四行诗》的文章里,他画出玫瑰的古典味道;至于比利时剧作家莫里斯梅特林克(Maurice Maeterlinck,1862~1949年)的谣曲里,那玫瑰的红就像是红血般刺眼。

这是一场如花般美好的阅读盛宴,诗人的文字宛若开出了字花,画家的插图等同开展了花画,如果你能把书中花的味道都找齐,这是一本带有花香的书。

【小小背景】杉本秀太郎

杉本秀太郎于1931年1月在日本京都出世,毕业于京都大学法语系。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名誉教授。

1996年入选日本艺术院会员,其作品《京都日常》荣获日本随笔俱乐部奖。《文学演技》荣获日本艺术类奖。《徒然草》荣获读卖文学奖。 《平家物语》荣获大佛次郎奖。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