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国川《老祖宗也曾是外劳》 | 中国报 ChinaPress

洪国川《老祖宗也曾是外劳》

没有多少个大马人喜欢外劳,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大马各行各业非常需要外劳,没有这批劳力大军,相信大部分行业会瘫痪。



大马人因生活素质提高,都不愿领着低廉薪水去做危险、肮脏和辛苦的工作。谁愿意沿家逐户去收集恶臭垃圾?谁愿意在恶毒太阳下建筑房屋?谁又愿意扫地、铺路或在工厂干活?下班后还住在恶劣的环境。

本地人不愿为了1000多块的薪水而做牛做马,以免养不起妻儿,所以我们只好找落后国家的人来代劳。

本地创作人黄明志的新歌《Mingalaba闵阁拉巴》讲述外劳远离家乡,来到大马淘金,好让家人过好生活。

其中一段歌词写到“传说中的天堂需要多少泪和汗,多少辛酸灌溉这片土壤……”,不禁让人深思,如果有得选择,有多少人想要离乡背井,甚至沦为非法外劳?

这首歌教会我们要尊重外劳,不要歧视外劳,其实他们都想安份地工作,努力赚钱让家人过好日子。

眼中隐藏歧视基因

多少大马人到新加坡工作,多少人跳飞机去赚外汇,还不是做生做死,其实大家没有分别。

大马人出国工作,回到老家还能一边骂国家不好,一边购买自己想要的房子、车子或物资;多少在大马工作的外劳领着低薪,干着危险工作,却不知何时能回国。

面对外劳,许多人眼中都隐藏了一些歧视基因,我们不否认外劳会传染疾病,也有害群之马增加犯案率,甚至让我们熟悉的地方变成“外劳城”,我们希望他们离开,让一切恢复过去的模样。

但只要是曾经出国工作的人都会明白外劳心情。我们在干外国人不愿意干的粗活脏活,目的只想过好日子,凭什么被人白眼?虽然常被指责抢了当地人的工作,问题当地人愿意做这些工作吗?

我们想想,当年华裔老祖宗从中国来到大马讨生活,其实和外劳没分别,甚至过着更困苦的生活,在橡胶园、锡矿或码头,为大马发展贡献一分力,那时候老祖宗也肯定受尽白眼。

大家应有同理心,想想老祖宗和外劳为何千里迢迢来马讨生活,不一样也是为了让生活更好!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