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青:青空翫味——红绒花火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陈秀青:青空翫味——红绒花火

    园里一株瘦矮的红绒花树,在早起第一眼望出窗外时,以爆红鲜姿吸引我朝向,簇火似地亮起我精神。当它是小小种子时,无声息地随风或随鸟落在我家前院,没注意没关照却自长自茂,倚着水梅细干直往上挺升,不知经历多少日月,当它开展红扇绒花时才被发现。



    一朵朵暗自吐露它的熟韵和美丽,渐次四朵五朵齐放地日益荣发,诱引朱背啄花鸟、黄腹吸蜜鸟每每在它红艳之时必定来访,找它亲嘴、和它密谈、伴舞随风……自成一道好风景。

    以往,是听到鸟声啁啾闹铃来报,找寻鸟儿的踪影才知道这花儿开放的讯息;今天很不一样,是由于群花盛放红爆了园里的景象,把我的眼光不得不扫向它行注目礼,还驱动我两脚向它靠近,细观端详它许久。

    也一反过去的没有期待,好盼望那些爱它的鸟儿争相拥来,不白费它生机鲜活繁华似锦的艳献,莫错过也如偿它!

    一棵植物若喻为人的生命,开花一朵是它的一次创作和一分成就。此时,一株细弱的长茎,竟一个早晨齐放数十朵花儿,可见它多么努力成就自己的功业,纵然没人眷顾和欣赏,纵然只是一个白昼清丽,它也不会抱憾、沮丧和觉得自己没用。庄子说:大美不言。静默的自然美,用最诚意的线条、色彩和生命力,展现在没有知识和论述的朴素中,完成一己也圆满一体。

    陈秀青——台湾人;曾任资讯软体经理及财会经理,今,日作小文提炼心之禅。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