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寂城

    方丽童 怡保圣母玛利亚国民型中学



    这里没有彩虹的笼罩,没有海风的声音,没有动物的自由,没有花草的放任。这里实在是太过度地发展了,以至于连一株小小的野草都不被容下。

    这座城市,很寂寥。

    少年步伐蹒跚、穿在人群与钢骨水泥间。走在这个充满陷阱与獠牙的深渊中,他必须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他与人擦肩而过,似是撞到了对方的肩膀;那人转头狠狠瞪了少年,似乎是骂了些什么。——没长眼吗?少年认出这句话。他来到人声嘈杂的城市已有三年,即使听不见,他也学会了唇语,学会了那些辱骂与唾弃的句子。

    他并不多加理会。城市的人类便是如此,做什么都急匆匆、没耐心,即使被碰撞了也不会停下来等道歉,只会骂骂咧咧地赶路,然后见人便说方才的人是多么多么的无礼。

    少年不介意城市的拥挤,也不介意人类丑陋的嘴脸。他只介意,三十六个月的几百个日子里,他完全没有听见他期盼的声音。

    这里只有急匆匆的脚步声及汽车此起彼落的鸣笛声;这里只有街头的吆喝辱骂及新高楼的铁声。

    这里是如此的繁荣,如此的发达;如此的拥挤,如此的自私。这里的人为了建起通天的大楼而推倒了参天大树,这里的人为了铺满华丽的瓷砖而铲去了扎根的花草。

    这里的人说给动物美好,动物却被紧紧拴着,迎合人类的恶趣。

    这里没有彩虹的笼罩,没有海风的声音,没有动物的自由,没有花草的放任。这里实在是太过度地发展了,以至于连一株小小的野草都不被容下。

    这里是不会有植物生长的。他起初抱着这座城市还能拯救的心态而来,可三年了,他依旧是一个声音都没有听见。他已不知道,是这里已杜绝了植物的生长,还是人类的嘈杂麻痹了他的双耳。

    ——啪叽——他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

    少年慌张地止步,张望。他听错了吗?还能听错吗?他好像听见了小小的,种子的声音。

    少年彷徨着。

    他没有听见汽车急刹的声音。

    他没有听见行人叫喊的声音。

    待他转头时,他只能看见刺眼得近乎盲了他双眼的车头灯。

    ———砰。

    地上开花了。红色的,鲜艳的。从少年的后脑勺延伸而出,红色的枝桠。

    而他的目光始终落在那挡风板上,滑稽可笑的机械盆花。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