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贞贞:无常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程贞贞:无常

    犹记得1991年甫踏入MPIP报到时,学姐递了两个号码给我,那就是J15和T24,当时掌中拿着这两个号码而心中在揣测着这两个号码所涵盖的意义。原来它们乃是就读的班级与Tutorial组别。



    第一次向T24报到,我发现迎接我的是黄雪玲讲师,她就是我的tutor,也是大家所谓的“妈妈”。在学院里,有她真好。当我面对问题时,就会找她征求意见,然后就能轻易解决问题。

    殊知,黄雪玲讲师竟教我教学法。在她循循善诱教导下,我们对教学法有了认知,摆脱了中学时期求学的惯性,迈向新的旅程。

    此外,寄宿在学院里的日子总是单调,所以大家晚饭后总会拿着杯、叉匙踏着夕阳西下时刻散步去,沿途中可看到三三两两的学员边走边谈边欣赏山城的风景,那一刻多闲逸。

    有时,大家走了一圈后就坐在阶梯上谈天直到夜幕低垂才肯挪动身子回到宿舍温书。

    在学院里,我们常常看到黄讲师与其他男讲师在网球场上打网球,那副神采飞扬,那股英气让我们由衷地佩服。

    此外,黄讲师也常常与兴龙、碧莲到学院附近的泳池游泳。

    所以,我们都能和黄讲师打成一片,有时还去她的居所聚会,大家在那儿畅谈,好不快活。

    岁月匆匆,转眼间三年的山城生活已悄悄而至,是大家背起包袱朝自己的理想奔去。当时来自昔加末的我和秀珠被委派到吉兰丹执教。

    我们俩第一天需在哥打峇鲁的某一间中学出席汇报会,处在人地生疏的我们因黄讲师的帮忙,让我们顺利地到达目的地了。

    殊知,一向热爱运动的她于2018年11月6日往生。她曾在2018年9月1日到居銮爬山,所以她的离世对J15这个大家庭的成员来说是太突然,让大家摸不着脑,最后才得知她应该是免疫系统失调,抵抗力下降而往生。

    人生真的很无常,希望黄讲师在极乐世界里,平安喜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