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贤:壮游世界──对世界的想像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陈楚贤:壮游世界──对世界的想像

    我旅行到意大利罗马那一次,一如往常住的是男女混宿的旅馆,其中一晚住进了来自阿尔巴尼亚的男子,同房的中国妹子问了他很多问题,其中一个是关于他们的语言Shqiperia,他拿着纸笔写着36个英文字母却怎么也写不全,他向我求救,请我用手机帮他上网搜寻答案。他摇头说在意大利生活已12年,自己的语言都开始忘记了。



    他跟我们说了很多跟他家乡有关的故事,在我听来就像东南亚的菲律宾,年轻人离乡背井,到欧洲各地打工再把钱寄回家。

    在他的国家,贫富差距极大,他说一位银行职员的月薪是300欧元左右。他来到意大利半工半读了许多年,学习医药专业,他说那是改变人生的最好办法。但他斩钉截铁地说阿尔巴尼亚是“世界最美的地方”,纵使它不完美,但他的语气让你觉得,这个答案似乎永远不会动摇。

    在那之前,我未曾了解过这个国家。我对于欧洲的想像是富裕的,我花很多时间积攒存款,用最简约的方式旅行,就是想亲眼看看世界的丰美,所到之处却常打破我对世界单薄的想像。一开始纵使卑微地害怕自己显得保守与狭隘,后来渐渐懂得自己和别人的差异并没有对错,开始毫不犹豫地说出与他人相反的看法。简单的像是亲脸颊的陌生文化礼仪,除了被他人强行又搂又亲,我会明确表示自己不知所措;或人生该是什么样子的激辩——有些自大霸道的人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就是真理。

    旅行给了我成瘾的探索,和不同的人碰撞,在hi-bye的相遇中,看见多面的世界。

    风向星座,相信“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圆满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