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影响生产成本 要降物价须减薪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敦马:影响生产成本 要降物价须减薪

    (吉隆坡28日讯)政府废除消费税已有8个月,以销售及服务税(SST)取而代之,但民众投诉物价没有因此而下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对此有不同见解,他认为,生活成本是随着薪金上调而水涨船高。



    他说,若要调低生活成本,就需要私人界努力,包括在不调涨薪金下提高生产力。

    敦马哈迪接受网媒“自由今日大马”的访问时说,生活费与薪金息息相关。

    “生活成本很容易提高,只要支付更高薪金就行。随着生产成本上升,服务成本就会上升。”

    但他被告知,政府在重启SST后的过去3个月,一般日常用品的价格没有变化或是调涨。

    政府废除消费税已有8个月,以销售及服务税(SST)取而代之,但民众投诉物价没有因此而下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对此有不同见解,他认为,生活成本是随着薪金上调而水涨船高。
    马哈迪

    提高生产力为上策

    “若你要调低物价,你就必须也调低薪金。这是非常不受欢迎的,我们不能这么做。”

    相反的,马哈迪认为,要调低生活成本就必须靠私人界努力,包括在不调涨薪金的情况下提高生产力。

    “那样,你生产的任何产品或任何服务成本都会降低,因为生产率更高了。因此,我们必须找到提高生产力的方法和途径。”

    马哈迪认为,厂商可以在生产过程中,加入更多自动化设备。

    “当然,这意味你就必须投入更多初始资本,但如果你使用更多机器,就可以提高生产力,且不会因为薪金增加而加重成本。这是私人界必须做的。”

    但马哈迪也承认,要物价下跌,还需要很长时间。

    “开始时,生活成本的上升速度不会很快。但随着生产力提高,生活成本就停止上升,届时物价就会下调。且不是所有钱都归政府。”

    马哈迪也承认降低生活成本的复杂性,但他表明,这也不能证明GST是最好的税制。

    他说,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国的经济也是在没有GST的情况下生存下来。

    GST提高收入非事实

    针对在废除GST后,可能令希盟政府失去数以亿计令吉税收的说法,马哈迪认为,这种说法存在缺陷。

    “他们提供的数字显示GST提高了政府的收入,但这并非事实。”

    马哈迪说,税收的性质是多层次的,从制造商到最后消费者,不同阶段的落实。

    “因此有三到四层征税。但政府承诺,如果双重征收,政府会退税。纳吉政府要做的就是退税,但他们没有退税。他们把它放入统一基金,所以他们给人的印像是GST带来很大的收入。”

    SST很少出现双重征税

    马哈迪说,SST就很少会出现双重征税情况。

    他说,尽管SST收入比较少,但其总数反映政府的实际收入,不像数十亿令吉收入的GST,其实也包括政府拖欠人民的退税。

    不过,他说,但在计算退税后,实际上政府可获得的税收并不多。

    马哈迪说,制造商制定零售价格时已经考虑GST的成本,因为他们无法等待政府退税,来应付他们支出的成本。

    “(因此)GST的成本仍然存在,这让政府看来有更多税收,实际上这不是政府的钱。政府理应退税,但没有退税。正因为这些人没有获得退税,就会维持高物价,因为多次(层)税收不止一次。这也影响了生活成本。”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