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卉嫔:我是拉曼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洪卉嫔:我是拉曼生

    拉曼大学学院拨款问题持续发酵,但是许多人还是分不清拉曼大学和拉曼大学学院的分别。



    拉曼大学(优大)严格来说是一所私立大学,它没有接受过任何一方的拨款,而接受拨款援助的是拉曼大学学院(拉大),因此后者的学费会比较便宜。

    一般人认为,拉大和马华拥有莫大的关系,然而实际上,拉曼在行政及学术上,和马华并未有任何关系。

    我是拉曼生,就读的是新闻系,因此很多课业都会与政治扯上关系。

    然而我们在课业上所使用的例子、题目或是论文,都未因此而受限,讲师也在课堂上与我们讨论有关和当时的反对党有关的事物,当然也包括净选盟游行的课题。

    校园内没有任何马华的影子,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拉曼是由马华所争取得来的。

    林财长在2019年预算案中,宣布拨款550万令吉给拉大,比去年的3000万,少了过半。

    拉大因此也需要调涨学费来应付开支,但是副教长却以拉大拥有5.8亿的储备金为由,认为拉大不该调涨学费。

    储备金是拿来应付不时之需,也是为了发展学校用途,以将学校的基设提升到更好的水平。

    校园内的设施用久了当然会坏,需要修理,学生人数多了,也需要增加硬体设施,如果拿储备金来用以应付日常开支,试问校方要去哪儿找钱发展校园,更遑论提供给学生一个更为舒适的校园环境。

    如果拉大因此而妥协不涨价,并使用储备金,那么以后的政府将继续有理由,让拉大使用储备金来应付学校开支。

    如此下来,储备金总会有用完的一天,即使马华和拉大没有任何关系,要申请拨款也会难上加难,那么最后的受害者会是谁?就是一群可怜的孩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