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你知道‧犯罪因为基因惹祸?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药”你知道‧犯罪因为基因惹祸?

    当单胺氧化酶的作用被基因变异削弱时,各种神经递质便会在大脑内累积,使得大脑信号异常,人也会因此变得情绪敏感,容易对外来的刺激做出过度的行为反应。



    布拉德利沃尔杜尔普(Bradley Waldroup)于2006年10月16日带着酩酊的醉意,匿伏在他的旅行拖车内,等着他的妻子回来。近来,Bradley妻子与他的关系日益紧张疏离,却不料这预示着一场血腥残暴的伤害。

    她与女性友人抵家后发现,Bradley拎着一支步枪,以有事要谈为由,阻止她们离开。在接着的混乱争执中,Bradley对友人连开8枪,当下便夺了她的命。紧接着,Bradley同样不放过他的妻子,发狂地用一把刀攻击她。最后一辆警车来到现场,惊动了Bradley,他妻子的性命才得以保住。

    2009年3月25日,在美国的一个法庭内,陪审团经过漫长的商议后,判定Bradley仅仅是过失杀人,让他侥幸逃过了死刑。在先前的审讯中,辩护律师为了帮Bradley脱罪,呈上了他的基因检测成果,并称他由于单胺氧化酶(monoamine oxidase,或简称MAO)有缺陷,天生便有高于一般人的暴力倾向,在受到外来的刺激后,容易做出冲动不智的决定;而且Bradley童年时曾饱受虐待,这也养成了他成年后的反社会人格。

    Bradley的辩护律师有效地替他塑造了一个行为受基因变异捆绑,思想被童年遭遇扭曲,因此而身不由己的受害者形象,让Bradley成功博得陪审团的同情。

    基因检测助推测精神状态

    那陪审团的决定是同情心用错了地方,还是有确切的科学根据?大脑是由成万上亿的神经细胞组成的,而这些细胞通过分泌神经递质(neurotransmitter)来相互沟通,MAO则负责代谢这些物质,把它们保持在正常水平。

    当MAO的作用被基因变异削弱时,各种神经递质便会在大脑内累积,使得大脑信号异常,人也会因此变得情绪敏感,容易对外来的刺激做出过度的行为反应。一些研究显示,MAO缺陷加上环境影响,这样的组合确实容易催化过激的暴力行为。

    基因检测能帮助我们推测被告犯案时的精神状态,来作为判刑轻重的考量之一。换句话说,被告犯罪的当下,心里存有多少分恶意,罪行便相对地有多严重。Bradley这个案子,去掉了天生的基因倾向后,看来是恶意谋杀,却不料最后来个大U转。这样的判决或许给了Bradley一个“公道”,但对死者家属来说,却是难以理解的;它硬生生把还未愈合的伤口扒开,使他们再痛一次。

    利用基因缺陷逃过惩治

    当算计失败,我们可借力于魔鬼(When reason fails, the devil helps!)。这出自于俄罗斯名著《罪与罚》的一句话,恰好可以用来形容Bradley这个案子。

    或许,他真的没有杀害他妻子的心机,而当下的刺激召起了潜伏在他体内的基因恶魔,让他没了理智;又或者,Bradley和他的律师利用我们的无知想像,把基因变成了魔,让他躲开了应得的惩治。

    蔡应伟——毕业于国民大学。曾服务于士拉央医院,后赴纽西兰修读基因学博士学位,钻研基因组合与药物反应关系。现为国立大学药剂系讲师兼研究员,亦为执业药剂师。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