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志锋:如何让拉曼摆脱口水战?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蓝志锋:如何让拉曼摆脱口水战?

    拉曼大学学院应该是马华仅剩,能够让华社看到、摸到和感受到马华在教育议题上有所贡献的成绩。从最初的福利组织起家,发行彩票援助华社,到后来协助争取华裔公民权,马华已经完成独立初期所赋予的历史任务,让马来亚的华人成为这片土地的公民。



    从独立至2018年5月8日,马华是执政团队之一,不管是早年的联盟还是后来的国阵,长期掌权加上国阵成立后的一党独大,马华不断妥协,无力影响政策大方向,最终在第14届大选因贪腐和经济问题,民怨高涨,丢失政权。

    独立60年后,马华已没太多能够引起华社共鸣的丰功伟绩供循环使用,时代的发展和人民的需求转变,对政党的要求也有了变化。拉曼课题是仅剩能够让华社缅怀和至今依然能感受到马华的贡献。

    拉曼学院的设立有其时代背景。不管是回应当时的教育固打制,还是赎罪之举,抑或政治考量,拉曼都难以与马华切割。马华也不会放手让拉曼自由飞翔,这个社会条件还未成熟。拉曼在马华的政治斗争论述上,有其功能和号召力,这也让“马华元素”成了拉曼的原罪,一种与生俱来又无法切割的罪名。

    拉曼的马华党性色彩,追根究底就是单元化教育思维,教育种族固打制,一党独大时代背景下诞生的学府,也可说是单元化思维产生的“畸形大专”。世上应该没有其他执政党自创大专,左手领取政府津贴,右手向民众筹款。教育本来就是政府的责任,拉曼不是政府大专,也非私立大专,它是一个“畸形”混合大专。

    从一开始,政党就不该办校,这不是政党的工作。偏偏大马的特殊种族国情,马华办拉曼学院、民政党设立宏愿开放大学,以及国大党有亚洲医药科学技术大学(AIMST),变天前人民进步党也有意设立大学,还好告吹,否则大马将成为全球最多执政党创办大学的国家。

    如今,财政部长林冠英把拉曼视为眼中钉,使用行政权力,先从减少拨款开始;接着提出“政教分开”论述,否则休想获得政府拨款;警告拉曼勿调高学费,否则将受对付,甚至结合其他单位联手对付马华;再来要求拉曼校友会接管拉曼。这些都是紧咬马华不放的动作。

    面对火箭的攻势,以及华社普遍挺希盟的情绪下,马华在舆论战中处于劣势,拉曼的“原罪”令它卷入这场风暴中,成为马华和行动党口水战的武器,实属无奈。

    这场“拉曼拨款战”引发许多讨论,开战的是财政部,并非教育部,当中某些情况令人费解。为何财政部一直盯着拉曼?财长多次主动发文告交代,甚至向中文媒体主管汇报拉曼事宜,反之教育部长静静,除非媒体询问,不然就不回应。

    现有机制寻解决方案

    “拉曼拨款”风波将其他3所华社民办大专,韩江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和南方大学学院牵扯在内,因这场风波首次获得财政部拨款,各获200万令吉。不过,这个拨款是在提呈2019年财政预算案一个月后才宣布,若能在提呈财案当天公布,肯定获得更响亮的掌声和点赞。

    林冠英对拉曼的言论日渐激烈,财政部不仅要对付调高学费的马华,还要联合其他单位,但他没说明是什么单位,很可能就是教育部吧,毕竟拉曼与教育部有联系。

    除了教育部之外,林冠英和希盟会如何对付调高学费的拉曼?警告?罚款?吊销注册(这太极端了,该行不通)?入禀法庭起诉(没有前例可循)?还是由贸消部来调查?

    “对付”的范围太广了,如何对付?根据什么法律基础采取行动?对付马华或拉曼?还是拉曼的董事部?

    拉曼董事部拥有14名代表:教育部4人,财政部1人,马华4人,校方行政代表2人,校友会2人,以及大马工程学院1人。若要对付拉曼,董事部必受牵连,可是董事部内有5名政府代表。他们曾在董事部内表达政府立场吗?如果没有会议记录记载政府代表的立场,当局就直接采取对付行动对付,这公平吗?

    根据目前的情况,校友会倾向希盟“政教分开”立场,将有7票在手。若马华(4)结合校方(2)和大马工程学院(1)的话,也有7票,双方平票。关键是大马工程学院的1票,支持政府的话将是8比6。

    难道政府没有其他方法,必须对付拉曼?还是这番言论另有目的?政治动作?并非真要动手?

    这场风波必须回到拉曼现有的机制寻找解决方案。朝野的口水战只是争一口气,对解决争议没有帮助,反而是火上添油。双方愿意回到根本,从拉曼的章程解决问题吗?我有所保留。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