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青:青空翫味——淡水红蛋大大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陈秀青:青空翫味——淡水红蛋大大颗

    节气霜降,意味着秋天近尾,冬天将开始,天气渐冷,气温也下降些,寒的气息渐透。然而,这几日清晨六点多,阳光便以透亮出场,十点已如夏日火焰。天空一片湛蓝,打开客厅与阳台间隔的落地窗,视野朗透得直达河海交界的海平面,清晰望见对面观音山景的翠林,淡水河面被风吹起小小波白,同飞掠在水面上白鹭的纤姿飘动得无可分别。



    精彩演出开场在下午四点半,阳台地面被烤晒出一片金黄,诱引我到阳台观望,一颗大又圆的炽盛红盘,垂悬在观音山顶峰高度之下,在右侧边陲之上。

    十分钟后,阳台被光照得更浓烈。五点五分在室内已明显感到暗淡,侧看阳台的披金全被收了回去,五点十分它已不想见客神隐去了。那五分钟的变化,自它下缘触碰到山线开始,肉眼以可见的速度,看它一步步藏身自己,直到仅余一点眯缝的遗韵人间而后完全消逝。

    每天都有许多闻胜而来的游人远客,为赏见它的娇柔、美艳和魔幻,伫立在淡水金色水岸,朝圣这轮火球,如何踩步它一日生命舞台的谢幕,也盼看绚烂彩霞的辉煌,感受这空间天高地阔的灵气,不禁澎湃起浪漫情思,让人好想谈个恋爱。

    台湾南部出生的我,鲜少机会上北部,直到孩子陆续在台北读大学,才在岛北渐次有着短暂的停留,但依旧陌生。为让孩子在北部有个家可回,择居在淡水河畔,尔后才知淡水夕辉的盛名。文人骚客远道而来,我却居家不出,便能望窗赏见、倚栏相对它的绝色,何等幸福啊!

    陈秀青——台湾人;曾任资讯软体经理及财会经理,今,日作小文提炼心之禅。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