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人是女友? 钮承泽怨:已被判死刑 | 中国报 ChinaPress

受害人是女友? 钮承泽怨:已被判死刑

(台北讯)导演钮承泽遭一名女性电影工作人员指控性侵,今早顶着大光头一脸疲累的他到警局应讯后,向媒体回应“期待一场公正司法审判”,但也抱怨“在司法之外,有一场公审已经在进行了,我已经被判处死刑了”。



  钮承泽被媒体镜头捕捉到露出“神秘微笑”。
钮承泽被媒体镜头捕捉到露出“神秘微笑”。

钮承泽被控性侵《跑马》女性工作人员,今早由住家出发到大安分局,抵达时因媒体数量太多,互相推挤,当时场面一度失控,还有人大喊“不要推了”情况非常混乱。

不过见过大场面的钮承泽,即便遭到性侵指控、大批媒体包围,他进入分局前,被捕捉到的照片依旧是镇定神色搭配“一抹微笑”,也让人确实想不透,此刻他真正的心情,究竟是什么。

而钮承泽在进行三个小时讯问后步出警局,面对记者回应:“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我会尽全力,配合调查,静待调查结果,并且相信期待这会是一场公正的审判,但其实在司法之外,有一场公审已经在进行了,我已经被判处死刑了,钮承泽已经死了。”钮承泽随即鞠躬,但当被要求鞠躬第2次时,钮承泽怒火爆发,一把推开女记者,怒踹垃圾桶,上车时还大力甩上车门,险些夹到摄影师。

钮承泽一席话似乎在为自己抱屈,期待司法还他公道,失控3举动更宛如火上浇油,网友怒批“钮承泽今天终于硬起来了”、“剪了个大光头令人可疑”。

钮承泽“光头”现身,场面一度失控。
钮承泽“光头”现身,场面一度失控。

理光头遭质疑

钮承泽顶着光头前往大安分局接受警方讯问,网友留言表示不解,为何钮承泽要以“光头”造型现身?

据台媒报导,钮承泽在拍摄电影《跑马》时就已经是平头造型。在5日爆发性侵后,钮承泽在发量不多的状况下,6日晚间自己躲在家把平头剃成光头。据悉,他是想抱着“削发”忏悔的心。

然而钮承泽早年接受访问时曾坦承自己在低潮时会依靠药物跟酒精。这次钮承泽在爆发性侵女工作人员时,据悉是在醉酒状况下发生,因此不晓得他是否除了酒精外,也有透过其他方式“助性”,才在事件爆发后的一夜间剃发,继而能躲避警方某部分的搜查。

4个一定逆转龟缩

钮承泽委任的律师胡原龙和他同念静心小学,双方是40年老朋友,胡原龙任检察官时曾侦办胖达人炒股案、顶新混油案等,出来开律师事务所后,曾帮王大陆处理经纪解约事件,经验丰富。

前天,胡律师进入钮东区住家,2人促膝长谈一下午,协议“诚实面对、绝不逃避、对外的说明不能伤害女生”,胡还告诉他到警局要坚持“4个一定”:一定走大门、一定不遮掩、一定被拍到、一定会面对,给了钮承泽一剂强心针,当晚就发声明表示会出来面对。

钮承泽在离去前鞠躬。
钮承泽在离去前鞠躬。

受害人是女友?

钮承泽涉性侵女性工作人员,受访对镜头鞠躬说:“相信期待这会是一场公正的审判。”被要求再度鞠躬时,钮承泽脱序3暴冲,当场推开女记者、怒踹垃圾桶,大力甩车门,而钮承泽的怒火似乎其来有自,因为他称和受害人其实是往交往方向进行的“男女朋友”,自己也觉得被告得莫名其妙。

据《镜周刊》报导,钮承泽向警方表示,他在剧组对女方照顾有加,对方也感受到他有意追求,他认为2人是男女朋友,不清楚为什么当晚亲密行为后,女生会跑去报案,控诉他性侵。

文:综合报导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