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楚賢:壯遊世界──在南法的那幾天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陳楚賢:壯遊世界──在南法的那幾天

    乘搭南下到法国南部的列车,火车速度很快,但却和每次悠悠摇晃从吉隆坡到新山的8小时南下火车的速度感受串联一起想像,或是旅行中一直背着10公斤背包一步步走着,我想起米兰昆德拉《缓慢》,刻意地体验着移动的速度和感受。



    在南法那几天,秋季热得叫人难受。天空那魔幻一般的云彩,发现经典画作天空艳丽,戏剧化的色调只是他们生活所见的日常。小孩在公园玩闹,那大树,那池塘,那些落叶,每一道景致都告诉我,为什么他们童话里会出现精灵、巫婆与探险。

    所到之处,他们只说法语,英语全然不通,我看不懂餐单,猜测一连串法语的意思,餐厅老板努力地用肢体语言为我解释餐单上的每一道菜,在邮局买邮票那次,完全是他说他的,我说我的,然后终于买成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大笑起来。我学会说“的Bonjour”以及“的Merci”,当然那舌根音发得很糟糕,然而这并不十分重要。

    法国食物很特别,特别得都叫不出名堂,甚至吃不出是以什么食材烹煮出来的食物。每一顿饭至少吃上一个小时半。菜上得很慢,面包,前菜,你可以点酒,慢慢地慢慢地吃,收掉吃完的前菜,然后慢慢地,慢慢地主餐上桌,聊天或安静等待。然后是甜点,可以再来一杯咖啡。不上餐馆时,我通常在超市买点食材。经过面包店,学当地人一样买几个可颂当早餐。

    跟我原本的生活全然不同的南法,看见许多的前所未见,也是我旅程中,一段极美好的时光。

    风向星座,相信“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圆满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