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青:青空翫味──乡愁两依依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陈秀青:青空翫味──乡愁两依依

    今年7月发现华航槟城航线天天飞,时间调整得恰好符合我的需求,搭乘直飞台北的华航当然是首选。



    13:45飞机在槟城机场升空后,延着槟威海峡北上,直到北端见山才转向右方飞离,这航道相较乘坐十多年的国泰航,在槟威大桥上空便转右飞去,鸟瞰槟榔屿的景致更为全面精彩。

    由于天候朗明澄净,能见度相当好,坐在左侧靠窗的10A座位,一览无遗槟岛东畔人口密集的繁华,不仅桥梁、大道、建物和地标都能清楚辨明,也能见到居住的家宅和社区,亲切直透内里,是十多年来积叠起似乡的情深。我今日回台归乡几周,却有着离去槟城家园的不舍。

    下午5点多自机窗望外,巧见即将没入云床的夕阳霞辉,搭机多年第一次在空中照见她的落沉。18:30即将抵达桃园机场前的天色已呈黝黑乌漆,和大海无分地连体;福尔摩沙被万家灯火燃点,似宇宙航行中的太空站,浮体在无垠黑幕的纱帐里,藕断丝连地缀成一条条一弧钩,或一串串一圈段的钻石琥珀发闪着。

    当降低高度在云层下方,弯转过北台湾的海面上,见到淡水河出海口和它蜿蜒的体态,直通起我居所阳台望外,也是这般景致,只是角度不同,近乡情怯的悸动不由然升腾。

    20年在槟城生活的日子,占据了我婚后的岁月和孩子成长记忆的绝大部分。每回飞往台湾是归乡,飞回槟城是归家;两者皆亲,两方皆暖;两边是家,两地皆乡。每当搭坐的飞机冲上云霄,总不禁回旋着还乡盼盼离家依依。

    台湾人;曾任资讯软体经理及财会经理,今,日作小文提炼心之禅。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