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新娘送院不久离世 家人控告医院 索赔75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准新娘送院不久离世 家人控告医院 索赔75万

    (新加坡14日讯)准新娘婚礼两个月前突发高烧至41度,紧急送院后不到24小时离世,婚照变遗照,家人指控医院及13名医生,索偿至少25万元(75万令吉)。

    34岁的汪燕婷,生前是秘书,和相识多年的未婚夫计划在2015年11月举办婚礼,但在婚礼两个月前,即8月20日下午因病去世。

    她的兄长汪福耀(39岁,补习中心老板)通过郑月娥大律师楼的李宪聪律师入禀高庭,欲提告新加坡中央医院和其13名医生。



    汪燕婷的婚照最终竟成遗照。(受访者提供)
    汪燕婷的婚照最终竟成遗照。(受访者提供)
    汪燕婷和父母、兄嫂等一家6口的合照。(受访者提供)
    汪燕婷和父母、兄嫂等一家6口的合照。(受访者提供)


    他受访时忆述,妹妹一向健康,出事时才知道她在两个月前被诊断出甲状腺机能亢进,不过已经靠药物控制住。

    “她在事发前两天还和亲戚出外庆生,晚上回来就申诉身体发冷,隔天留在家中。”之后其未婚夫下班后欲送她到医院,怎料她在泊车场晕倒,连忙送院。

    汪福耀说:“我和太太赶到医院时,得知妹妹发烧至41度,白血球数量很低,她连吞咽口水也很辛苦,没法说话,呼吸困难。”

    医生告诉他们说仅是严重扁桃腺炎,没想到次日早上7时许就指妹妹病重,或需转到加护病房,抵达医院后看到医生已在抢救。

    他当时还没察觉到妹妹已在生死关头,还以为只要医生能成功抢救,情况能稳定下来。

    “最后看到妹妹时,她取下氧气罩似乎想说话,但后来闭上眼就没再醒过来了,死因是急性会厌(舌根部上方的叶状软骨)炎(Acute Epiglottitis)。

    由于对妹妹的逝世依旧不能释怀,他在询问医生及律师,和拿到妹妹的完整医疗报告后,认为院方或有疏忽之嫌,决定采取法律行动。

    由于他的诉求包括依靠者赔偿,而这项索偿需在死者过世后三年内进行,因此他先申请传票,以免过了起诉时限。

    5指控内容:

    ●汪燕婷的X光片已显示有会厌炎的迹象,指院方没发现,导致缺少之后应跟进的医疗措施。
    ●根据医疗记录,从事发凌晨3时至7时之间,汪燕婷虽然极度不适和呼吸困难,却无人或甚少被监测。
    ●既已通知家人或需为汪燕婷插管,意味着对方呼吸困难,一个小时多后发现她有喘鸣,及气管不通顺,却没立刻采取应对措施。
    ●汪燕婷从事发早上7时许就被诊断为严重低血压休克(septic shock),仅进行输液,指未进行其他治疗或转到重护或加护病房。
    ●然医疗记录一早就显示汪燕婷急需由耳鼻喉科医生看诊,但指直到她不支医生才出现。

    汪福耀在说到父母痛失女儿时不禁悲从中来,表示第一次看到七旬父痛哭,母亲更是在事后得了抑郁症。

    他的太太陈依玲(35岁,补习老师)补充,家婆那时性情大变,脾气暴躁,每天早上醒来就会落泪,之后才擦觉是心病。

    “家翁表面上正常,但他去年中风过世后,我才在灵堂从舅母处得知,几乎每个星期天都会在居士林看到家翁一人老泪纵横。”

    她抽泣的转述,有人以为家翁是可怜人上前问候,家翁则从钱包里出示小姑的照片,说女儿过世了。

    院方在回复汪福耀的说辞时一一澄清指控,并附上验尸庭报告表示死因调查结果为自然死亡,无需进行研讯。

    根据汪福耀提供的信函,院方解释X光片虽出现迹象或指向会厌有些肿胀,但不明显或严重,而这些发现并不能确定是会厌炎,院方之后也进行鼻内镜检查,发现气管通顺,会厌没发炎。

    院方也说,在汪燕婷住院期间时刻都有监督和审核她的情况。

    针对插管一事,院方指早上7时许的检查显示汪燕婷清醒能回应,肺部正常,无喘鸣,气管顺畅,插管仅是通知加重护理的可能性,汪燕婷的情况突然恶化后,医院进行了抢救措施。

    除了输液外,院方表示也进行一系列的治疗,并有不同专家密切关注。最后院方指耳鼻喉科医生有及时回应,前来看诊。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