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个孩子——骇客的烦恼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王筠婷:像个孩子——骇客的烦恼

    我必须坦诚,我不是个很忠诚的玩家。游戏对我来说只是游戏,如果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我宁愿睡觉!



    所以当别人一级一级地追成绩,我也曾暂停好一段时间。“瘾”这事儿,我尽量保持清醒,需要放下时,就放下。我也必须坦诚,我不是一个很诚实的玩家。线上游戏对我来说,要是花钱,我就停止,或者,宁愿等一等,等待自己有足够的条件升级。急功近利,结果不进还退。

    然而,我还是没耐心乖乖地升级,尤其是当我居住的地方,打开和宝可梦精灵地图相连的谷歌地图,精灵乏善可陈,可让我升级的竞技场遥不可及。我乖乖的,从未想过捷径,直到被带到捷径面前。有朋友指导了几个非官方玩法,可让我迅速升级,势如破竹,尝尽甜头的我,其实也需要付出代价。

    比如说,当游戏官方有什么新的宣布或新玩法,我得重新进行所有的程序和下载,不得同步玩。

    又有一次,官方来个大整顿,将某些宝可梦CP值做大调整,瞬间我的几只用来守护竞技场的宝可梦力量被削减,我见到的第一个反应是——天啊,一定是我偷吃步被发现了吧?后来朋友和我解释,我才恍然大悟,悟的道理还包括:“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做贼心虚?”

    基因学博士。青春耗在实验座上看油棕籽和基因图,是个爱说故事的理科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