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哄完中国哄大马 <br/>麦肯锡东铁两边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纽时:哄完中国哄大马 麦肯锡东铁两边赚

    (纽约16日综合电)纽约时报16日报导,管理顾问公司麦肯锡(McKinsey)涉及大马数以十亿计的贪腐案,凸显一个问题:部分国家政府把越来越多公部门事务交由顾问公司处理,而那些顾问公司却几乎不对社会大众负责。

    纽时指出,大马丛林深处,一个个巨大的东铁工地已经废置,任由铁锈悄悄爬上挖掘机和打桩机。



    东铁工地一角,7月停工至今。
    东铁工地一角,7月停工至今。


    (纽约17日综合电)《纽约时报》周日报导,享誉国际的美国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在大马东海岸铁路工程计划上,曾同时为大马政府和中国交建公司提供咨询,被质疑“吃两家茶礼”。

    纽时在题为“揭秘麦肯锡:一间咨询公司如何成为极权政府的同谋”的专题报导中说,麦肯锡从来不吝于向外界展示自己在中国的存在。在中国的百强国企中,麦肯锡至少为其中22家提供咨询服务,这些企业实施着政府最具战略意义、最具争议的举措,包括在南海大举建造人工岛。

    利用影响力撮合东铁

    报导说,麦肯锡为“中国制造2025”鼓与呼,深度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扩张项目,并利用自己在全球的影响力撮合了其中一些,包括已被叫停的东铁项目。

    纽时报导,麦肯锡是当时中马双方的牵线人。2015年,遭世界银行列入黑名单的中国交建,找来麦肯锡制定海外策略。几个月后,麦肯锡取得大马政府的合约:研究东铁工程的可行性。

    纽时指出,在一份保密的PowerPoint报告中,麦肯锡提供给大马官员的数据显示,东铁工程能增进大马1.5%的经济。而时任首相纳吉也屡次引述此数据。

    麦肯锡还表示,此工程该项目将有助于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因为它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具有重要意义。该公司也赞同向中国大量借款的想法,称其为该区域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2016年,同样是麦肯锡客户的中国交建,赢得东铁合约。

    对东铁喊卡的马哈迪说,在无竞标下赢得合约中国交建,可能故意夸大成本,以帮助纳吉和他的盟友向一马基金追加额外资金以补充缺失的金额。新任财长助手潘检伟也表示,上述交易由富商刘特佐牵线。

    不过,麦肯锡否认有任何不法,也表示不知道中国和纳吉的瓜葛。它强调尽管同时作为中国和马来西亚的顾问,但在此事上并不存在利益冲突。

    该公司说,当中国交建赢得大马政府合约时,麦肯锡为大马政府进行的东铁可行性研究工作已经结束。

    纽时指出,在一份保密的PowerPoint报告中,麦肯锡提供给大马官员的数据显示,东铁工程能增进大马1.5%的经济。而时任首相纳吉也屡次引述此数据。

    麦肯锡还表示,此工程该项目将有助于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因为它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具有重要意义。该公司也赞同向中国大量借款的想法,称其为该区域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助南非电力公司卷入贪腐案
    成立90年最大错误

    麦肯锡公司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国际企业,但他们早前却在南非国营电力公司Eskom贪腐案上,跌了一大跤。《纽约时报》甚至称这起事件为“该公司90年历史中最大的错误”。
    纽时指出,2015年之前,Eskom处于破产边缘,供电经常中断,维修延期,还有大型锅炉爆炸。当时麦肯锡自认可提供协助。

    2015年底,尽管至少有3个合伙人反对,麦肯锡还是决定值得冒险,与Eskom签下当时该公司在非洲的最大笔合约,潜在价值高达7亿美元(约29.3亿令吉)。

    结果这纸合约其实违反了南非合约法,且有部分款项流到南非印度裔富商古普塔家族。南非当局展开调查古普塔家族如何利用与南非前总统祖马和祖马儿子的关系,操控Eskom以牟私利。

    麦肯锡坦承在此事中判断上犯了错,但否认有任何不法。

    在此案中,麦肯锡未注意到古普塔家族可能涉案的警讯,且直到为时已晚才明白,该公司对国营公司的风险管理不足;那些有权否决或修改Eskom合约的主管,都不是南非人,他们也缺乏察觉问题的在地知识。

    纽时说,此案对麦肯锡品牌的伤害,比10年前该公司董事涉及内线交易案的伤害还深远。而就更广泛角度来看,此案凸显了许多国家政府把越来越多公部门事务交由顾问公司处理,而那些多半不对外公开如何营运的顾问公司,不对社会大众负责或仅负极少数责任,这种情形带来许多风险。

    客户包括许多被制裁企业

    纽时还指出,除了中国,麦肯锡的客户还包括专制集权的俄罗斯、独裁统治下的土耳其、施行绝对君主制的沙地阿拉伯,以及腐败盛行的南非等国。
    纽时举例,在乌克兰,麦肯锡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受雇于同一名寡头里纳特.艾哈迈托夫,协助擦亮备受争议的总统候选人亚努科维奇的名誉,把他重塑为改革者。

    咨询非政治性

    麦肯锡也被指为受到西方政府制裁的一些俄罗斯公司提供咨询服务,而这些公司被指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连。麦肯锡曾在牵涉俄罗斯经济的许多部门进行过咨询,包括采矿、制造业、石油和天然气、银行、运输和农业。

    今年8月,目前正被欧美制裁的俄罗斯国有开发银行(VEB),聘请麦肯锡公司为其制定业务战略。

    此外,同样在制裁名单上的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也是麦肯锡的客户。联邦储蓄银行于2016年支付了520万美元给麦肯锡,以便提供关于重组的建议。

    不过,对于外界的质疑,麦肯锡表示,只有在认为能够做出积极贡献的情况下,才会接下俄罗斯或世界任何地方的工作。该公司还强调,其咨询不是政治性的,而是专注于帮助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业务遍及五大洲60多国

    麦肯锡的顾问业务,过去遍及大小企业,但最近几年,逐渐成为全球许多政府的顾问。
    麦肯锡公司创立于1926年,目前在全球五大洲60多国的120多个城市设有办公室,去年有75万人递交履历想进该公司,录取率不到1%。《科学》杂志曾有记者戏称,“如果上帝决定重新创造世界,祂会聘请麦肯锡。”

    该公司的全球影响力究竟有多大,很难评估,因为公司政策是,不透露顾客是谁,也不透露他们提供了什么建议。

    尽管如此,纽时检视政府纪录、麦肯锡发表的报告及其他公司文件,发现该公司形塑的政策包罗万象,从教育、交通、能源、医疗照顾,到经济的重整及战争对抗。

    麦肯锡的顾客包括价值达1兆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以及15个国家的国防部、军队、警方和司法部门。

    文:纽约时报
    图:纽约时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