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享脚车走向没落 创业史上最惨烈厮杀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中国共享脚车走向没落 创业史上最惨烈厮杀

(北京18日综合电)被喻为中国新四大发明的共享脚车“ofo”,在今年迎来了至暗时刻,这个为所有投资人疯迷的泡沫到达了顶峰,然后轰然破碎。



ofo的掌门人戴威在前阵子宣布内部组织结构调整时,扔下了一句格外悲壮的狠话:“
问题是,跪着就能活下去吗?”

合肥庐阳
合肥庐阳

有共享脚车公司在今年,裁员的裁员,倒闭的倒闭。2015年下半年,摩拜与ofo开始在北京、上海两大城市试运营,短短几个月之间,就成为了人们争相试用的城市新时尚。

那时共享脚车是一种光明的出行方式,注定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为了吸引更多北大师生把自己的脚车共享出来,意气风发的戴威写了一封公开信,向世界发出了北大人的豪言壮语:

“100多年来,有很多北大人改变北大,也改变了世界,这次轮到你了!”

在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共享脚车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世界。街头有没有共享脚车,一度成为划分一二线城市的新标准。

尚未拥有共享脚车的城市,还有很多人翘首期待共享脚车来到他们的城市。

民众把共享脚车“私有化

不过随着共享脚车大战的正式展开,各种乱象开始出现。

有人乱停乱放,有人故意把脚车挂到树上、扔到河里,还有人把二维码涂掉、拆车锁、换颜色,直接把共享脚车“私有化”。在一些二三线城市,共享脚车的丢失率高达90%。

当时有观点认为,共享脚车只是国民素质的照妖镜,本来很好的一个发明,就这样被那些毁车、偷车的人糟蹋了。

但后来共享脚车投放急剧增多,并向海外进军,所到之处无不乱象丛生、神憎鬼厌,不得不让人们怀疑,共享脚车这个产品是否天生就是反市场的。

有人说,共享脚车的大败局,是中国创业史上最疯狂的试错。

投资者不理智的疯狂投入,加上对人性黑暗面的低估。共享脚车曾经有多受欢迎,现在就有多令人讨厌。

共享脚车堆积如山

短短两年间,仓库里、堆填区、人行道边上堆积得如山如海的共享脚车,生生地造出了一种新的地理景观。

昔日的共享经济代表,如今已经成为城市垃圾的制造者。

摄影师吴国勇去了全国20多个省,寻访45处共享脚车坟场,拍摄一万多张照片,将这组作品命名为《无处安放》。

摄影批评家鲍昆对吴国勇说,这组作品以艺术的方式、最快的时间,对现实做了一个回答和反应。

当代艺术经常强烈地利用这种符号的重复。资本疯狂的、无序的投资,最后留下一地鸡毛。

这是一个资本主义奇观,发生在中国,吴国勇就用强烈的视觉表现把它揭露出来了。

文:综合报导
图:互联网

短短两年间,仓库里、堆填区、人行道边上堆积如山如海的共享脚车,生生地造出了一种新的地理景观。

上海浦东
上海浦东
广州天河
广州天河
厦门同安
厦门同安
南京江宁
南京江宁
昆明五华
昆明五华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