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毕业快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叶欢玲:叶家乌贼——毕业快乐

    现在是8时47分,这里是墨尔本。附近楼宇传来电钻声,锤打声,提醒我这是一座城。城市忙碌,喧嚣是不间断的,建筑物不断更新它们的面孔,电车依循指定的路线,往返来回在路上,搭客那么拥挤,东方人西方人,说着各自的语言,耳机播放他们喜欢的歌曲,穿着初夏的衣装,赶着上班,追时间送来一顿午餐,晚餐,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一只羽毛黑白相间的小鸟飞来了阳台,东张西望。钢骨水泥是它的家吗?树木哪儿去啦?也许它迷失了方向。



    初夏的墨尔本艳阳高照,光亮刺眼,气温却只有14度,在这里生活了四年的妹妹原本就属于受不了炎热的热带孩子,与家人到巴厘岛旅行那年,天空蔚蓝得不得了,空中一片云朵也没有,在旅游景点买了门票,一进入景区,走两步,她脸一黑,在树下矮墙一屁股粘上,就走不开了,宁可待在那儿至我们参观完景点一同离去,也不愿四下走走看看。

    热疯啦!初夏的墨尔本天时她嚷嚷,并不稀奇。十几度的气温对我们是云顶高原和金马伦高原才有的,穿了寒衣,风一来,牙齿还要打颤呢!看着妹妹单薄一件长衣衫,我们几姐妹穿了毛衣裹羽绒服,双手插进口袋,虽是不足以抵御冬季寒冷的秋衣,也显得滑稽。

    穿梭在墨尔本街头,妹像一尾鱼,游在水中央不是鱼缸,是溪是河也是海。海纳百川,城市有它宽厚的胸怀,街上意大利、印度、黎巴嫩、日本、马来西亚等各国料理的餐厅向我们挤眉弄眼。妹拉着我,一头钻入她喜爱的一家西餐厅,我们各点来一份早午餐。同样一份big breakfast和toasted charchoal bread set,在狮城和墨尔本有着同样的丰盛,各异的面孔,各别的味道。妹一口口吃得很满足很幸福,我也满心欢喜。就像前几日她带我们踏足山东人经营的中餐馆,不喜欢外食的父亲也吃得满口赞好。城市就有这个优势,无论什么料理,不难找到好味道,如果你知道该上哪里去。

    那个写作文功课呀,老问我下一句哩,下一句要怎样接下去嘛的小妹,那个每逢周末跟母亲去外婆家,回来才发现功课没做完,第二天要上学了,然后一脸鼻涕眼泪的瘦小孩,不只长得比我高大,还顶着博士圆帽,在父母兄姐以及数不清的观众面前,上台领取了她的毕业证书。

    在偌大的体育馆,博士班毕业生的亲属有着特别的席位呢——近在台前。我们觑得那么真切,妹从校长手中接过文凭时,我忘了鼓掌,只架起相机,卡嚓两声。是一霎时喜悦的上涌吧?竟模糊了快门,相机对焦不了。

    在人生舞台上,一纸文凭能保证从此前程万里,或幸福快乐吗?谁也说不定。然而能获取这纸文凭,多半历经了重重考验,正是这些考验如此珍贵,它让一个人有了面对生活的坚毅和勇敢。

    在未来的路上,愿妹妹能昂首阔步,更坦然面对生活,走在属于自己而不是社会或大众眼光期待的路上。行文至此,太阳已高升,三小时时差的马来西亚,人们也已起床,往上班途奔去了吧!

    叶欢玲——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