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网瘾父母大挑战 如何帮孩子“抬头”做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戒网瘾父母大挑战 如何帮孩子“抬头”做人?

    面对孩子的网瘾挑战,父母一再节节败退!在孩子心目中,父母地位或许已不如一部手机,只能手足无措的看着孩子陷入网瘾泥沼。这个问题已刻不容缓,父母需要从亲子关系着手,把孩子救出来!



    林淑娟:许多父母对染上网瘾的孩子束手无策,这是现今父母面对的重大挑战。
    林淑娟:许多父母对染上网瘾的孩子束手无策,这是现今父母面对的重大挑战。

    林淑娟:我们尽量协助父母去肯定孩子,减少他们对虚拟世界的依赖,增加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互动。

    沉迷于电脑游戏、网上游戏或手机游戏,皆可归类为网瘾,世界卫生组织已把它定义为一种精神疾病。

    许多父母对染上网瘾的孩子束手无策,向辅导单位寻求协助,天匙关怀与辅导中心的辅导总监林淑娟,就接手多个这类个案,发现这是现今父母面对的重大挑战。

    “我觉得现在的孩子都死在手机上;不止是少年人,大人也死了。”

    最近辅导中心的讲座也偏重在教导父母面对与处理这个挑战。

    ”我们盼望给父母一些资源,让他们知道方向在何处。”

    在她接触的网瘾个案中,以12至16岁的青少年占大多数,但反而让她担心的是有部份18至25岁者,因网瘾不唸书或不上班。

    一般上,染上网瘾者会废寝忘食,甚至因而不去上学。但是,也有人是因为没有唸书或没有工作,才染上网瘾。

    不可放任孩子

    在林淑娟的辅导个案中,就有一个已在事业上有成绩的青年人,因无法负荷压力辞去工作,终日待在家中,最终染上网瘾。

    “这个杰出的青年人在国外唸书完成硕士学位,回国后在银行工作。他一直以来是特优生,保送硕士班出国深造,后来在银行担任蛮高的职位。他以前只是读书,没有社交能力,当上主管后无法负荷压力,就不去上班了。”

    这个年轻人开始对自己很失望,认为自己如此优秀,为何无法胜任相关工作?于是,他自二十多岁开始就不再上班留在家中,随后还因为没有精神寄托,而染上网瘾。

    这名青年的父母无法处理孩子的问题,于是寻求辅导人员的协助。林淑娟指出,这类拥有网瘾的人,一般不愿与外人见面,因此不太可能与辅导人员面谈,只能从父母方面着手。

    “我与父母对谈时发现,父母对于孩子发生的问题有很大‘贡献’;他们一直放任他。父母都不做什么。个案中的青年不工作时,父母没给一些压力,几年下来怎么可能改变他?而且,他们的孩子会动不动就用情绪病威胁。”

    在这个个案中,该青年是不工作才染上网瘾,但在林淑娟看来,这与染上网瘾而不去上课或工作的原因相同,皆是一种逃避。

    “他们开始是用上网或打游戏打发时间,也有很多人是由于没有成就感而染上网瘾。能够玩电脑些游戏的人,基本上也算是聪明的人,因此就会不断的挑战自己。有些人是由于工作压力需要寄托,甚至内心有许多挫败感,通过电脑游戏找到寄托。”

    林淑娟相信一个孩子会染上网瘾,其中一个可能原因是:孩子在手机以外找不到更有意义的事情,所以就沉迷其中。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们在逃避一些问题。

    “如毒瘾、酒瘾、烟瘾、赌瘾,都是一个人在逃避生活上重大的压力,寄情另一件事情上。当他沉迷于此时,拥有满足和快感,进而不想面对现实生活中的问题,这就是一种瘾。”

    适当挑战和关怀可戒除

    一名有网瘾的青少年,只要能给他适当的挑战和关怀,就有机会让他戒除网瘾。

    在林淑娟辅导中心个案中,有一名少年在该中心辅导员的引导下,以及家人的关心中成功走出网瘾。

    该名17岁的少年沉迷于网络电脑游戏时,宁愿花光零钱投入其中也在所不惜,随后在家人安排下与辅导人员接触,开始有所改善。

    林淑娟接触他后,知道他爱画画,就买了画册给他。同时,她挑战他每天至少跑步半小时,并且拍下沿途风景与她一起分享。

    此外,这名少年开始参加该辅导中心每年年终举办的少年激励营,该营会人数介于150至200人,他连续在3年的营会中担任“将军”(组长)。但后来他又陷入网瘾,因为觉得生命没意义,开始自残。

    该中心总干事与该少年约谈时,就以激将法挑战对方,指他已在营会中得到帮助,现在还有许多少年人需要得到帮助时,他却做了什么?

    该名少年接受挑战,并且答应愿意在营会降职成“副将军”(副组长),开始对自己有使命感,并且戒掉了网瘾。

    在他接受挑战的过程,其兄长也向他发出挑战。其兄认为如果要在营会内当将军,就需要删除手机内的游戏,否则就是在欺骗其他人,而他也成功完成挑战。

    “这名少年的身边有很多同学鼓励他,正面影响大于负面影响,就可以靠着这个力量站起来,而这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如果他一直与打游戏的朋友在一起,情况可能就不同,因为聊来聊去会都是关于电脑游戏。”

    关注青少年网瘾情况,近年成为一些少年激励营会的主题之一。
    关注青少年网瘾情况,近年成为一些少年激励营会的主题之一。

    辅助孩子父母是关键角色

    一些染上网瘾的孩子,可能也有忧郁症症兆,不爱接触陌生人,如辅导人员,因此要协助他们脱离网瘾,父母才是关键角色。

    “如果已有忧郁症或抗压能力较差,就需要有很多心理的鼓励方式。有时辅导人员是最后才与当事人交谈,主要是先帮助父母,教导父母在每日的生活中鼓励孩子。”

    由于忧郁症或恐惧症的孩子会抗拒陌生人,因此也不容易相信辅导人员。林淑娟相信最能帮助他们的反而是父母,因此辅导人员会指导父母应对方式,包括在生活中为孩子设定目标,从细小的改变开始鼓励孩子。

    管教原则由紧到松

    林淑娟管教使用手机和网络的孩子,就是从小训练孩子纪律的开始,因为她相信纪律是跟着孩子一辈子,也是父母能送给孩子的礼物。

    “我的孩子要上网20分钟,我就放一个计时器在旁边,时间到时,虽然他会觉得可惜,但会关掉计时器下线。当我看到孩子这样有纪律就会奖励他,让他多玩5分钟,因为他可以自制。”

    她认为纪律是跟人一辈子,如果小时候不能养成这个习惯,长大之后会面对很多困难,这是由于许多坏习惯是从小养成,长大了就无法戒除。

    “管教的第一个原则是由紧到松,但很多父母却相反,开始是放任孩子,当控制不到时就收紧自由度,孩子就会翻脸。”

    父母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就是孩子无法管理自己,不能把他们当成大人,父母有责任培养孩子的纪律。

    “在孩子小的时候,按照由紧到松的管教方式,孩子越大父母就会越轻松,因为他们自己会思考了,已知道当初为何要有这些限制。”

    社交媒体沟通 融入孩子世界

    有一名妈妈说她的女儿不要和她沟通,于是寻求辅导中心的协助。

    林淑娟建议她通过面子书的通讯工具Messenger,留言给他的女儿,写一些如:“最近看你不开心,怎么了?”的讯息,以此观察对方的反应。

    这名妈妈半信半疑,并不认为此法有用,但既然已没有其他选择,她也就尝试这个方法。最终,女儿竟然长篇文字回复母亲的关心。

    “看吧,青少年没有兴趣和父母面对面说话,但可以回复长篇讯息。有时父母要调整自己配合孩子的Level(层次),才能影响他们,这是对父母很重要的劝告,你要成为孩子很喜欢靠近的父母,才能够影响他们。”

    父母拥有再伟大的理论和道理,如果孩子不喜欢接近父母,后者就无法帮助孩子,反而会因为大道理而增加亲子间的鸿沟。

    “用他们熟悉的语言和他们沟通,重点是他们喜欢黏着你,你才有机会救他们或影响他们。”

    许多父母与孩子沟通失灵了,结果就“来硬的”,把关系搞砸了,孩子就无法体验到父母的爱了。因为只有关系和爱,可以让沉迷网瘾的孩子放下手机抬头做人。

    多给肯定找回特长

    在林淑娟看来,部份染上网瘾的孩子较为自卑,但他们在虚拟世界内找到信心。

    “喜欢玩电脑游戏,也算是聪明的孩子,大人就未必会玩这些游戏。”

    换言之,孩子是把自己的信心转移到电脑游戏中,父母或许应该就此反省,是否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忽略孩子的某些特长,没有给予适当的栽培,才会让孩子把信心放在不适当的地方。

    “我们尽量协助父母从根本中去肯定孩子,找到其中的意义,把孩子从网瘾中拉出来,减少他们对虚拟世界的依赖,增加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互动,这即是让他们从与现实‘断线’(Disconnect)中,再与现实生活‘连线’(Connect)。”

    世界卫生组织把网瘾(Cyber addiction)定义为一种游戏障碍(Gaming disorder)精神疾病。网瘾行为分类如下:

    1. 沉迷于玩电子游戏,包括网络游戏

    2. 沉迷于社交媒体,如面子书或Instagram

    3. 讯息成瘾,即回复很多讯息

    4. 接触色情讯息

    5. 网购成瘾

    在这些行为中,染上网瘾者可能不只拥有一项上瘾行为,有人疯狂于玩电脑游戏,也可能同时沉迷于社交媒体,即是与虚拟之人交往多过现实中的人互动。

    报导:潘有文
    摄影:连利元、天匙关怀与辅导中心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