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综:野家子谈——不搭理的艺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旅綜:野家子談——不搭理的藝術

    去年的公司年度午宴时,本来以为接着的一年就必须动身前往西亚地区出差,所以矫情地说过希望来年赶得及回来参与来年的聚餐。一年过去了,却是因为种种的原因,至今竟还未曾去过西亚地区一趟!



    虽然想像中的旅程延宕了,今年在工作上也还是属于“驿马星动”的一年。今年由于工作原因,在巴塞罗纳与柏斯之间往返了几趟。巴塞,可能由于这名字响亮,是着名欧洲城市之一,回到来澳洲,年轻同事总会问“巴塞罗纳那边是怎么样的啊?”

    而我的回答则是一贯的。首先,我真的是为了工作才过去的,所以事情必须分成两面看!工作那一面是应付顾客,着实令人呕气沮丧。当别人问我都去了什么景区时,我反而答不上话了,因为我开始熟悉这城市的生活了。而所谓熟悉,说的是你撇除了游客思维,必须到景区打卡的概念,才叫“到过”!随着落脚处,发现周遭或美丽、或悠闲、或乱糟糟,才是当地的真实面貌。这就是另一面了,学会在地生活。也学会了适意。

    “在地生活”也有令人感觉可怕、尴尬的时候。经过几回交锋,来自马德里的顾客也会认为你是半个加泰隆尼亚人。这“半个加泰人”的揶揄,是意味着你必须理解巴塞与马德里的紧张关系。可能是顾客来自马德里,有着这一层马德里对巴塞的偏见,一直提出的建议方案,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不实际。不实际也就算了,难过的是还得逼着你照做;为了排解层层的压力,终于在入行十周年之际,彻底学会“不搭理的艺术”。

    邓隐峰禅师拜别其师父马祖道一禅师,将到石头希迁禅师处参学。临别时,马祖告诫说“石头路滑”。马祖与石头在当时并重于禅林,这句路滑是要其弟子不可傲慢自负,掉以轻心。可邓隐峰禅师天生有一种自信,回了一句“竿木随身,逢场作戏”。好一句“逢场作戏”形成一桩熟知的禅宗公案。只是我今年才学会如何“不搭理”,才免却了许多焦虑过后,想起这一句“逢场作戏”,又多了一分体会!

    这趟回来,也是为了不错过公司年度聚会,应验了上一年的期望。按照往年惯例,交换礼物环节是免不了的。必须准备一份小礼物,这时候就不能不搭理了。为了纪念今年所得,最终决定买了一本英文名为《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的书作为此次的交换礼物。自问并非浪漫种子,准备的小心思——这本《不搭理的艺术》,出乎意料地成为众人的抢夺目标,也能算是我“人生第一次”之一了。

    旅综——辗转于欧亚澳三大陆,学习音乐与语言,读书不择题材只为充门面的工程师。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