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彦运《努鲁依莎辞职是新马来西亚的损失》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刘彦运《努鲁依莎辞职是新马来西亚的损失》

    《吕氏春秋》记载一个故事:晋平公在位时,要求大夫祁黄羊推荐适合人选担任南阳县令,祁黄羊说:“解狐可以。”平公听了很惊讶,说:“解狐不正是你的仇人?你怎么推荐仇人呢?”祁黄羊答:“您是问我谁担任县令这职务合适,并没问我谁是我的仇人。”于是,平公派解狐去任职。



    又有一次,朝廷需要增加一位军中尉,于是平公又请祁黄羊推荐。祁黄羊说:“祁午合适。”平公不禁问道:“祁午不是你的儿子吗?”祁黄羊坦然答道:“您是要我推荐军中尉的合适人选,没问我儿子是谁。”平公接受了此建议,派祁午担任军中尉职务。结果祁午不负所望,干得非常出色。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的故事。《吕氏春秋》这个故事要表达的是任人唯才,不管他是谁,有能力不论亲疏远近,都能获得举荐,担任适当职务,这才是公正无私。

    日前有“烈火莫熄公主”之称的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抛下震撼弹,宣布裸辞,辞去所有党职及官职,包括公正党副主席及刚受委的公正党槟城州联委会主席职位,只保留普通党员及国会议员身分。辞职的导火线据说是公正党中委拉蒂花在党主席安华宣布各州主席名单后,大力抨击安华任人唯亲,搞裙带风,不但仅委任某阵营人选担任重要职位,更指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不该委任女儿努鲁依莎担任槟城州主席,有任人唯亲之嫌。

    政治家族司空见惯

    平心而论,努鲁依莎的辞职,如果仅是为避嫌,不落人口实以免公正党被看成是“家族政党”,其实并没必要,理由也不充分。如果以“内举不避亲”原则来看,努鲁依莎的才干有目共睹,在很多课题上敢怒敢言,敢直接反驳首相敦马哈迪,以她的能力及威望,完全有能力胜任槟城州联委会主席职务,根本不必理会他人说什么。

    更何况我国政坛,“父子同科”或“子承父业”根本就是司空见惯。现成例子如敦首相马哈迪及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慕克里兹;还有行动党林吉祥及林冠英,何尝不是政治家族?而且在政治上,不论你怎么做,对手或政敌都有话说,辞职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显然,努鲁依莎今次突然辞职,应该还有更深的含义,她应该是要通过辞职表达对希望联盟领导层在处理一些课题上的不满。尤其最近巫统爆发退党潮,土团党准备收编巫统国会议员这事件,努鲁之前就曾以激烈言词表示,希望联盟不能接受巫统议员,否则就是背叛选民。其它如敦马哈迪要建造第三国产车等课题,努鲁都曾表达不同的意见。

    努鲁依莎在公正党内是代表改革派的精英,撇开家族背景,她毫无疑问是我国马来社会新一代女性精英。她的辞职,虽然表现出不屈的精神及骨气,不过她的辞职毫无疑问也是公正党及希望联盟,甚至对整个新马来西亚的政治改革议程都是很大的损失!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