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路(上篇)导演苦途 磨炼苦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导演路(上篇)导演苦途 磨炼苦功

    电影,从脑中构想起始,变成文字剧本后,必须经过导演的运筹帷幄,并且在过程中不断修正和成型,才传递给观众。



    年轻人若觉得“我喜欢看电影,我想念演艺学院,出来当导演”的话,不妨先做好吃尽苦头的准备。

    从胶卷电影到数码电影,导演都是历经无数克难和磨练,看过更多的人事浮沉,领悟更多的感受,才具备实力拍出先感动自己,再打动别人的电影。

    近年来,大马很多本土电影卖座,不少华人导演都拍出了叫好或叫座的电影。网络的盛行,也让很多人拍了短片之后,有了发表的机会。

    但是,会拍短片和视频,就具备做导演的条件吗?不做电影导演也可以做广告导演。前人经验之谈,在马来西亚,不是那么简单。

    画故事大纲助踏执导路

    “从小,我喜欢看电影和漫画,更喜欢说故事。以前,最便宜的说故事途径,一是写小说,二是画漫画。进了艺术学院念平面设计时,便幻想当漫画家,把故事画出来。”李添兴(JamesLee)说。

    上课,接触了分镜剧本,才知道,原来,电影是这样子拍出来的。

    李添兴
    李添兴

    “后来,找到《侏罗纪公园》(Jurassic Park)的分镜剧本来看,一格一格的故事图格,好似漫画,不,比漫画还神奇,根本就是我想讲故事的方式!那时,我已经在想,只要我能够画出分镜故事,那我便能够将故事拍出来。”

    “画故事大纲,对我后来的导演职业,起了很大的助力。一开始,我就拍短片,现在,还是在拍我喜欢拍的短片。”

    画出分镜拍出故事

    1980至1990年代,中文电影在大马尚不存在。李添兴一毕业,不懂该去哪里打工,直至1995年,HVD制作公司崛起,中文戏剧风行,他才有机会参与影剧的制作。

    中生代导演李勇昌(Ryon Lee),也是因为爱讲故事,加入了影视行业。

    “考完中学,我就报读大马艺术学院,主修电影电视,副修舞台表演。当时,HVD正蓬勃发展,推出一出接一出叫好又叫座的戏剧,我还没毕业,就已被制作公司签下当导演,为国营第二电视台(TV2)拍摄音乐节目。“

    过去,年轻人的导演梦,只是编织到为小荧幕拍摄电视剧而已,还没有华人导演拍摄90分钟的电影,放上大银幕播映。李勇昌只觉得前途一片美好,岂料,1997年经济大风暴打碎了他的导演梦。

    “制作公司拍摄的作品都是供应给TV2。TV2有大量的存档,当遇到金融风暴,电视台有权利可以重播,如此一来,HVD只好停止所有的运作。短短一年内,我被逼转业去新传媒在大马的子公司工作,觉得前途茫茫:HVD倒闭,TV2不播新剧,谁还会请我当导演?”

    10年期间,李勇昌没有当成他想当的导演,却为他打下小小根基,有机会跨出海外,拍摄更多的中文电影。”

    ”现在,我创立了电影公司,开始带新人导演……我在做着传承的工作,这是我目前可以做到,也是我暂时想做到的目标。未来,应该可以设下更大的导演目标。”他说。

    从编剧做起
    将拍戏当长远事业

    再把话题转回李勇昌身上。

    “我还没决定自己究竟想当怎样的导演。我的起步较慢,要先打好根基。”他坦言

    离开新传媒,李勇昌转去舞台剧发展。耕耘约10年,创立了自己的剧团,每年有固定的演出,票房也不错,也拿过很多的(戏钜奖)奖项,还到新加坡兼职教课,生活充实,但他内心还是不满足──舞台剧属于小众艺术,带不去吉隆坡之外的地方。

    看到NTV7、8TV,还有Astro的发展,就蠢蠢欲动:我想回去拍摄影视节目。他甚至心想:反正在舞台界都是自编自导,也许,可从编剧做起……

    “某天,我接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原来是Chiu导(周青元),他想找我帮他写剧本。”他说。

    想写剧本的人遇到想找编剧的导演,一拍即合,就写了叫好又叫座的《大日子》。同个时段,前老板又介绍他帮黄明志写《Nasi Lemak 2.0》的剧本。

    “白天教课,晚上写剧本,日子很累很苦。最后,我决定专心发展电影,放弃教课。”

    很快,就有了他自编自导的第一部电影《超渡》。

    “我不是野心大的导演。不管是所谓的大马电影,或者是李勇昌的电影,我都希望可变成长远的事业,不是拍了一部,自己爽了之后,要等好多年,再拍第二部。”他坦言,“现在,我算是打下小小根基,可以跨出海外,拍摄更多的中文电影。”

    从低成本纪录片拍起
    拍片不再靠赞助商

    如果说,导演都是喜欢讲故事的人,相信争议不大。

    年轻导演李世特(Mark Lee)说:“我不发电影梦。我喜欢讲故事,以影视来讲故事。在大专院校念书时,我便确立了当导演的目标。具体来说,我想利用本身专业,让社会变得更好,让大众更关注环保,而影视艺术,便具有这样的娱乐和社会功能。”

    他的导演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从纽西兰完成媒体硕士后,李世特便返马发展。4年内,赚钱的广告,他拍了最多,还拿过短片大奖,找到资金开拍自己的第一部电影。遗憾的是,电影开拍完成后至今两年,都没有上映。

    曾患忧郁症

    “因为赞助商的问题,电影无法上映,这是一个很大的挫折,让我患上忧郁症。侥幸的是,我还有其他工作收入。后来,我决定不要因为别人的所作所为去为难自己,决定从头开始,我便告诉自己,以后拍片不要靠赞助商!”

    自资拍片,先从成本低很多的纪录片做起。去年,李世特完成了第一部吉隆坡《再会彩虹》,记录了50多岁的爱滋病带菌者陈美光的寻亲故事。电影制片张爵西看了很喜欢,拿下版权后,成为国内第一部在GSC国际院线上映的纪录片。

    今年,李世特的第二部纪录片(7个爱滋病小孩的故事),还拿到大马国家电影发展机构(FINAS)的拍摄资金。

    “这是大马政府第一次批发电影资金给纪录片。所以,明年,我会有两部影片上映,一部是写实的纪录片,另一部是叙事的剧情片。”他,当了自己想当的导演。

    质量难达要求
    电影梦越来越远

    倒镜回看千禧年,大马中文电影业的景气,仍是不振。

    毕业自加拿大电影系的吉兰丹人蔡荻蔚(Dick Chua)说:“我对导演工作的兴趣,起源于美国的动画,看到迪士尼卡通片,就特别想当动画片导演,也顺利进入The One Academy学动画,还去了加拿大进修电影专业。”

    返国后,他先在一家公司打工,负责3D设计,但他并没有放弃执导梦想。自创制作公司后,他自资拍摄短片,并于2012年一举拿下BMW短片大奖。

    对电影看法改变

    “以前,就是单纯想拍一部电影,让大家欣赏。虽然觉得拍电影是一条漫长之路,还是锲而不舍地去磨练技巧。现在,虽然拍摄长片的目标还在,只不过,对电影的看法不一样,也没那般看重这个目标了。”

    “过去,大家一想到我,就会问问:有电影梦吗?觉得我是一个追求电影梦想的一个榜样。可是,我这么多年过去,我都没有拍到一部电影。当年谈的电影梦,并非空口说梦话,我有努力地去接近梦想,只是事与愿违,梦想越来越远而已。”

    “过去,我很努力寻找电影资金,也有投资商找上门,但不是自己想要的案子,婉拒了。知道电影是怎么制作出来,资金和票房都变成压力后,电影,已变得不这么美丽,我已不能单纯地想去拍好一部电影。“

    尤其是,到了某个阶段,谁都可以买下一部器材拍影片,大家的审美观和要求都不一样的时候,电影梦离他更远了,不是因为他做不到,而是他不想去拍质量无法达到理想要求的作品。

    “我的初衷是拍一部很好,让自己骄傲,让大家能够看到的影片。就是这种坚持,让我错过很多机会。现在,如果机会再上门,也许我会接下来,当作一种磨练。”

    20181223mb67e

    电影的预算(总合资料)

    (一)线上成本(above the line):行政管理和创造性的人事费用,包括剧本合约、导演合约、演员合约。

    线下成本(below the line):技术性的人事费用和制作所需的后勤、器材和维修,包括服装、器材的租借、支付工作人员的日薪等

    电影的制作

    A. 剧本发展(始于聘用编剧)

    >>将草稿或概念转换成可以制作的企划。编剧交出剧本后,可能得到来自各方不同的意见,经常的意见能使编剧的视野扩大,也可能使完整的原着剧本东添西补到前后不连贯。

    B. 前置作业(始于发展完成的剧本核准制作,并决定电影的开工日)

    >>包含一切在拍摄前该做好的准备,包括:选角、外景勘察、编列预算与时间表、调查研究(例如1940年代的吉隆坡,有什么器具,服装或食物,让电影更具可信度)、制作设计(负责影片的视觉风格,使布景、道具、服装的整体搭配适当地统合运作)、搭景和服装设计等。

    C. 制作拍摄(始于开镜)

    >>当剧本定稿,演员敲定,外景确定,布景已搭建,调查完成,合约开始执行,服饰准备妥当,试拍有了满意结果,实际演出及拍摄影片即可开始)

    D. 后制作业(始于杀青)

    >>包括剪接,特效,混音,完成试片。

    电影的发行

    >>让片商发行与放映。(始于A拷贝,即影片完成的第一份合格拷贝)

    报导:许雅玲
    摄影:练国伟、张智玟、李玉珍、麦永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