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酒”负盛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势堂‧“酒”负盛名



    一个人、一件事、一条路、一甲子,天晓得,他是耐了多少孤独难行才对得住”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这个葡萄酒世界里最高的称号。约翰萨维伯爵(Count John Umberto Salvi),这可是世界葡萄酒领域里一个掷地有声的名字;他来自英国伦敦,却在法国葡萄酒的呼唤下,远走他乡,一走就是大半辈子,也走出葡萄酒大半壁江山。

    早在1970年,约翰萨维伯爵(Count John Umberto Salvi)取得葡萄酒界的最高荣耀──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简称MW),可是当今世上最早一批葡萄酒大师,时至今日,全球只有380人。按常理与像他这样背景的人的访谈地点,理应是在酒庄或餐厅见面;不是与大师共饮一杯葡萄酒,至少也同啜一口葡萄酒。只是,凡事不是必然,事实总在想像之外。

    我们相约在养正中医馆见面,他让中医师把脉问诊后,我们一起喝的是过渡型野生古树茶。看他专心品茶的模样,看他描述有层次感的茶香,好像在分析他非常熟悉的法国波尔多(Bordeaux)葡萄酒。

    1937年他在英国伦敦出生,82岁的他除了行动有些不便,精神状态乃至是谈吐举止一点不显老。他不忘叮咛带他前来的徒弟刘锦龙(Chris Low,大马葡萄酒专家)一定要带他去玩好玩的,吃好吃的,不能闷着他。

    他甚至向我们埋怨,刘在前晚竟然晚上八点半就回家了,“无所事事,闷呀!应该去听点音乐、喝点东西,我不知道,至少要做些事情啊!”只能说,他是个有点淘气不太乖的长者。

    除了法国之外,他也是中国、俄罗斯、印度等国葡萄酒庄的酿酒师顾问,时至今日,他依然过着周游列国的生活。据刘披露,约翰萨维就这样一个人拖着行囊走天下,每飞到一个地方就由当地人接待,不摆大师款,也不给别人添麻烦。

    他之所以全球走透透,无非是把他至今所学、所爱的葡萄酒与葡萄酒知识,跟全球的爱好者共享。不论是波尔多、勃艮第(Burgundy)、卢瓦尔河(the Loire)、罗纳河谷(the Rhone Valley)、皮埃蒙特(Piedmont)、托斯卡纳(Tuscany)、南非(South Africa),还是波尔图(Porto)和雪莉(Sherry)区域的葡萄酒,只要你想知道的,他都乐意给你提意见或讯息。如此丰厚的葡萄酒知识,来自他出生在英国的酒商之家,自幼就在葡萄酒的香气中长大。

    20181224fe_INTERVIEW_MASTER_OF_WINE_JOHN_SALVI_01

    从基层攀上最高层

    “父亲当初在贩卖葡萄酒的店铺工作,从公司的送信员做起,一直做到董事经理,最终出任英国葡萄酒及烈酒协会(Wine and Spirit Association of Great Britain)主席。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约翰萨维跟葡萄酒的不解之缘在人之初就结下了,“打从四岁起,我就开始喝葡萄酒了,一点点的葡萄酒加上水。”常喝吗?“每天都在喝呀!”葡萄酒于他有如白开水之于我们般稀松平常。

    早年在英国著名的威斯敏斯特中学(Westminster School)受教育,毕业后他投身英军,当了两年情报人员。念书时期,他本来打算攻读外交系,“但身边的人都对我说:‘你不懂外交,千万别去,它不属于你。’”

    为何他人这么说呢?“那是因为我常会说出一些愚蠢的话。”但在内心深处,他明白自己对葡萄酒驾驭得当,也习惯生活在有葡萄酒的环境里,那才是他该走的路。

    “父亲问过我,是否要继续大学?我说:‘不’,当时就是一心想学习做生意。”可惜,在他20岁那年,父亲将家族经营的葡萄酒批发和零售生意脱手给人,在没有家族生意的情况下,他何去何从?

    此时,幸好父亲有个来自波尔多的商人朋友要把他带在身边,给他学习经营生意的机会,他说,那人是著名的波尔多酒商艾伦西塞(Allan Sichel),也就是帕玛堡(Chateau Palmer)的共同拥有人。他从基层做起,一步一脚印,从葡萄园做到酒窖再到办公室,但他由始至终最爱的工作环境还是葡萄园,“在偌大的园里,细心照料葡萄树,看着葡萄健康成长成熟。”期间,老板有一回问他是否有意成为酿酒师?他不假思索就点头同意,于是,他得到被送往波尔多大学(Bordeaux University)攻读酿酒学的机会,从而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半工读生涯。

    直至那一天,老板对他说:“现在你可以到办公室来工作了。”他于是一脚踏进去,从勤杂员开始做起,追随父亲的步伐,踏着攀登云端的阶梯,一步步坐上销售董事的位置。后来他的销售足迹遍及世界,把西塞酒庄的葡萄酒,包括旗舰的帕玛酒庄的酒推销到各地,“其实我最大的心愿是当个酿酒师,这心愿直到50岁左右才达成。”那些命中注定的事,要来的始终会来。

    一直以来,约翰萨维最爱的地方是葡萄园,看着葡萄成熟时的模样,他说,那种感觉特别美好。图为他在中国张裕集团位于山东烟台的葡萄园。
    一直以来,约翰萨维最爱的地方是葡萄园,看着葡萄成熟时的模样,他说,那种感觉特别美好。图为他在中国张裕集团位于山东烟台的葡萄园。

    考试酒喝过量遭投诉

    约翰萨维对葡萄酒的求知欲未停过,这也是为何他在40岁来临前,决心要当上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这是英国葡萄酒大师协会(The Institute of Masters of Wine)颁发的专业认证,“葡萄酒大师”被视为葡萄酒界的最高标准,因此,要获得此名号一点都不易。

    “我花了四年通过考试,第一次考试在1966年。”只是,在他的记忆里,印象深刻的并非考试有多难,而是他做了一件让大家都刮目相看且无法忘记的事。

    “考试当中有个品酒环节,当时,考官提供的雪莉酒特好喝,我就这样一直喝一直喝,结果喝太多,导致其他考生投诉没有足够的葡萄酒品尝了。”结果,他还是没通过考试。此事发生后,他收到一封信,信中声明,若他再次出现这种状况,就不能成为“葡萄酒大师”了。尽管如此,他一点都不觉得这是破格的事,“我把信都镶起来了呢!”

    刘锦龙及时提醒他:“当时你喝的是威廉汉特酒庄(Williams & Humbert)的Dos Cortado。”他追问他如何知道?“有记录在Master of Wine的网站呀!”他接着说:“你们怎么都知道我不知道的事呢?”说到这个考试,在品酒部分考生必需品尝考官提供的几个酒款,并说出该葡萄酒源自哪国、哪年酿制、能保存多少年等关键内容。除了品酒,还要在理论跟论文书写部分全数通关才行。

    这系列考试,要求考生完整了解葡萄酒世界,他表示,相较于他过去考的试,现在要通过“葡萄酒大师”这道关卡越来越有挑战,“五六十年前,只要懂得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再加一点南非葡萄酒就足以应付考试了。”

    随着全球葡萄酒新兴产区的相继出现,以致这项考试的内容越来越来庞杂,无论如何,唯有通过所有部分考核的考生,才有资格成为“葡萄酒大师”,也才能在名片,或自我介绍时加上“MW”二字。

    20181224fe_INTERVIEW_MASTER_OF_WINE_JOHN_SALVI_03

    鉴定葡萄酒款真伪
    “酒”经训练不自负

    由于他对葡萄酒见闻广博,知识丰富,如今他还是葡萄酒鉴定师,负责鉴定稀有葡萄酒款的真伪,“有的超过100年,甚至150年之久,这些酒全球可能也只有10瓶罢了。”鉴定稀有葡萄酒的真伪,他指出,有时可从葡萄酒的酒标辨识,有时则必须把葡萄酒送到实验室分析,若有历史资料作对照则更好。

    经过数十年训练,经验老到的他可依靠过去的历练做出判断,但鉴定过程仍要小心冀冀,尽所能做最全面的研究与分析,“那是因为涉及的葡萄酒售价不凡,一旦误判,有可能惹上官司。”尽管步步为营,他仍做得愉快,“对我而言,这是有趣的任务。”每次完成一个正确无误的鉴定任务,他会有说不出的愉快!“开心到要回家开香槟喝了,这可以减压呀!”

    语毕,他大笑起来。说到喝酒,他早在22年前就停止了,“一度喝过量了,有时一天要喝上百种酒,健康难免出状况,医生警告想要活下来,就得听话呀!”他现时当葡萄酒比赛评审,都是轻啜一口,含在口中停留一会儿,再吐出来,接着仔细品尝口中余味。他到过35个国家当葡萄酒比赛评审,如今持续进行中,他给我细数接下来的评审行程,“上个月我在中国、下个月会到美国德克萨斯州(Texas)、二月则会前往印度……”

    岁月在这双手留下了时间痕迹,这双手也在岁月中写出法国葡萄酒的博大精深。
    岁月在这双手留下了时间痕迹,这双手也在岁月中写出法国葡萄酒的博大精深。

    活在当下不做规划

    年事已高的约翰萨维如何保持脑力和魄力?他开玩笑说:“楼下呀!(他指的是中医馆)”尔后,他说自己不是会照顾自己的人,“但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此时,他提及了两位故友,“我们三人情谊非常好,我热爱烹饪,我们常一起用葡萄酒煮菜。他们也常对我说:‘约翰,你将是最先离开的那个,因为你喝太多、吃太多,也不懂照顾身子。’”

    “可是,他们先后在四十年前和二十年前走了,如今剩下了我。”虽然用不悲伤的语气忆亡友,但他说,这些年是孤独的,他常思考当中的不公平。“不是吗?他们是如此悉心照顾自己。”现场无人能回答这道问题,只以微笑来回应。

    他一直让自己活在当下,不规划,生活里有什么就怎么过,重点是他喜欢与人与世界沟通。除了担任评审跟参赛者交流,他也给葡萄酒高级品酒班授课,更是专业的葡萄酒文字工作者。若非走在世界某个国家的路上,回到法国家中的他,通常会在早上用过早餐后阅报、检查电邮,然后就开始书写工作,午饭后小睡一会儿,晚上专注于书写天气报告。

    热爱书写用字堆砌

    现在的他,定期从波尔多天文台收到官方天气报告,然后依据阳光光照、最高气温、降雨量多少等数据与葡萄园情况结合,再做出全面分析。“我必须细究当下的气候对葡萄起着怎样的影响。”他说,天气与葡萄酒息息相关,它从葡萄藤吐出花苞,到葡萄收割时的阶段起着关键作用,“若降雨量多,这会导致葡萄质量下降;换作阳光充足,葡萄里的糖分就会提高。”

    “天气成就了葡萄酒。”他坦言,自己无法预测葡萄酒的好与不好,但可通过数据来分析葡萄酒的结构,写出为何它是那样的?他的常月报告,是给葡萄酒行人士订阅的专业指标。为此,不管他身在法国还是世界任何一处,每隔几天都会抽时间履行书写任务。渐渐的,他发现在飞机上是最佳的书写地方,“没人会来干扰。”他笑称自己是旧派文字工作者,先写在纸上,再用“弹指(食指)神功”把内容输入电脑。

    此外,他每年都会为常月报告做总结,并在下一年四月以前公布这分常年报告。那是因为每年四月是上一年新酒酿成时,全球酒评家、媒体、酒商等人,皆聚集在波尔多品评新鲜出炉的新酒,同时估价。

    彼时彼刻,他的常年报告成了大家引颈常盼且有参考价值的报告。他的其他文章也出现在西班牙、美国、香港、印度等地的杂志与网站,以文字跟世界葡萄酒爱好者沟通,“我爱书写。”文字留住了他用葡萄酒堆砌的生命。

    后记:转眼间,在这个领域已经62年啦!约翰萨维突然笑着对我们吐露这番心底话。一个人、一件事、一条路、一甲子时间,天晓得,这需要耐得住多少的孤独难行呀!我想,唯有忘了自己,忘了时间,忘了江湖,方能处于如此怡然自得的境界吧!

    今日登场: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约翰萨维伯爵(Count John Umberto Salvi)
    特约:子若
    图:岑家豪、Chris Low提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