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酒”负盛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架势堂‧“酒”负盛名



一个人、一件事、一条路、一甲子,天晓得,他是耐了多少孤独难行才对得住”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这个葡萄酒世界里最高的称号。约翰萨维伯爵(Count John Umberto Salvi),这可是世界葡萄酒领域里一个掷地有声的名字;他来自英国伦敦,却在法国葡萄酒的呼唤下,远走他乡,一走就是大半辈子,也走出葡萄酒大半壁江山。

早在1970年,约翰萨维伯爵(Count John Umberto Salvi)取得葡萄酒界的最高荣耀──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简称MW),可是当今世上最早一批葡萄酒大师,时至今日,全球只有380人。按常理与像他这样背景的人的访谈地点,理应是在酒庄或餐厅见面;不是与大师共饮一杯葡萄酒,至少也同啜一口葡萄酒。只是,凡事不是必然,事实总在想像之外。

我们相约在养正中医馆见面,他让中医师把脉问诊后,我们一起喝的是过渡型野生古树茶。看他专心品茶的模样,看他描述有层次感的茶香,好像在分析他非常熟悉的法国波尔多(Bordeaux)葡萄酒。

1937年他在英国伦敦出生,82岁的他除了行动有些不便,精神状态乃至是谈吐举止一点不显老。他不忘叮咛带他前来的徒弟刘锦龙(Chris Low,大马葡萄酒专家)一定要带他去玩好玩的,吃好吃的,不能闷着他。

他甚至向我们埋怨,刘在前晚竟然晚上八点半就回家了,“无所事事,闷呀!应该去听点音乐、喝点东西,我不知道,至少要做些事情啊!”只能说,他是个有点淘气不太乖的长者。

除了法国之外,他也是中国、俄罗斯、印度等国葡萄酒庄的酿酒师顾问,时至今日,他依然过着周游列国的生活。据刘披露,约翰萨维就这样一个人拖着行囊走天下,每飞到一个地方就由当地人接待,不摆大师款,也不给别人添麻烦。

他之所以全球走透透,无非是把他至今所学、所爱的葡萄酒与葡萄酒知识,跟全球的爱好者共享。不论是波尔多、勃艮第(Burgundy)、卢瓦尔河(the Loire)、罗纳河谷(the Rhone Valley)、皮埃蒙特(Piedmont)、托斯卡纳(Tuscany)、南非(South Africa),还是波尔图(Porto)和雪莉(Sherry)区域的葡萄酒,只要你想知道的,他都乐意给你提意见或讯息。如此丰厚的葡萄酒知识,来自他出生在英国的酒商之家,自幼就在葡萄酒的香气中长大。

20181224fe_INTERVIEW_MASTER_OF_WINE_JOHN_SALVI_01

从基层攀上最高层

“父亲当初在贩卖葡萄酒的店铺工作,从公司的送信员做起,一直做到董事经理,最终出任英国葡萄酒及烈酒协会(Wine and Spirit Association of Great Britain)主席。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约翰萨维跟葡萄酒的不解之缘在人之初就结下了,“打从四岁起,我就开始喝葡萄酒了,一点点的葡萄酒加上水。”常喝吗?“每天都在喝呀!”葡萄酒于他有如白开水之于我们般稀松平常。

早年在英国著名的威斯敏斯特中学(Westminster School)受教育,毕业后他投身英军,当了两年情报人员。念书时期,他本来打算攻读外交系,“但身边的人都对我说:‘你不懂外交,千万别去,它不属于你。’”

为何他人这么说呢?“那是因为我常会说出一些愚蠢的话。”但在内心深处,他明白自己对葡萄酒驾驭得当,也习惯生活在有葡萄酒的环境里,那才是他该走的路。

“父亲问过我,是否要继续大学?我说:‘不’,当时就是一心想学习做生意。”可惜,在他20岁那年,父亲将家族经营的葡萄酒批发和零售生意脱手给人,在没有家族生意的情况下,他何去何从?

此时,幸好父亲有个来自波尔多的商人朋友要把他带在身边,给他学习经营生意的机会,他说,那人是著名的波尔多酒商艾伦西塞(Allan Sichel),也就是帕玛堡(Chateau Palmer)的共同拥有人。他从基层做起,一步一脚印,从葡萄园做到酒窖再到办公室,但他由始至终最爱的工作环境还是葡萄园,“在偌大的园里,细心照料葡萄树,看着葡萄健康成长成熟。”期间,老板有一回问他是否有意成为酿酒师?他不假思索就点头同意,于是,他得到被送往波尔多大学(Bordeaux University)攻读酿酒学的机会,从而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半工读生涯。

直至那一天,老板对他说:“现在你可以到办公室来工作了。”他于是一脚踏进去,从勤杂员开始做起,追随父亲的步伐,踏着攀登云端的阶梯,一步步坐上销售董事的位置。后来他的销售足迹遍及世界,把西塞酒庄的葡萄酒,包括旗舰的帕玛酒庄的酒推销到各地,“其实我最大的心愿是当个酿酒师,这心愿直到50岁左右才达成。”那些命中注定的事,要来的始终会来。

一直以来,约翰萨维最爱的地方是葡萄园,看着葡萄成熟时的模样,他说,那种感觉特别美好。图为他在中国张裕集团位于山东烟台的葡萄园。
一直以来,约翰萨维最爱的地方是葡萄园,看着葡萄成熟时的模样,他说,那种感觉特别美好。图为他在中国张裕集团位于山东烟台的葡萄园。

考试酒喝过量遭投诉

约翰萨维对葡萄酒的求知欲未停过,这也是为何他在40岁来临前,决心要当上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这是英国葡萄酒大师协会(The Institute of Masters of Wine)颁发的专业认证,“葡萄酒大师”被视为葡萄酒界的最高标准,因此,要获得此名号一点都不易。

“我花了四年通过考试,第一次考试在1966年。”只是,在他的记忆里,印象深刻的并非考试有多难,而是他做了一件让大家都刮目相看且无法忘记的事。

“考试当中有个品酒环节,当时,考官提供的雪莉酒特好喝,我就这样一直喝一直喝,结果喝太多,导致其他考生投诉没有足够的葡萄酒品尝了。”结果,他还是没通过考试。此事发生后,他收到一封信,信中声明,若他再次出现这种状况,就不能成为“葡萄酒大师”了。尽管如此,他一点都不觉得这是破格的事,“我把信都镶起来了呢!”

刘锦龙及时提醒他:“当时你喝的是威廉汉特酒庄(Williams & Humbert)的Dos Cortado。”他追问他如何知道?“有记录在Master of Wine的网站呀!”他接着说:“你们怎么都知道我不知道的事呢?”说到这个考试,在品酒部分考生必需品尝考官提供的几个酒款,并说出该葡萄酒源自哪国、哪年酿制、能保存多少年等关键内容。除了品酒,还要在理论跟论文书写部分全数通关才行。

这系列考试,要求考生完整了解葡萄酒世界,他表示,相较于他过去考的试,现在要通过“葡萄酒大师”这道关卡越来越有挑战,“五六十年前,只要懂得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再加一点南非葡萄酒就足以应付考试了。”

随着全球葡萄酒新兴产区的相继出现,以致这项考试的内容越来越来庞杂,无论如何,唯有通过所有部分考核的考生,才有资格成为“葡萄酒大师”,也才能在名片,或自我介绍时加上“MW”二字。

20181224fe_INTERVIEW_MASTER_OF_WINE_JOHN_SALVI_03

鉴定葡萄酒款真伪
“酒”经训练不自负

由于他对葡萄酒见闻广博,知识丰富,如今他还是葡萄酒鉴定师,负责鉴定稀有葡萄酒款的真伪,“有的超过100年,甚至150年之久,这些酒全球可能也只有10瓶罢了。”鉴定稀有葡萄酒的真伪,他指出,有时可从葡萄酒的酒标辨识,有时则必须把葡萄酒送到实验室分析,若有历史资料作对照则更好。

经过数十年训练,经验老到的他可依靠过去的历练做出判断,但鉴定过程仍要小心冀冀,尽所能做最全面的研究与分析,“那是因为涉及的葡萄酒售价不凡,一旦误判,有可能惹上官司。”尽管步步为营,他仍做得愉快,“对我而言,这是有趣的任务。”每次完成一个正确无误的鉴定任务,他会有说不出的愉快!“开心到要回家开香槟喝了,这可以减压呀!”

语毕,他大笑起来。说到喝酒,他早在22年前就停止了,“一度喝过量了,有时一天要喝上百种酒,健康难免出状况,医生警告想要活下来,就得听话呀!”他现时当葡萄酒比赛评审,都是轻啜一口,含在口中停留一会儿,再吐出来,接着仔细品尝口中余味。他到过35个国家当葡萄酒比赛评审,如今持续进行中,他给我细数接下来的评审行程,“上个月我在中国、下个月会到美国德克萨斯州(Texas)、二月则会前往印度……”

岁月在这双手留下了时间痕迹,这双手也在岁月中写出法国葡萄酒的博大精深。
岁月在这双手留下了时间痕迹,这双手也在岁月中写出法国葡萄酒的博大精深。

活在当下不做规划

年事已高的约翰萨维如何保持脑力和魄力?他开玩笑说:“楼下呀!(他指的是中医馆)”尔后,他说自己不是会照顾自己的人,“但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此时,他提及了两位故友,“我们三人情谊非常好,我热爱烹饪,我们常一起用葡萄酒煮菜。他们也常对我说:‘约翰,你将是最先离开的那个,因为你喝太多、吃太多,也不懂照顾身子。’”

“可是,他们先后在四十年前和二十年前走了,如今剩下了我。”虽然用不悲伤的语气忆亡友,但他说,这些年是孤独的,他常思考当中的不公平。“不是吗?他们是如此悉心照顾自己。”现场无人能回答这道问题,只以微笑来回应。

他一直让自己活在当下,不规划,生活里有什么就怎么过,重点是他喜欢与人与世界沟通。除了担任评审跟参赛者交流,他也给葡萄酒高级品酒班授课,更是专业的葡萄酒文字工作者。若非走在世界某个国家的路上,回到法国家中的他,通常会在早上用过早餐后阅报、检查电邮,然后就开始书写工作,午饭后小睡一会儿,晚上专注于书写天气报告。

热爱书写用字堆砌

现在的他,定期从波尔多天文台收到官方天气报告,然后依据阳光光照、最高气温、降雨量多少等数据与葡萄园情况结合,再做出全面分析。“我必须细究当下的气候对葡萄起着怎样的影响。”他说,天气与葡萄酒息息相关,它从葡萄藤吐出花苞,到葡萄收割时的阶段起着关键作用,“若降雨量多,这会导致葡萄质量下降;换作阳光充足,葡萄里的糖分就会提高。”

“天气成就了葡萄酒。”他坦言,自己无法预测葡萄酒的好与不好,但可通过数据来分析葡萄酒的结构,写出为何它是那样的?他的常月报告,是给葡萄酒行人士订阅的专业指标。为此,不管他身在法国还是世界任何一处,每隔几天都会抽时间履行书写任务。渐渐的,他发现在飞机上是最佳的书写地方,“没人会来干扰。”他笑称自己是旧派文字工作者,先写在纸上,再用“弹指(食指)神功”把内容输入电脑。

此外,他每年都会为常月报告做总结,并在下一年四月以前公布这分常年报告。那是因为每年四月是上一年新酒酿成时,全球酒评家、媒体、酒商等人,皆聚集在波尔多品评新鲜出炉的新酒,同时估价。

彼时彼刻,他的常年报告成了大家引颈常盼且有参考价值的报告。他的其他文章也出现在西班牙、美国、香港、印度等地的杂志与网站,以文字跟世界葡萄酒爱好者沟通,“我爱书写。”文字留住了他用葡萄酒堆砌的生命。

后记:转眼间,在这个领域已经62年啦!约翰萨维突然笑着对我们吐露这番心底话。一个人、一件事、一条路、一甲子时间,天晓得,这需要耐得住多少的孤独难行呀!我想,唯有忘了自己,忘了时间,忘了江湖,方能处于如此怡然自得的境界吧!

今日登场: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约翰萨维伯爵(Count John Umberto Salvi)
特约:子若
图:岑家豪、Chris Low提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