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偶有牵挂,别让它走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势堂‧偶有牵挂,别让它走远!

    传统潮艺(传统戏、木偶剧)好似不知不觉在我们生活中淡去,人人滑着手机,迷着韩剧日剧,谁还会在乎这日薄西山的传统艺术!
    然而,海外贵宾驾到,我们可有什么文化瑰宝,是自己引以为傲,让贵客嘉宾大开眼界的?
    一段戏曲、一折偶戏,适时上阵,赢得远方客人的赞赏,顿时敲醒我们的脑袋,为何靠得这般近的我们,却让它走远了……
    <b>架势人物</b>——</font>槟城潮艺馆馆长<b>金玉楼春木偶剧团操偶师</b><font color=blue>吴慧玲</font>
    架势人物——槟城潮艺馆馆长金玉楼春木偶剧团操偶师吴慧玲

    传统迎槟不输阵
    潮艺名扬至英伦



    吴慧玲出身传统潮州木偶剧家庭,尚未接触这个世界,在妈妈肚子已经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以至后来名正言顺走上潮艺这条路……

    英国与我国建交60周年(2017年),当时,英国查理斯王储(Charles, Prince of Wales)携同夫人卡米拉(Camilla, Duchess of Cornwall)官访大马,把足迹留在了吉隆坡、砂拉越、霹雳,他们的最后一站安排在槟城。

    岛屿上有贵宾自远方来,除了用马来西亚的天气来表现爱,也用马来西亚的传统来迎宾。那一天,卡米拉踏入我国首间潮州戏曲艺术馆——潮艺馆(Teochew Puppet & Opera House),作为槟城潮艺馆馆长,也是金玉楼春木偶剧团操偶师的吴慧玲,她自然要以全副“戏”装来亲迎贵宾。

    如今,回想起发生在去年11月份,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当天来了很多媒体,很多保安,“就是很多很多的人。”当天,除了给卡米拉讲解潮艺馆的历史,也即场给她唱一段戏曲、演一折偶戏。

    “她很安静地在观赏我们为她呈献的一切。”完了以后,兴致勃勃的卡米拉也在现场学起操偶技巧来了,“她有说,她也要当个操偶师。”

    卡米拉在潮艺馆听了解说后,也随兴而操作起潮洲铁枝木偶来了,陪伴在侧的是吴慧玲(左)和女中音林彩菱(中)。
    卡米拉在潮艺馆听了解说后,也随兴而操作起潮洲铁枝木偶来了,陪伴在侧的是吴慧玲(左)和女中音林彩菱(中)。

    后来,卡米拉到潮艺馆一游的新闻登上了英国《伦敦旗帜晚报》(London Evening Standard),照片中,但见卡米拉正在开心地操作潮州铁枝木偶。

    这是一个怎样的传统技艺,让远方客人看了玩得乐开怀,反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我们似乎不曾花时间去了解乡音、乡文化,让它变得既近又远,既远又近。

    趁着吴慧玲从槟城前来吉隆坡出席大马十大杰青奖颁奖典礼(她是30强入围者之一),我们在颁奖典礼结束后,邀她在午夜时分做客《架势堂》,给读者们细述她与潮州铁枝木偶千丝万缕的关系。

    有心学习 天下皆学堂

    熟熟悉吴慧玲的人都叫她“Ling Goh”,于1981年在槟城出生,她是2008年获得槟城古迹信托会颁发槟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奖的我国潮州木偶剧师傅杜爱花(67岁)四个儿女中排行第三的孩子。

    虽然现年只有37岁,但她打从7岁就开始接触这门技艺了,“外婆唱潮州大戏、妈妈做潮州木偶戏,她们都是干这一行的,所以,我从小就跟着妈妈到各个演出地点,长大后,顺理成章就投身到这行业里。”

    但其实,更正确的说法是,她打从娘胎开始就接触到潮州戏剧了,“在怀孕期间,妈妈都未停止表演木偶剧 。”出世以后,她更是在潮州戏剧表演氛围中长大,以最接近的距离吸取最多的精华。

    她是她家潮州铁枝木偶技艺第四代传人,据她透露,其家族第五代成员已开始踏入这道艺术之门了。

    传统之所以成为传统,全因人的传承。外婆把唱戏的技艺传给了妈妈杜爱花,妈妈再传给吴慧玲,如今她说要以潮艺馆来让人们穿越古早技艺,也让它穿过新时代,走向未来新世界。
    传统之所以成为传统,全因人的传承。外婆把唱戏的技艺传给了妈妈杜爱花,妈妈再传给吴慧玲,如今她说要以潮艺馆来让人们穿越古早技艺,也让它穿过新时代,走向未来新世界。

    辍学,童年在剧团度过

    她的妈妈于1989年创办金玉楼春潮州木偶剧团,这是以潮剧为表演形式的木偶剧团,也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木偶剧团,“当时,剧团工人少,于是不时会去帮父母做这件事,后来忙于剧团的事就很少上学。”

    她于十五六岁毅然选择辍学,开始全职投入到这个工作中,“那是一段没有童年的生活,常常要跟着父母亲去唱戏。”她忆述,别的童伴在参加学校活动、在玩耍的时候,她都在工作中度过。

    “我们是按照农历过日子的,所以,当别人在假期时,我在做工;我在假期时,别人又在做工,似乎接触不到外面的世界。”始终相信,老天爷关了你一扇门,必会为你开一扇窗。

    这些年来,她用行动告诉我们,当年的辍学路不过是所有生命中的一个殊途,一个人只要有强烈学习心,天下处处皆学堂。如今,她不也在潮州木偶剧领域成就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和一方土地吗?

    在潮州木偶戏世家薰陶下,除了掌握扎实的木偶操控基本功,以及各行当的表演技巧外,她还能唱、能演,亦精通司鼓、扬琴等各种潮州乐器。

    后来,她也跟中国汕头戏曲学校的林蕴育老师学习身段表演,向王少瑜老师学习唱腔;与此同时,她也是中国国家级潮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姚旋秋海外入室弟子。

    吴慧玲于2014年把慕韩别墅创办成潮艺馆,继续传承、创新,以及推广潮州戏曲文化。
    吴慧玲于2014年把慕韩别墅创办成潮艺馆,继续传承、创新,以及推广潮州戏曲文化。
    吴慧玲穿起潮剧里武生的戏服,架势十足的模样反映出她在这个新时代里,仍义无反顾发扬且传承传统技艺的豪情壮志。
    吴慧玲穿起潮剧里武生的戏服,架势十足的模样反映出她在这个新时代里,仍义无反顾发扬且传承传统技艺的豪情壮志。

    弄傀三根铁
    撑起一片春!

    潮州铁枝木偶,亦称“皮猴”或“纸影”(潮州话),这是中国广东省潮州地区独有的傀儡戏。

    木偶没有人的七情六欲,而是一具神圣的偶像,具有镇鬼辟邪作用,至今许多庙宇赛愿酬神之际,都会先请戏班公演木偶戏挡煞消灾,再演大戏。

    “潮州木偶剧最大的特色是语言,以及木偶的操作方式。”基本上,不同的剧种有不同的木偶表演方式,“好像我们的潮州偶戏是用铁枝偶,木偶由三根铁枝支撑着。”

    “其实,潮州铁枝偶是从皮影戏转变过来的,而这个皮影戏源自于中国,并非我们所熟悉的马来皮影戏。”

    “在形式上,两者是一样的,同样都是以三支支杆操作和用牛皮制作戏偶,两者不同点在于,马来皮影戏操偶方式是以枝杆由下往上操作,而中国皮影戏则是从背后进行操控。”

    “这个皮影戏源自中国北方,随着岁月推进,跟着人们迁徙到南方,最终在广东、福建、潮州等地落脚,在潮洲的当地人开始学习这门技艺,也逐步为它进行改革和拓展。”

    吴慧玲的妈妈杜爱花是我国潮州木偶剧师傅,也是槟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吴慧玲的妈妈杜爱花是我国潮州木偶剧师傅,也是槟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视觉效果更丰富

    “当地人有感这戏应该改以潮州话来唱,所以,刚开始采用了官话,这也是为何至今仍有木偶戏还保留着那时的官腔。”

    “后来,人们又觉得,皮影的视觉不够丰富,于是以潮州传统手工艺术来为戏偶进行改良。”她透露,潮州向来精通于泥塑,因此,铁枝木偶的偶头后来是用红泥塑成。

    “戏偶的身体原来是草制,后来改以木材质;鞋子更采用了潮州人擅长的木雕工艺来制成;至于戏偶的手脚则是用铁丝和纸扎成,然后上色,最后形成了一个立体的戏偶,这就不再是昔日的皮影戏偶了。”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它依然保留着皮影戏最古老的操作方式,只是原来的皮影戏偶比较薄,改进以后,木偶有了重量,操偶师就需要多加点劲和力了。”她接着笑言:“全靠我们的臂力啊。”

    除了操作木偶,操偶师还需要会唱戏且通晓音乐,“所以说,潮州铁枝木偶是一项综合艺术,可以学、要学的东西非常多,但未必每个人都会或都能做到操偶兼唱戏,胥视个人的艺术细胞。”

    “木偶戏最大的两个部分就是操偶和唱戏,我则会敲鼓还有打音乐,重点是,我们的表演都是现场的。”

    一般而言,一个潮州铁枝木偶团会有两三位操偶师、一位锣鼓手,以及数位负责敲击乐器、扬琴,唢呐等等的乐手,“在鼎盛时期,一个团大概有15人,随着通晓这传统音乐的乐手买少见少,如今负责音乐部分的乐手也仅剩两三位罢了。”

    在那只能把黑白定格的年代,这张相片拍出吴慧玲外婆杨大妹出演小生的英姿,为她家族后代留住记忆,也给大时代留下文化烙印。
    在那只能把黑白定格的年代,这张相片拍出吴慧玲外婆杨大妹出演小生的英姿,为她家族后代留住记忆,也给大时代留下文化烙印。

    还在妈妈肚里 已接受潮剧洗礼

    吴慧玲所属的金玉楼春潮州木偶剧团,其前身为“老荣秀春班”,“这是妈妈的师父从中国下南洋时一并把这个团也带到来这块土地上。”吴慧玲的妈妈杜爱花于13岁就进入老荣秀春班当学徒。

    在更早之前,她的外曾祖父把潮州大戏搬过来,“所以,外婆跟舅舅都是演戏的,妈妈却没有走上演大戏的路。”她解释,当时社会的工作少,生活清苦,“妈妈在外面流荡的时候,就被带到去木偶戏班当学徒。”

    也许是血液里就是流着艺术的基因吧,“我们家族的每一个妈妈,即便怀孕也是唱戏、做戏做到生为止,我觉得,这是胎教。”

    她说道,妈妈继承了外婆的艺术细胞,用心且勤奋的学习,深获老班主重用,最后成为一位出色的女司鼓,并在木偶团里演出小生角色。

    “偶团跟潮州大戏其实有很多共同点,差别在于前者是偶,后者是人。至于音乐,大同小异。”她继续说道:“妈妈后来成了团里的灵魂人物,她从12岁到67岁都在做这一行,直至现在都还在做。”

    后来,老班主年事渐高,加上其家族无人愿意继承木偶团业,因此,其母亲便向老班主献议买下戏班,随后将之易名为“金玉楼春班”,“我们四兄弟姐妹都跟着妈妈做。”

    她自小就学习演偶剧,直至20多岁才开始学习唱大戏,“现在除了可以做大戏,也可以做木偶戏。”除了酬神戏,丧事或喜事也会邀请该团去作表演,“过往,酬神戏和丧事是我们的主要经济来源。”

    一直都跟在妈妈身边,后者以言传身授来教她做人的道理,“妈妈经常都会对我们说,艺术占三分,做人处事占七分,一个人技艺再好,若是做人不好也没有用。”

    “虽然妈妈不曾受过教育,但是,她用行动告诉大家,学做戏之前要先学会做人。”这是老一辈艺人珍贵之处,他们留给后辈不只是行艺,更是品行。

    她说,从妈妈那里学会传统戏曲,也学到了华人传统美德,包括:“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这八德,“这是做人基本需要有的,戏曲里的故事都在传递这八德。”在她的世界里,戏里戏外都是生命学堂。

    一直以来,金玉楼春潮州木偶剧团以演中国潮剧的优秀剧目著称,如《春草闯堂》、《金花女》、《告亲夫》 、《赵氏孤儿》、《柴房会》、《梅亭雪》、《龙女情》等四十多个剧目。

    潮州木偶源自中国北方的皮影戏,当它随着人们迁徙的足迹去到潮州之后,融入了当地泥塑与木雕的传统手工艺精华后,成了今日人们看到有分量亦有重量的立体戏偶。
    潮州木偶源自中国北方的皮影戏,当它随着人们迁徙的足迹去到潮州之后,融入了当地泥塑与木雕的传统手工艺精华后,成了今日人们看到有分量亦有重量的立体戏偶。

    给年轻人传授文化正能量

    吴慧玲曾在2009年创办金玉楼春潮剧团,集合了本地、中国、泰国三十多个团员,艰辛的走了四年,在2013年结束剧团,那个五月天,她把最后两晚的封箱戏带上槟城表演艺术中心大舞台。

    潮剧团的结束,却是潮艺馆的开始,2014年,她于槟城慕韩别墅创办潮艺馆,旨在继续传承、创新与推广潮州戏曲艺术文化,“为它做一个小小的革新。”

    据她所说,潮艺馆是个小型博物馆,“它里面可以让人看到戏偶的制作过程,同时也有工作室、办学习营等等。”她之所以努力不竭,无非想让这个传统可以可以接触更多年轻人,“我们跟年轻人的距离太远了。”

    为了重新拉近彼此的距离,年轻人听不懂潮语,她为他们制作LED中/英文字幕,甚至改用他们听得明白的语言,“希望年轻人可以停下脚步,看懂我们的故事,再引领他们去欣赏故事的德、方言的美。”

    为了配合年轻人的生活习惯,她也尝试通过社交媒体,例如上传照片与视频去吸引年轻人的目光,但在这一连串动作的背后,她要说的话不止于此。

    在这个凡事都讲求快速的时代里,她要用那缓慢但凝聚了毕生功力的肢体语言,让观众知道,台上每一个招式、每一步路,那都是演员们耗了不少岁月练就而成的。

    “至于剧目的内容,那也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故事围绕在中国历史故事、民间传说,神话故事等等,当然也不缺新编的剧目。”随着当下社会环境的杂乱,她执意将中国文化里的正能量传播出去。

    站在乡音、乡文化面前,吴慧玲这个新生代福建人(惊讶吧,她居然不是潮州人)是个不折不扣的踏实人,她责无旁贷扛起传承潮州艺术的重责大任,为它闯一条未来大道。心若有光,明天就会更好!

    春心荡漾之潮州铁枝木偶剧

    在明年春节来临前,吴慧玲跟她的团员即将到吉隆坡声活小戏场走一回,在一项以“春心荡漾”为名的春节活动中,给城里的人带来《西游记之盘丝洞 》、《桃花过渡》与《柴房会 》三个传统潮州铁枝木偶剧目,让大家在苍苍洪流中追溯时代,传递古早的温暖,耕耘一片常春之地。

    ★《西游记之盘丝洞》
    19/1/2019(星期六)11am、3pm、8pm
    ★《桃花过渡&柴房会》
    20/1/2019(星期日)11am、3pm、8pm
    ★演出地点:声活小戏场The Play Haus Theatre
    ★票价:RM55(自由入座)
    ★咨询热线:+6011-16829929

    特约:子若
    图:Taka/受访者提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