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年代(第23篇)‧ 1996年 金宝山洪惨剧 48人被夺命

每周五登场

1996年8月29日傍晚6时许,霹雳金宝波斯迪邦原住民村爆发山洪,宛如万马奔腾的洪水,滚滚冲向村落,村民争相逃命,尖叫声响彻云霄。虽然很多原住民在事发时,都来得及逃到地势比较高的地方而逃过一劫,然而,还是有48人因逃避不及,被洪水卷走失踪!



(本报特别整理报导)

这场霹雳史上最严重的洪涝,所造成的破坏力令人惊心动魄。灾区离金宝约30公里,山路崎岖,泥浆堆积,外人要出入灾区范围都非常不容易。

原住民村落经历山洪事件后,被浸泡在一片泥浆当中。

该区原本住着100户原住民家庭,山洪将其中30多户家庭冲走,让多人痛失家园之余,还得承受丧亲之痛。死者的遗体多数是在南北大道旁边的油棕园内找到,一些则在9公里桥梁处和其他地方,都离开原本的地方几英里之外。

其中一户一家10口,担任油棕园工头的颜松木,外出购物一阵子,回来时屋子已经不见了;9个家人中也不见了6人,只有妻子和2名女儿侥幸逃生,顿时让这一家之主老泪纵横。

一名参与拯救行动的消拯员形容,山洪爆发时,遭山洪摧毁的原住民村落,犹如被投下一枚威力强大的炸弹,屋子被洪水“炸”得支离破碎,洪水也将两岸旁的大树连根拔起。当地原住民说,山洪爆发前,该地区一个星期天天下雨,大家做梦也没想到,看似普通的豪雨,却引发山洪,卷走48名村民。

赶抵灾场的救灾队伍,在漆黑中徒步寻尸,他们只要嗅到尸臭味,就会展开挖掘工作,唯却往往空手而归。长时间的体力消耗,让他们开始吃不消,因此每名队员在值班后,皆脸露倦容及无精打采。

救援队伍在黑暗中进行搜救,不敢停下脚步,以免错过救援黄金时间。

灾后两天,当地又下了一场数小时的倾盆大雨,导致搜救工作一度受阻。但这些救灾人员仍没有停歇,这百余人为了更有效的工作,分成6组,沿着河两岸搜索。

雪州淡江塌楼事件后成立的大马特别行动灾难援救队伍(SMART TEAM),在灾后4小时才抵达灾场,没有及时参与救灾行动,让他们一度成为其他部队的讨论对象,还遭受国人质疑及炮轰。

随着一具一具罹难者尸体被移出,仍失踪的居民尚存活的希望宣告落空,这些失踪者的家人苦守灾区范围,等来的却是寻获家人尸首的噩耗。

救灾队伍动用神手进行挖掘,以将埋在泥泞中的罹难者遗体移出。

罹难者中,除了有原住民外,还有年迈的华裔老人及数名小孩,他们被发现时,全身布满泥泞,他们的尸首大多被卡在支离破碎的树身枝桠之间,口中还塞满泥浆,死状非常恐怖。

一具华裔男童的遗体在泥浆下被发现,他的口中还塞满泥土,死状恐怖。

台湾台中全国大饭店主厨张煌和的太太颜霞仙与两名儿子张健毅(时年6岁)及张健洪(时年4岁),也在山洪事件中罹难。张煌和接获噩耗后,立即从台湾赶来灾区,为3人办理身后事后,并将骨灰带返台湾。

张煌和痛失3名至亲,一家四口的合影,在灾后只能成为回忆。

所有罹难者的遗体皆被送往金宝医院太平间,鉴于太平间空间有限,因此院方在太平间门前搭起临时帐篷,让救灾队伍将罹难者遗体暂时安置在该处。

3具尸体被移出后,送往医院太平间等候剖验。

完成剖验且有家人认领的尸体,在完成所有手续后,立即被运回家乡,依照他们的传统习俗安葬,以解决太平间空间有限的危机。

家属在现场认尸后,哭成泪人,需要亲友搀扶离开。

时任霹州州务大臣丹斯里南利灾后迅速宣布,成立一支由警方、军队、地质局及森林局等多个执法单位组成的调查小组,全力彻查这起山洪事件的主因。

这26人组成的调查小组,成员包括国民大学地质学家依布拉欣基诺及首相署宇航研究组总监马兹兰博士。

在调查小组完成调查报告之前,一位住在石山脚的90余岁老翁称百年巨蛇修成正果,翻身飞回天庭,才导致山洪爆发,一时之间引起国人议论纷纷。

无论如何,调查小组随后公布,这起山洪事件的祸因是8月份雨水量特别多,相比前一年同时段增加了一倍,加上多棵树桐相继倒下,在河床形成深不见底的水坝。最后洪水冲走树桐及沙土泥浆,再直冲而下,一发不可收拾,才酿发悲剧。

政府在灾后,设立17个重置区给灾黎暂住,同时拨出两公顷土地及10万令吉,以协助原住民重建家园,每个原住民家庭将获得5000令吉援助金。

大马佛教基金会、慈济及雪隆盂兰盛会等多个组织,也在灾后出钱出力捐助灾黎,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善心人士在山洪事件后,赶到现场为灾黎送暖。

此山洪事件,破坏了原本与世无争的原住民部落,他们因热爱大自然而久居山林中,却也因为大自然而深受其害。

受召到场的消拯员不惜以身冒险,倒挂绳索越过泥泞,到灾区展开搜救工作。
村民为加快寻找山洪失踪者脚步,也自愿加入搜救队伍。
救灾人员守望相助,手拉手越过早已变成泥水的河流。

所有灾黎被安置在临时收容中心内,由于空间有限,他们排排睡。
撰稿:吕嘉敏

旁述:黄介琳

编辑:岑家豪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