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工治疗全家陷困 罗厘司机口腔癌求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停工治疗全家陷困 罗厘司机口腔癌求援

    (怡保5日讯)华裔罗厘老司机月前口腔溃烂,进而发现患上末期口腔癌,即时停工治疗,一家顿失经济支柱,也为筹医药费疲于奔命,家庭陷困。



    事主育有3名子女,除了长女经营网购生意,另2名子女还在大专求学。

    其妻子则在10年前脑生瘤曾两次开刀,至今未愈,如今雪上加霜。

    黄文标(右起)向媒体指出陆永强即将开刀治口腔癌之处,左起沈松金和陆嘉敏。
    黄文标(右起)向媒体指出陆永强即将开刀治口腔癌之处,左起沈松金和陆嘉敏。

    事主陆永强(58岁,来自霹州巴占百合花园)早前向行动党巴占州议员黄文标求助,同时通过《中国报》慈爱人间,希望筹得医药和生活费。

    陆永强说,他在1年前开始发现口腔里有白斑和溃疡现象,到医院检验了两次都未发现患有癌症。

    “直至今年9月,我的颈项出现肿块,再次到医院进行切片检验,发现已患口腔癌第4期(即末期癌症),并且蔓延到颈项淋巴处。”

    他说,机缘巧合下,他出席一场有关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的讲座会,发现该院有办法进行介入疗法(Interventional Therapy)、光动力疗法(Photodynamic Therapy)和免疫力疗法(Immunotherapy),可大大降低化疗(Chemo)风险。

    “基于可以减低开刀所带来的不便,所以我想到中国广州治疗,以上3种疗法需花费7万6000令吉。”

    20181120_CHINAPRESS_DONATION_YAYASAN_NANYANG_PRESS-noresize

    陆永强的太太沈松金(57岁,家庭主妇)、长女陆嘉敏(27岁,网卖卖家)、次女陆嘉美(23岁,大专生)及幼子陆炳安(20岁,大专生)。

    陆永强说,其太太是清洁工人,进行脑瘤手术后已多年不能外出工作。

    “我目前则为了治病停止罗厘司机的工作,在此请求大家帮助,让我和家人获得一线生机。”

    吃喝口腔伤口疼痛

    “我希望治疗后可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连基本的吃喝都是锥心痛。”

    陆永强指出,自从患癌后,无论是吃喝,口腔的伤口都疼痛无比,令他很痛苦。

    “在马来西亚,我们没有其他医疗技术,要治疗口腔癌只能电疗和进行切片手术,但令患者长期口歪和吃不到食物。”

    他说,切片手术需拔光所有牙齿和在下巴开刀,即使痊愈也只能长期喝流质食物续命。

    若没钱治病孩子须停学工作

    “我的孩子成绩优秀,他们却说如果没钱治病和生活,就会停学出外工作养家。”

    陆永强说,其次女陆嘉美在大马教育文凭获得全优佳绩,因此以奖学金升读国际医药大学(IMU),儿子陆炳安则在拉曼大学升学。

    他指出,这两名还在升读大专的子女成绩优秀,如果停学就非常可惜。

    他说,工作20余年,虽然收入不多仅足够糊口,但与家人一起生活和乐融融,是一个小康之家。

    “为了孩子的学业,我4年前开始陆续取出公积金存款,作为孩子在外学习的生活费,动用了近9万令吉。”

    他指出,现剩下的公积金存款加上亲友借出的金钱,只有半数手术费。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