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贤:壮游世界──温带的生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陈楚贤:壮游世界──温带的生活

    在布鲁塞尔以东的方糖小镇Tienen,与比利时先生结婚而长居于此的P家里,我待了一整个12月,我认识了他身边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太太们。远嫁他方,人生仿佛重新来过。所有基本日常都要重新学习。



    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比起旅行,更像生活。火车时刻表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明白它的逻辑,因为语言障碍迷路时想要帮助你的途人也只能表示无奈。上超市总要花一点时间理解包装上的说明,结账时只能从荧幕上的金额确定自己要付的价格。我猜这样的窘境很快就会被即时翻译的智能工具所解决,但我又因为旅行有趣的部分即将消失而有些失落。短时间逗留,一切都充满冒险和挑战,长时间居住,另一半无法时时刻刻地给予帮助,日子大概是无尽的难题和挫折。朋友政大英文系毕业的文凭,在那里全无用途,我难以想像到底有多大的力量让人愿意投入归零的生活。

    那一年的跨年,我跟着P一家,在她来自新加坡的马来裔太太家里度过。马来太太十分擅长烹煮马来料理,在寒冷的冬季一碗热腾腾的Lontong比在马来西亚吃到的更加对味。那时我已几乎躲在房子里一整个月了。平均气温在摄氏零度的国度里,我觉得结成冰块的树枝很有趣,其余的时候感觉不怎么好,我一直都提不起精神来。

    那晚喝了点酒,暖了身体精神却还是迷迷糊糊的。倒数的时候他们提议去屋外走走,我闪过了“你们疯了吗”的念头,又更加对这些远嫁欧洲的太太们感到多一分的敬佩。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