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介琳:茶餐室里的独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黄介琳:茶餐室里的独白

    宝宝:



    爸爸和妈咪常带我去茶餐室吃面和香香的蒸面包。

    有时我会遇到一些安哥围在一起高兴的大声讲话,嘴巴喷出白色的烟。

    烟飘到我这里,闻起来臭臭的,宝宝不喜欢。

    宝宝很想骂他们,但是宝宝一开口只会咿咿呀呀。

    宝宝生气,可是宝宝只能坐在婴儿椅上继续吃着面面,闻着臭臭的烟。

    妈咪说那个烟有毒,宝宝闻了会生病,所以每次看到安哥安娣们在茶餐室吐烟,妈咪都会笑笑的跟他们说:“不好意思,这里有宝宝。”

    他们听了都会自动跑得远远,有些在提醒后不再吐烟了,可是有些安哥会脸黑黑的说:“抽烟我的自由和权利,怕死就不要带宝宝来这里!”

    结果,爸爸妈咪再也不带宝宝去茶餐室了……

    店家:

    政府宣布1月1号食肆全面禁烟,根本是变相为难我。

    在茶餐室吞云吐雾,不是长久文化了吗?现在政府规定我们买昂贵的禁烟告示牌,还逼我们禁食客在店内抽烟,不然就送“牛肉干”。

    看到无辜孩童被逼吸二手烟,我是有点不忍心,但为了生意,我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市道不好,我吃不起那么多张“牛肉干”,烟民大概占30%客源,售卖香烟也是收入来源之一,如果我硬是阻止他们惯性在店内抽烟,他们不爽不来了,那我不是在“倒米”?

    再说,上次不是有店家规劝烟民,结果发生口角和肢体冲突。

    为了不跟钱过不去,我只能嘴里响应政府要求,表面做做秀,再趁机向烟民“放水”。

    很不习惯也不甘心

    烟民:

    最喜欢到茶餐室吹水喝咖啡再抽根烟,那感觉快乐似神仙。

    政府不让我们在食肆抽烟,根本剥削烟民权利!

    看到宝宝吸二手烟,我是有少少愧疚,但人都是自私的,他不要中招就不要来茶餐室。

    抽了几十年,现在要我特地跑去外面抽,真的很不习惯也不甘心。

    我花钱我最大,店家想做我生意他最好醒目点,最多执法人员来时,我再注意一下不要被抓到就好。

    笔者:

    我百分百支持食肆禁烟。不过,禁烟令要取得实效,人民就得有决心、主动改变自私心态,否则,政府再严厉执法,也是徒劳,然后,以上的内心独白,只会持续在各地食肆上演、纠缠、轮回,让禁烟令沦为摆设,成了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记者、“抢鲜报”主播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