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采取行动让棕油升值》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刘永山《采取行动让棕油升值》

    我的选区位于雪州瓜拉冷岳县,是一个主要以务农为主的选区。虽然瓜冷县和吉隆坡国际机场以及巴生港口毗邻,县内也有数个规模不小的重工业区,加上最近各类地产活动发展蓬勃,有望升格为市,但是遥望瓜冷县,一片土地上大多都是绿油油的油棕园。



    这些油棕园有属于大财团的,也有属于小园主的油棕芭。虽然规模和管理方式不一,但是大家最近愁云满布,因为国际棕油价格在过去数个月都是徘徊在每吨RM2100到RM2200之间的低价。

    为何棕油价格一直无法向上攀升?熟悉棕油价格市场的分析员认为,其中主因是马来西亚棕油库存偏高。另外欧盟开始实行歧视棕油的政策,例如只有受到欧盟认证的棕油才能进口到欧盟。

    此外,欧盟也打算在2021议决不把以棕油生产的生物柴油列为绿色燃料。虽然生物柴油为棕油开发多一条出路,无奈欧盟国家一直质疑棕油的生产过程不符合环保条规。由于这类歧视性政策,棕油价格一直无法上升。

    欧盟此举被外界视为是为了保护欧盟本土使用的菜籽油(Rapeseed)。由于棕油是唯一一个需要各类认证的食用油,反之其他食用油则可以在欧盟市场通行无阻,因此此举被批为伪善之举,也违反自由贸易原则。

    除了马来西亚,印尼作为全球最大的棕油生产国也面对同样危机。既然已经把问题诠释清楚,那两国政府应该采用什么招数提升棕油价格?

    马印两国首先必须防止欧盟国会议员对棕油的偏见和歧视蔓延至其他消费国。因此,宣导正确资讯是两国政府的重任。

    加强研究和开发

    印度是马来西亚棕油的最大市场,依序是欧盟、中国、巴基斯坦、菲律宾、土耳其、越南和美国。这些市场马印两国须寸土必争,绝不能错过任何推销棕油的好机会。

    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倾全力使用所有国际平台以及所有正式或非官方场合,来纠正任何对马来西亚棕油的误解。这方面亦防亦攻。攻的方面,我们要质问欧盟议会为何要开反自贸、严待棕油宽待其他食油的倒车?为何欧盟国会议员选择相信不正确的数据等等?

    第三,马来西亚棕油局应高努力推动可持续性棕油的认证(RSPO),让全球市场都知道马来西亚生产的棕油无论在管理透明度、环境生态保护、员工福利、职业安全与卫生健康以及遵照法律要求等重要指标都符合最严格的标准,甚至比欧盟的标准更高。

    第四、加强研究和开发。棕油产品虽然是原产品,但是强劲的研发活动能让油棕树不同的部分物尽其用,加工生产成为有市场价值的产品出口到海外。

    既然欧盟国家认为棕油不环保,因此议决禁止使用棕油生产的生物燃油,那么为何马来西亚不开发使用回锅油或地沟油来生产生物燃油?

    这类食用油本质上还是以棕油为主,经过高热烹煮之后,油质已经改变。一般家用回锅油都是直接倒掉,但是由于数量不多,因此对环境影响不大。

    对于酒楼餐馆、咖啡店、小贩中心,地方政府一般设定条例必须装置滤油器,以阻止这类食油流入水沟。若不这么做,回锅油会破坏沟渠以及污染环境。如果马来西亚能够为这类食用油多开一条出路,相信这能解决河流污染,也能够堵住欧盟议员的嘴巴。

    第五,既然欧盟歧视棕油,马印两国除了采取报复性行动,也应该考虑通过欧盟食品公司和燃油企业以及消费者协会等游说团体推销可持续性棕油的市场。

    另外,就在英国脱欧之际,马来西亚应该重新定位她在英联邦国家的贸易地位,如果英联邦国家和英国(除印度和巴基斯坦以外)能够成为马来西亚棕油的消费市场之一,我相信这能抵消欧盟的歧视政策。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