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志锋《统考,不要把悲伤留给自己》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蓝志锋《统考,不要把悲伤留给自己》

承认统考文凭一点都不难!这是马哈迪说的,挥一挥笔签个名就行。惟,政府必须考虑各族对此的敏感性,也要事先解决国家财富分配差距课题,因为马来人的问题更大。



2019开年,敦马送给华社一份我们不想要的礼物。他把原本已不简单的统考复杂化,提升到等同马来人问题的更高境界和范畴。

敦马的话,不仅是他的想法,很大程度上也是希盟马来领袖,甚至是大部分巫裔的观点。

这种种非教育理由,听在单纯从教育角度出发者的耳里,实在难过,因为政治因素背后在作祟。此时最应该重申教育和政治分家,教育和财富分配切割。以前,华教摆脱不了政治,如今却与财富分配扯上关系。

承认统考是希盟竞选宣言内白纸黑字的承诺。至今超过7个月,还停留在考虑阶段,实际进展不多,要耐心等候至下届大选前。

我们要接受和承认马来人对统考依然很敏感的残酷事实,无需,也不用回避。因为马来社会长期接受大马应该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语言”。

统考课题因为敦马的言论,突然又回到我们的视线范围内,再次提醒唤醒我们,希盟竞选宣言中的“承认统考文凭”。

统考是身分政治的议题,绝非教育课题而已,而是混杂了语言、政治、种族,宗教,甚至财富分配议题,最终目标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语言”的社会。

没有把话说尽说满

若是单纯教育议题,统考的水准已无需置疑,签个名就能承认。无奈,实际情况不是这样啊!有很多事情要考虑,很多敏感要顾及。

这也是为何华裔和巫裔政治人物在回答统考课题上,有很大差别。从马华的副教育部长张盛闻的“最后一里路”,到行动党的副教育部长张念群的“放眼今年(2018)底之前完成”。

但是教长马智礼和首相敦马的答覆,则很谨慎保守,留有一大段后路可退,没有把话说尽说满。面对不同调子,苦的是统考,伤的是华教。若我们一厢情愿从教育角度出发,最终受伤难过的还是自己。

或许下次追问敦马,希盟会否承认统考问题时,请直接回答,“会”就一个字,“不会”就两个字。

他会给予简单直白的答案吗?我有所保留。原因是什么?大家心中有数。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