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伟《1MDB的密件》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许国伟《1MDB的密件》

曾任台湾《中国时报》总编辑的王健壮,曾撰写美国跑国防部新闻记者席汉拿到超级大独家”越战密件”的故事。



越战密件是国家的极度机密文件。要报道这种政府的机密文件,通常有三道难关。

第一难,泄露的人会受对付,甚至坐牢,因此没多少人敢冒失去官位前途的风险来泄密。

第二难,有没有媒体敢冒着得罪政府,得罪当权者的风险,来刊登这些机密内容。

第三难,既然称为机密文件,要梳理来龙去脉找出猫腻,是大工程。

席汉当年从参与越战报告之一的艾斯伯格手里,拿到这份密件,这密件厚达七千多页,有200多万字。

面对三道难关

艾斯伯格因发现政府在越战中欺骗了人民及国会,决定揭发真相,以期早日结束战争。

当他接触享有豁免权的国会议员,他们不敢用。他再接触电视台,电视台也不敢用。于是,他找了席汉。

艾斯伯格手里有完整版的影印本,于是席汉又再影印一份,然后跟同事花了两个星期从数千页报告中找新闻,又跟《纽约时报》高层讨论又讨论,最终报馆高层放下个人成见及顾虑。

在席汉拿到密件3个月后,系统揭密报道出街了,登在《纽约时报》头版。

后来,尼克逊政府果然出手干预,明的暗的都出招,不过最终法院下判,是报馆胜利,报道得以继续刊登。

在纳吉政府的时代,1MDB的相关文件,也被纳吉政府列为机密。国内媒体要报道1MDB案,在某种程度上也一样面对三道难关的挑战,因此,不少媒体都是顶着压力咬牙在跟进报道。

外国媒体先爆出

如今,纳吉失去了政权,希盟政府上台后一直穷追猛打纳吉跟1MDB案。照理,如今媒体要报道更多1MDB的机密内幕,不会再像在前朝时,一样面对诸多难关。

不过,这一次攸关1MDB案的大揭密,依然是由《华尔街日报》先爆出。

当然,可能《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对1MDB案的处理“熟能生巧”了,也有管道能接触到这些机密文件。但是,好奇的人们免不了还是要问,是谁泄露了前朝机密文件?怎么会是外国媒体拿到这些文件?

或许,希盟政府最适合的做法,是先由政府调查清楚了,直接召开记者会,向国内外公布适合公布的内容。毕竟,通过外媒的报道才来说我们会调查,感觉上政府就慢了。

更何况,根据报道,其中内容还涉及中国。现在希盟政府看起来正在跟中国修复关系,这《华尔街日报》的揭密报道固然痛揍了纳吉一顿,但也对马中关系投入更多不确定因素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