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在那玫瑰盛开的民宿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叶欢玲:叶家乌贼——在那玫瑰盛开的民宿里

    抵达时,夜已深,民宿前有一片园地,乌漆墨黑,把车开进去,停好找了钥匙,第一次住进Airbnb预定的房子。走进里边,发现那里是乐园啊!不必说打开暖气,把寒冷逼走多么温暖,客厅柔软的地毯和舒适的沙发,就让人直呼痛快!往窗外探去,颜色鲜艳的玫瑰,在晚风中舞着……初抵澳洲即转飞纽西兰,一日下来的奔波劳累,却让我们早早就睡了。



    次晨,阳光洒进落地玻璃窗。姐们在厨房忙料理,我迫不及待推开玻璃门,往园里奔去。一丛丛玫瑰花,大红、粉红、奶白色,开得满园都是。我和哥哥把鼻翼凑近花丛,一朵朵细闻,不同颜色的玫瑰花香气各异,有浓有淡把我俩熏醉了;蜜蜂不怕刺,在花丛间嗡嗡采蜜很快乐;妹妹缩起双腿坐上摇椅,摇椅摇着,向左转、向右转,带她梦游仙境去啦!

    双亲也踱出来赏花。母亲流连玫瑰丛,父亲走向后院看蔬菜。我忽然发现园里栽植了极眼熟的花朵,花瓣掉了一半。啊,是罂粟花!我随即想起来,曾在普罗旺斯邂逅它。“快来看,这里有罂粟花!”多年前,也在金三角见过罂粟花的父亲蹙眉说:“不大像。”我的花草知识不渊博,但对花儿们轮廓过目难忘。这时候,我找学问渊博的谷歌老师问去。

    “罂粟花,色有红、黄、白、粉红、紫等,花瓣宽倒卵形,蒴果椭圆形,果面有刺,内藏种子,具分枝,柄短、叶片椭圆,两面沿脉散生刺,边缘深裂具齿,齿尖有刺……”按此说明,眼前正是被古代苏美尔人称作“快乐植物”、遭后人提炼为鸦片的罂粟花也!让父亲对比网上照片,他点头说:“好像是哦,我老糊涂,不记得了。”父亲年近八十,身体矫健,对于多年前游过的金三角情景依然能清晰描绘,怎会糊涂呢!这么说着,他微笑起来,将头俯下,又端详了罂粟花一阵子。

    欢笑声划破了冷风

    欣赏了美丽的罂粟花,我到屋前园读枫叶去。风声飒飒,我默念千百遍:风啊,快告诉我您是秋风,能替我把枫叶吹黄、给枫树上红妆!

    夏天的枫叶是绿色的,比较无味。这么想着,我向毗邻牧场走去。魁梧的牛们有黑毛牛安格斯(Angus),也有白脸海弗牛(Hereford),它们高头大马,凶狠恶煞,我一走前去,全瞪过来,大概恨我思牛排馋涎欲滴吧!篱笆铁丝网稀疏,高度只稍比腰高,我真害怕它们冲过来,撞破我的肚皮,肠子流出来!只是我初遇白脸牛,情不自禁走向它们。仔细瞧那模样,白脸黑眼圈,像卡通,挺逗趣!

    夏季日长夜短,出游大半天回返民宿,晚霞在天空描绘了美丽的图画。晚风嗖嗖,寒冷刺骨,不想躲进屋内,姐姐、妹妹拿出网球拍,在夕阳的余晖、牛们的哞哞声中,一下一下打着球。她们追球、捡球的时候多,接到球的时候少。我帮着捡球,更多时候帮着笑。我们的欢笑声划破了冷风。和父母一起待在厅里的哥哥,不一会儿走了出来,轻轻地笑说:“你们太吵了!全世界都听到你们的声音!”

    成年后离开老家,各自生活,兄弟姐妹们相聚,总来去匆匆。我们一家子有多久没有这样长长、长长地欢聚了呢?

    我想,双亲可不愿这样的声音低下去、静下去吧。让我们朗朗地笑着、叫着,啊,要是另两个缺席此行的姐姐也同在,该有多好!

    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