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朝骥:椰壳碗外的人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廖朝骥:椰壳碗外的人生

    最近因备课需要,和国外同行讨论如何为本科生或基础班的同学准备教材和教学。一个小话题成为讨论群的热门话题,大家竞相建议适合的书单。然而到底大学的本科教学或基础教学,是为了专业做基础培训,即栽培专才做准备;或更应该让学生具备宽广视野,即通才培训,大家意见分歧真大。安德生(Benedict Anderson)的自传《椰壳碗外的人生》一再被大家提起。



    这本自传的出版原先是安德生应日人学者要求,为日本学生介绍美国学人是如何养成而撰写,在2003年先出版了日文版。安德森在2015年12月12日逝世。他和友人到泗水(Surabaya),在一家酒店度过人生中的最后一夜,享年79岁。英文版是在2016年出版,中文版则在2018年出版。这个跨语言的出版历程不多见。

    在这本书中,他首先谈到所谓的跨学科、跨领域的养成的必要。他成长的年代还有古典人文素养的要求,即被要求学习希腊文与拉丁文,研读经典作品。然而到了当代的大学课程,不再以经典导读作为取向,更多的是专业课题训练。美其名是取专,但往往流于管中窥豹,只见一斑。安德森就提醒我们,这种训练,哪怕是为了扩大研究范围,而采取的“比较”观点,都会有一个现象,即我们都是拿一个取向或特点作为比较基础。但任何人从来都不是被单一事务或单一思潮所影响。

    察觉差异

    他特别强调文学作品对政治学研究的重要,因为文学书写与政治是共生的,许多文学作品对时代精神的捕捉与探索,对学生带来的刺激更为显著。换言之,文学的叙事可让我们直观的把握一些时代心灵的变化。在讨论群中,就有老师指出他教导的国际政治学概论,就列了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作为学生的必读教材。

    比较是一个我们常有的教学法,安德森提到比较的几个要点。首先我们必须决定到底我们要找出“相同”还是“差异”。其二、比较无论是相同还是相异,都需要是可以提出“惊奇”(Surprise)之处。这不是哗众取宠,而是看出“诡异”看出“蹊跷”,这也是吸引研究者的地方。例如日本人不会对中日比较而吃惊,因为数个世纪以来大家都是这么做。如果我们将日本同奥地利或墨西哥作比较,就会出其不意地吸引读者。

    其三,“对同一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纵向比较至少是和跨国比较同等重要”,即把一个国家的研究年限拉长,这样来对比也与跨国对比来得重要。例如马来西亚改朝换代了,那我们可以研究巫统的统治与英国统治的区别或他们对华人的态度的差别,这个纵向研究也将可让人耳目一新。最后,我们永远需要警惕自己的语言、出身、教育、阶级等身分对于比较研究的影响。虽然自已的背景对我们研究观点发生影响,但这些都是可改变的,尤其当我们具备跨国的田野经验或跨语言的能力时,到对方那边去,将可更有趣味的察觉出差异。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