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任平《境界说:谈大马政治境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温任平《境界说:谈大马政治境界》

    王国维一头栽进颐和园昆明湖里去,自沉弃世,那是1927年6月2日的事。一代国学宗师,晚清皇帝溥仪破格任命的“南书房行走”,下场竟如此不堪。与台湾来的朋友在唐记喝咖啡,嚼着烤面包,细品先生的为人行事兼及《人间词话》的内容,更觉唏嘘。



    先生的境界说:第一个阶段是“昨夜西风凋敝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第二阶段“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个阶段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所陈述之人生三境界,是做学问的三境界,文学创作的三个境界,甚至是政治艺术的境界。

    或许我们可以从诗词的境界说,看当前大马政治的境界与层面。2018年,马来西亚政治经历了类似王国维所说的三个阶段:以巫统为首的国阵,走完了康德拉季耶夫(Kondratieff)的60年(1959-2018)长波,一夜间轰然倾覆。2003年拿督阿都拉继任首相,大家对他期盼甚殷。在经过22年的“凋敝树”之后,人民期待的是另一眼界开阔的领导人,代替乾坤独断的敦马。

    没人想到继任者人在四楼,重要的文件都得送去三楼先行审议,人在高楼没用,不过是孤家寡人。阿都拉通过迈斯式的玻璃长窗,望尽天涯路:吉隆坡从当年的烂泥河口到21世纪的全国首善之区,一眼望去,没尽头。看得到的是走了的人,看不到的是后面的追随者,身边的伙伴战友。阿都拉卸任后出现的是一个“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局面,其实非常令人不解。

    等着降将败兵

    拿督斯里纳吉出身贵族世家,丰衣足食,何以还要左移右挪,搞到自己那么辛苦?为卿一笑,把金银珠宝拖来托去,腰围不一定消瘦多少,人的头发倒是白了不少,笑容也真的沧桑不少。值得吗?在烽火连天的YouTube,我还听到她在唱歌,部长在跳浪迎,你微笑拍掌应和。

    “蓦然回首”是意想不到的情况的一个急遽动作。509出来的结果,一切回到上世纪80年代最初,伫立在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人正是以前的老板敦马。寻寻觅觅冷冷清清,王谢堂前的燕子都回巢了,老人家穿着深色工作服,在布特拉再也等着降将败兵,一个个找藉口前来俯首输诚。

    时间穿梭机

    人们好像坐在周星驰的时间穿梭机,又回到当年某政党最重要的两个位置没有竞争,回到强调民权与法治的80年代。王国维只提三境界,没有第四境。诗词、人生、政治都有极限或临界,没有第四境。

    1924年,军阀冯玉祥兵临北京,逊帝仓皇离宫出走。这件事对先生是一大打击。王是复辟派,留着辫子。但效忠清廷,不等于甘为清廷鹰犬。王国维不理政治,于清华潜心做学问,与陈寅恪成一代国学大师。

    俺是先生的关门弟子,他晚岁在清华任教。那年罗振玉东渡,梁启超养痾。沉静的清大校园,只有历史研究所长吴宓可聊天议事。当时我年少轻狂,经常指手划脚,讲后现代主义,甚至扯到还没诞生的夏宇,每次他都盯着我:“吾是众人所谓之学术精英,于现实生活乃废物一个,任平如步吾后尘,成为精英与废物,实吾一人之过也。”哪天吴宓也在座,他亦蹇眉顿足,叹息唏嘘。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